炎熇兵燹後援會
歡迎光臨兵燹後援會!
無論你是新朋友或舊朋友,希望與大家多多交流分享喔~


歡迎所有喜愛兵燹的朋友們來此談天說地話八卦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日曆日曆  相冊相冊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分享 | 
 

 【授权转载】同窗.镜生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极乐佑典
聖騎士


文章數 : 219
注冊日期 : 2010-01-30

發表主題: 【授权转载】同窗.镜生   周四 2月 04, 2010 4:45 pm

原作者:养花的猫
原帖地址:梅花坞——剑雪无名后援会
主cp:双邪+朱慕


作者答应我要写兵燹的......新年的时候贴上来............
回頂端 向下
极乐佑典
聖騎士


文章數 : 219
注冊日期 : 2010-01-30

發表主題: 回復: 【授权转载】同窗.镜生   周四 2月 04, 2010 4:46 pm

阳光,蓝天,风轻,云淡,正似剑雪无名如云在天飘忽美好的心情一样~~

今天,正是剑雪小同学经历了人间炼狱一般的十年寒窗,在如黑云压境(或许是白云?)般浩瀚无边的考卷中奋勇拼搏侥幸生还,又在千军万马过独木,万捆麻绳穿针鼻的战役中不知被谁挤过了桥的日子~~~

说的文艺一点,今天是剑雪同学梦想的新起点,说的通俗一点,就是...大学开学的日子....

剑雪拖着诺大的行李,几乎不费力的从火车站一路杀到学校,没坐错车没走错路,成功的拿到寝室钥匙站在学生公寓楼下的时候,剑雪忍不住赞美了一下自己非同凡响的智商~~

拖着行李上楼,楼道里已有早他到来的新生和各自的家长忙忙碌碌的整理行李打扫卫生。

剑雪看了一眼门牌号:624,在抬头看一眼自己身边的寝室:601....

走错楼梯了...不过不要紧~~咱还年轻~~多走两步不算虾米~~

剑雪看了一眼长的夸张的楼道,以及上面无数的路障,吸一口气开始虎虎生风的向着楼道那边进发,一路跳过超级巨大的行李箱两个,墩布三个,脸盆五个,散落的抹布废纸无数,终于到达了位于尽头的寝室,门上还挂着锁,看来他是第一个~~

呵呵呵~~剑雪有点小得意~~没想到身为梅花坞附小到梅花坞高中蝉联N界的迟到踩点王,竟然还有比别人早到的一天~~

但是,为何他的钥匙打不开这门的锁啊!!

剑雪有点懵...又仔细核对了一遍钥匙上挂着的门牌号:九号楼624...没错啊~~

这时对面宿舍咔哒一声开了门,先出来一个浑身蓝紫身材精壮眉宇桀骜的青年人,后面又接着闪出来一个个子细高长相文秀书卷气浓重的人,虽然两人都气压颇强,似乎不好搭讪,但剑雪如遇救星,上前结结巴巴了半天好不容易说明了自己的钥匙开不了自己的锁这间匪夷所思的事情...

哦~你大一新生吧?身着紫蓝的人看看他,又接过钥匙牌研究了一下,我们是大三的,新生接待处可能给错你钥匙了,你哪个系的

我?外语系经贸德语班..剑雪紧张道

咦~~和我们一个专业唉~~~这样说来我们是师兄弟了~

啊?那太好了~~剑雪松一口气,终于攀上亲带上故了~~

我看一下你的钥匙。一直在旁边不说话的黄衣学长开口了,声音低低的,却不难听

这不是602的钥匙么?艺术学院的宿舍,前年他们宿舍的被偷过一次,所以换了大锁,钥匙比我们的都大···你去602看看吧,搞不好那里也有人拿错了钥匙

剑雪闻言欢欣鼓舞~~心呼着学长学长我爱你~~一面接过钥匙奔着602去了~~

602里正烟雾障天,剑雪远远就看到一团红艳艳的东西如旗帜般飘扬,心念还有这么爱国的孩子~~竟然带了国旗来~~等走近了才发现,他搞错了~~那团艳红不是什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而是一个人的头发..剑雪感慨这头发染的真和谐...不过介于自己天生绿发也不好要求别人有多正常...

