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熇兵燹後援會
歡迎光臨兵燹後援會!
無論你是新朋友或舊朋友,希望與大家多多交流分享喔~


歡迎所有喜愛兵燹的朋友們來此談天說地話八卦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日曆日曆  相冊相冊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分享 | 
 

 醉月<第一~六回>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柳絮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591
注冊日期 : 2009-06-08
年齡 : 36
來自 : 亞洲

發表主題: 醉月<第一~六回>   周四 6月 11, 2009 10:56 am

<第一回>

月光透窗而入,銀輝染上散落床邊的白髮,閃耀著令人目眩的神采。寒月嬋愛憐的俯視著身旁熟睡的男人,他有一張令世俗女子為之瘋狂的俊顏,能擁有他,寒月嬋不只一次感謝上蒼成全她的奢望。儘管在他心裡深藏的另一個女人,但對出身青樓的她而言,只要能夠待在他的身邊,這樣,就已足夠。

攏起褪至腰際的褻衣裹住玲瓏身段,寒月嬋小心翼翼的坐起身,深怕驚擾了身旁的男人。

方坐起身,不意仍是驚動了他。身旁的男人大手一伸,將她摟入懷中。

「 夫君─ 」

話語未歇,男人便佔據了她嬌豔的唇瓣。

他動手扯下她身上的褻衣,火熱的雙唇在她嬌嫩的肌膚上索求著。

男人的動作不帶一絲憐惜,對他而言,這只是純粹的征服,一種原始的獸性。

「 夫君…別… 」被男人突如其來的動作逗弄得嬌喘連連的她不住的呻吟著。

男人聽聞,冰藍色的雙眸瞬間變的銳利。他粗暴的抓起她的手,使之高舉過頭,冰冷的眼神直視著她,「 我的嬋兒,妳可要記住了,永遠,不准拒絕我! 」話語方歇,便強而有力的佔有了她。

寒月嬋在她身下看著他狂亂的神情,她知道,雖然此時在他懷中的人是她,與他歡愛的人是她,但他心裡所思所想的,卻是另一個人,是一個她永遠無法擊敗的對手。

她也知道,此時的他只是藉由她的身子,發洩心中的苦悶。儘管如此,她仍願意迎合他,讓他不斷的在她身上索求更多,直到他滿意為止。

男人霸道的命令著要她說愛他。

她順從的回應。不只遵守他的命令,更是出自她的真心,一次又一次的訴說著愛的言語。

他聞言後,大笑。

笑的張狂,卻也難掩落寞。

寒月嬋傾身吻住他的唇,恨不得自己能替代那個人愛他,要是能這樣,他也就不會再有痛苦的時刻了吧?