吞佛童子一回身便撞上了正在他身后欲言又止的剑雪,看着对方捂着鼻子倒退两步,赶忙上前扶住他

剑雪这下被撞得不轻,抬头看见吞佛的脸就像一个白花花的大馒头,眉眼线条都不甚清楚,只听后面一个颇为清脆的少年嗓音道:你没事吧?

摆摆手,剑雪摸出钥匙,递给那位少年:看下你们宿舍谁的钥匙错了

旁边正在上铺铺床的人闻声嚷嚷:我就说那群废物给错本大爷钥匙了!!你还和污点联合起来说本大爷人品不行连锁子都不待见...

换回了钥匙,剑雪觉得自己这一撞总算还是有点价值的~~不过那个撞了人还一声不吭的红毛真是让人窝火!!

吞佛与他一道出门,对赦生检点道:帮着点你哥,他的被褥在那个黑箱子里~我先去我那边整理东西~

恩~~赦生懒洋洋的点点头~~不为所动的接着看滕邪郎一个人爬上爬下~~

吞佛跟在剑雪后面,最后俩人站在了一扇门前,吞佛亮了一下手中的钥匙牌,上面赫然写着:九号楼624

剑雪皱着眉毛看了半天不得不接受这个让他窝火的家伙就要成为自己大学四年的舍友了....

宿舍的门已经开了~~剑雪在心里默默为自己有史以来唯一一次的早到默哀~~

刚把门推开一条缝,便听有人忍无可忍的大喝:慕少艾!!你能不能站在那儿什么也不要做!!

剑雪愣在门口,听着那个被唤作慕少艾的人委屈道:你刚刚说我能不能动一动~~现在又说不让我动~~

朱痕一口气提不上来正要发飙,却见门口的剑雪和吞佛,于是转头对两人:你们是这个宿舍的么?

剑雪点头~~吞佛也点头,显然两人都给他刚才那一嗓子震慑到了

朱痕都点尴尬:那我们以后就是舍友了~~

恩~~剑雪点着头进了屋,开始默默收拾自己的行李~~

吞佛跟在他身后轻声道:刚才,对不起了

剑雪摇摇头表示没事儿~~心里感慨这孩子的反射弧比恐龙还长...

过了一会儿,大家基本都安排妥当~斜对面的623集体过来串门~~剑雪很高兴的发现623的集体人众都是经贸德语班的~~随即更惊讶的发现自己宿舍4个人竟然都不同系~~

慕少艾医学,朱痕体育,吞佛艺术~~

623的阴川蝴蝶君笑眯眯:我们都是炒菜~~你们是拼盘~~性价比比较高~~

谈无欲扶额:你们别理他...

聊了一会大家决定一起去买生活用品,慕少艾走到体院621的门前咚咚敲门~~羽仔啊~~我们要去买东西,你要不要去啊?

门唰的一下被拉开,吓慕少艾一跳,门口的银发少年眉头皱的比羽人非獍更胜一筹:羽人出去了,找他有事?

卧江子做跌打滚爬状奔出来,一把将银狐拽进屋里,指点道:小小年纪装什么酷!!吓到人家了吧?

接着又转向门外众人:不好意思~~这孩子就这样~~你们别和他一般见识啊~~

慕少艾看着卧江子惊愕不已:你...你不是卧江子么?

卧江子看着慕少艾恍然大悟:哦~~你就是刚才在新生接待处拿错拿了我表格的那个..

唉呀~~这是你....慕少艾见朱痕面色不善赶紧转移话题~~

是..卧江子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想了很久终于叹息道:你们就当他是我弟弟吧

谁是你弟弟!!屋里传来一声咆哮,众人瞬间觉的不要执着这两人的关系比较好。

剑雪凑过去对谈无欲:我觉得我们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月才子一惊:什么?

我们还没去领校服...明天军训要穿的...剑雪挥挥手中的厚厚一本新生须知:我刚刚才看到...

.....
.....
.....

我们或许去晚了...

不...我们是绝对去晚了...

那还等什么啊!!

后面的蝴蝶听到两人不咸不淡的对话惨叫一声:等着男生号发完,给我们发女装么?

于是~~众人就在他这完全不着调的激励中,向着学生活动中心冲刺而去了~~

几分钟后羽人回到宿舍,银狐啃着苹果道:刚才有个白头发的来找你

羽人一愣:然后呢?

似乎想起还没有那校服,就走了

啊!!羽人看着怀里的校服眉头拧成一团:我已经给他领了!
回頂端 向下
极乐佑典
聖騎士


文章數 : 219
注冊日期 : 2010-01-30

發表主題: 回復: 【授权转载】同窗.镜生   周四 2月 04, 2010 4:46 pm

军训是照例的,辛苦是肯定的,过程是欢乐的,出糗是必然的……

剑雪所在院系男生实属稀缺,于是与医学院男生并称一个班…

按个头一个萝卜一个坑的排好队后,慕少艾站在剑雪前面啧啧有声:唉呀呀~不比还真看不出来,小剑雪你的海拔竟如此出类拔萃傲视群雄…

剑雪一笑,有点小得意~

卧江子站在慕少艾身边冲他微笑着摆摆手,剑雪也对他回以微笑…

教官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剑雪身后:三位聊够了么?

少艾卧江倒抽一口气,立马目视前方挺胸抬头:聊够了…

教官呵呵一笑:大声点,没听到!想站军姿么?

于是应他之要求,也为了不站那惨绝人寰的军姿,全操场

都听到了三人气贯山河声彻穹宇的一声嘶吼:聊够了…

朱痕下意识扶额…羽人的眉头已然皱成了一块抹布…银狐一愣道:那是卧江么?

虽然三人喊的很敬业很煽情,但军姿却还是要站的…

一人一平方米的广阔空间,稍有动作便一览无余,教官慈祥亲切的释放淫威:坚持!还有30分钟!身体前倾…不许动…要动打报告啊!不到报告的就给我跑一万米长长记性

啊秋~一个不大不小的喷嚏打断了教官的S秀~

我不是说了么?要动打报告!教官杀气爆起…

恩…打喷嚏也算动么?我懂了…我下次一定注意…宵平淡无波的声音认真道,白皙的面孔因缺乏表情而显的异常乖巧可爱…

教官看了看他,实在狠不下心为难这样的乖宝宝,于是网开一面:下次注意啊…

休息时候各个连队围坐拉歌,剑雪扫视了一下对面的艺术系,对慕少艾惊道:咦?怎么不见吞佛…

少艾正和体育系里的朱姑娘眉来眼去,听到剑雪的话,扭

过头来草草扫了对面一眼,还真是…他早上明明和我们一

起出的门啊~是不是去厕所了?剑雪点点头,也可能晕倒

送医务室了?

呼呼~~有可能~~

虽然是玩笑~~不过直到中午解散的时候剑雪都没有再见到

吞佛确是真的~~

去吃饭的路上剑雪看见迎面过来的赦生螣邪,忍不住上前
问道:你们有见吞佛童子么?

赦生看着他没言语,扭头去看螣邪

螣邪倒是满不在乎:他啊~~请假了~~那家伙从来不参加军训的~~

为何?剑雪心道他早上明明和我们一起出的门

他有病~~螣邪很欢乐的样子·~

剑雪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他真的有病~~螣邪见他不信,连忙解释道:从小到大他都不怎么参加集体活动的~~

他生病了?慕少艾一脸不能相信的样子~~我还一直以为他很有黑社会大手的气质呢~(我不是故意恶搞异度魔界的先锋战神~~)

呃~~他的病么~~比较特殊~~螣邪难得谨慎的选择着用词

他最大的毛病就是脑子!!一直在旁边沉默不语的赦生忽然发话了,然后拉起螣邪便走:你还吃不吃饭了!!站了一上午,饿死了!!

剑雪和慕少艾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耸耸肩~~也往食堂去了
回頂端 向下
极乐佑典
聖騎士


文章數 : 219
注冊日期 : 2010-01-30

發表主題: 回復: 【授权转载】同窗.镜生   周四 2月 04, 2010 4:47 pm

回到宿舍后还是没有看到吞佛的影子,剑雪奇怪:莫非真的去医院看脑子了?

慕少艾煞有其事的严肃道:恩~~据我分析,八成是...

正在俩人儿为吞佛的去向进行了各种可能不可能的猜想时

朱痕推门进来,脸色灰白神情黯淡..总之一句话:非常的惨不忍睹...

慕姑娘登时注意力大转:唉呀呀·~这是怎么了?

朱痕皱皱眉~~看起来不想再提~~但转念一想自己绝对强不过慕少艾那与生俱来的好奇心,说的通俗点也就是八卦心~~心想还是自个儿先招了吧~~于是克制住饭涌而上的恶心,开始了艰难的回忆

朱痕说得复杂,咬文嚼字含蓄非常~~但翻译成白话就是:敢情儿他们遇上了百年难得一遇的变态教官...午饭前紧急加练一千次摆臂练习...于是在食堂里体育系男同胞们集体上肢瘫痪,连筷子都拿不住,只能望食心叹.着实是身体与心灵的双重摧残.........

听说朱痕到现在还没吃上饭~~慕少艾顿时收起那点幸灾乐祸的心思,真心实意的同情起朱痕来~~并强烈要求陪他一起去食堂,亲自喂他吃东西...

剑雪看着朱痕的脸又白变红由红转青...觉得自己因该回避下,于是便以出去串门顺便找找吞佛为借口出了门~·

艺术学院在这层一共有两个男生宿舍~~一间就是赦生和他哥一起闹腾的魔化天下~~还有一间住的是剑雪的老乡兵燹~~剑雪想了想~~反正也没地儿可去~~不如去看看老乡~~

才走到一半儿~~便见羽人站在宿舍门口~~看见剑雪连连招手:我们宿舍那一直没来的同学来了~~正在里面收拾
~
新同学~~那可得去看看~~剑雪转头看见翠山行和墨尘音从自己宿舍对门出来~便招手唤他们一道过来~~

小翠小墨一听来了新人~也兴趣颇浓的蹦跶过来~后面跟着苍金鎏影紫荆衣赭衫君,大三宿舍倾巢出动,都露个脑袋来看热闹~·

就酱紫,这位迟到两天的新人拎着拖布从宿舍里出来后便迎上了众人肆无忌惮的浩瀚的目光~~不由有点发懵:这是...

银狐自他身后安慰道:没事儿没事儿~~他们就是来凑个热闹~~你接着收拾你的~~

哦~~那人点点头,微微发青的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很自然的拿着拖布准备去水房,走了两步又觉得这样走掉有点对不起观众,于是又回头对众人道:我叫一剑封禅~~体育系的

剑雪愣愣的看着他满肩的皮草崇拜不已:这爷们真耐热啊·~

下午的军需依旧很艰苦啊很艰苦~~在烈日下面站军姿,颇让人有点生无可恋死不足惜之感~~

教官们继续甩着皮带释放淫威:重心向前,不准动!!要动打报告!!

不过俗话说得好一物降一物~~

阿嚏~~医学院的宵一脸懵懂的抬头看怒发冲冠的教官认真道:~~对不起~~喷嚏来的时候我已经来不及打报告了~~

教官看着他严肃认真的样子到底还是下不了狠心~只得点点头,下次注意啊

一刻钟后~

阿嚏!!

打报告!!

还是没来得及...

..........

半个小时后

报告教官~~

终于学会了~~我就说你不像个捣乱的~~不就是打喷嚏么~打吧~~

不是~~宵宝一脸天然呆:我想去厕所可以么?

噗...众人终于撑不住...喷了~·

终于熬到晚饭时间~~教官的解散音儿还没落,就见慕少艾一个光影闪到了朱痕身边,低头对朱痕说了什么,剑雪眼见朱长工那脸啊~燃烧成了一只大叶番茄~~

该回避时就回避~~剑雪笑呵呵的转身~~正准备叫上前排的谈无欲一起去吃饭~却被人喊住了:这位同学...

剑雪回头,竟是那位超级耐热的爷们~~

一剑封禅吧?从小就深受学习雷锋好榜样乐于助人尊老爱幼教育洗礼的剑雪,见到新同学自然热情万分:怎么了?

我不知道食堂在哪,你带我去吧~~一剑封禅略有点腼腆的冲剑雪伸手比划了一下

好啊~~剑雪看着谈无欲他们远去的背影~~冲一剑封禅爽朗一笑~~:没问题~~
回頂端 向下
极乐佑典
聖騎士


文章數 : 219
注冊日期 : 2010-01-30

發表主題: 回復: 【授权转载】同窗.镜生   周四 2月 04, 2010 4:49 pm

伟大领袖毛主席曾经说过:你们年轻人,就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未来寄托在你们身上。

但剑雪这群在烈日下被摧残了一下午的太阳们,俨然已经转化不成希望这种高级产物了,而是集体向着某种凶残的犬科动物堕落而去~~

剑雪和一剑封禅奔到食堂的时候立刻充分领略了这种堕落带来的危害,看着每个窗口前浩瀚的人群,剑雪无奈的耸耸肩:我们可能来晚了

一剑封禅点点头表示同意...

俩人相顾无言了半天,最后剑雪忍不住打破沉默:要不我们去周围的饭店看看吧?

一剑封禅还是点点头,依旧没说话

剑雪心里有点发毛,心想这老兄真是深沉...好歹也说句话啊!!

封禅似乎也感觉到自己的沉默有些不妥,于是又补充了一个字:好.

剑雪等了半天不见他有下文,想起慕少艾每天不停的嘴,觉得这俩人要是能匀一匀朱痕老兄一定省心很多~~

封禅看着他若有所思的侧脸忽然有点缺氧,于是干咳一声道:走吧

剑雪带他去的是一家唯一学校角落处的小食铺,因为离宿舍区比较远所以人也比较少~

我和少艾上次来这里搬书的时候发现的~~虽然很小,但是味道很好哦~~剑雪热忱的向封禅介绍

封禅对他回以一笑...如此温柔如此腼腆,简直吓到了热情大方的剑雪宝宝~~

说来奇怪,像这种开在学校的小吃店一般都是夫妻一起经营的,这家店却是两个男人当家,一个负责做饭,一个收拾碗筷,收钱传菜~

两个人在窗口坐定,便有一个长相颇为文雅周正的美青年从厨房里掀帘子出来,眼角泪痣熠熠生辉:两位吃点什么?

剑雪盯着墙上的菜谱给封禅介绍:这里的醋溜豆芽很好吃哦~清炒生菜很清淡~~我最喜欢梅花闭月~里面的豆腐很嫩~~

封禅很认真的听着,真的很认真,认真到连旁边等着两人点菜的美青年都忍不住微微笑了~

剑雪大受鼓舞,开开心心把菜谱递给他:你自己看看吧

封禅很认真的翻了一下菜谱,然后很认真的抬头道:来一份红烧里脊一碗米

...........

点菜的青年这回真的忍不住笑了出来,剑雪那叫一个挫败啊~~也只得无奈道:我要醋溜豆芽盖饭,再要一碗蛋汤...

这时厨房里有人掀帘子出来:御不凡!你把盐放在糖罐里了!!

顿时整家店都静默了...被唤作御不凡的干咳一声:系么?我怎么不知道...然后匆匆进厨房去了

剑雪看封禅,封禅也看剑雪,两人最后都忍不住一喷....

咱还在这儿吃么?笑够了,剑雪想起正事儿

恩 封禅依旧惜字如金

我说老兄你话真的很少啊~~

是么?

多了一个字,有进步...

......我该说谢谢么?

呵呵呵·~
回頂端 向下
 
【授权转载】同窗.镜生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炎熇兵燹後援會 :: 水火金雷風,氣走任八方,流轉十二督,祅政破神荒。(布袋戲專區) :: 左手的謬思-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