雲雨過後,男人伏在她身上喘息著,她柔亮的青絲交纏著男人皎潔的銀髮,兩具身軀緊密的貼合著。她附在他耳邊呢喃著,說愛。

男人聽聞,嘴角微微勾起弧度,再次吻上她的唇。

寒月嬋緊擁著心愛的男人,淚水悄悄卻的迷濛她的雙眼,對她而言,只要能待在她身邊,這便是她此生最大的幸福。


*********************************

銅鏡前,她手執玉梳為他梳髮。她的指尖滑過他銀白的髮絲,輕柔的順著。

窗外,不期然的落下了雪花。

男人驀然起身,信步行至窗前,望著窗外紛飛的細雪。

她為男人披上皮裘,與他並肩站著,一同欣賞窗外的雪景。

窗外,雪花片片飄落,漸漸的,覆蓋了滿地的青翠,形成了一片銀白世界。

在這樣的冬夜總會讓她憶起初次與他相見的情景。

雖不過短短數年,但回首前塵,卻又恍如隔世。

那時的她,美其名為花魁,實際上也只不過是秦淮河畔眾多娼妓中的其中一名罷了。

花魁,多好聽的稱呼。但這稱呼卻無法為她擺脫出賣靈肉的命運。

當時她幾乎就要以為,自己這一生就只能這麼過了。

但命運給了她一個機會,讓她遇上了他。

她望著身旁的男人,淺淺的笑容掛在她的臉上。幸好有他,因為有了他,她原本灰暗的世界才開始有了色彩。

她還記得那年的冬雪來的特別早,秦淮河畔各大酒樓也拜天冷之賜,湧入了許多外來客,或是買春,或是留宿,雖各有不同需求,但的確造就了酒樓生意興隆。

身為花魁的她,日日皆有眾多尋芳客爭相親近,也經常有客人為了爭取與她見面的排名與機會,在酒樓內外大打出手,這對她來說,早已不是新鮮事。

但為了她而殺人,這可是頭一遭!

當他提著一顆人頭出現在她房門前,她立刻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這人殺了她原本該侍奉的客人!

她強裝鎮定的望著眼前這個銀髮藍眸,滿身沾滿鮮血的男人,他周身散發著令人無法喘息的肅殺之氣,冰藍眼眸中透露著對人命不屑一顧的冷漠,右手持劍,左手提著人頭,這樣的他,猶如死神。

這樣的男人要她如何服侍?

心念轉折間,男人已步入她的閨房,毫不在意的將那顆鮮血淋漓頭顱擺放在桌上,並一把抓住她的手,將她強拉至床邊,佔有了她。

那一夜,她徹夜服侍他,這個謎一般,連名字也不願留下的男人。

天亮前,男人留下了一身疲憊的她和桌上那顆人頭,帶著他的劍離開了這個充滿血腥氣味的房間。

此後,一連數十日,男子每夜來訪。雖是夜夜溫存,但男子似乎並不眷戀她的身軀,總是在慾望得到宣洩後便毫不留戀的離去,留下她一人獨自面對滿室的空虛與冰冷。

他從不與她交談,寒月嬋也無從得知他的名和姓,不知他從何而來,只有歡愛之時,她才能從他身上那濃厚的血腥氣味,猜出些許端倪。

真是奇特的男人。

端詳著眼前正在整裝的他,寒月嬋不住的猜想著,這麼一個貌美的男人為何身上總是帶著血腥氣味?她想問,卻不知該如何開口。

見男人準備轉身離去,她不知從何而來的勇氣,伸手抓住他的劍鞘。

男人劍眉一揚,回頭看著突有大膽舉動的她。

被他淩厲的目光一掃,寒月嬋不由得有幾分膽怯。但在風塵打滾多年的她明白,既已有了開端,此次若是輕易放手,她將不會有第二次機會。

寒月嬋對著他笑了笑,雙手順著劍身向上,觸碰到他的手。

男人的目光移到覆在自己劍把上的手,湛藍雙眸益發冰冷。

殺機,僅在瞬間。

但見白光一閃,男人手中長劍已然出鞘,削落了寒月嬋半邊長髮。

劍身劃破寒月嬋雪白的頸項,滲出鮮紅血絲,但她笑顏依舊,臉上不見驚恐神色。

他玩味的凝視著她,未幾,劍身回鞘,男人臉上出現了數日來唯一的笑。

那抹笑,讓原本就俊美的他更加光彩奪目,不僅奪走了寒月嬋的目光,更奪走了她的心魂。寒月嬋不禁看得痴了。

當頸項間傳來陣陣刺痛,她才發覺男人不知何時傾身向前,正以溫熱的舌舔試著她頸上的腥紅。

她張口欲言卻被他以吻封緘,鼻息間全是屬於鮮血特有的腥甜。

「 你是誰? 」長吻結束後,她伏在他肩上問道。

「 我是─ 」男人笑了笑,半是戲謔半是認真的,附在她耳畔說著。「 閻王。 」


****************************************

【待續】

小柳碎碎唸:

這是呼應前兩篇而生的文,當然也跟之前的一樣,都是由音樂下去發想

宿文魁的《悸》用的是髮如雪

紫嫣的《交錯》用的是東風破

而這篇以寒月蟬觀點來看待這段三角戀情的《醉月》用的是青花瓷

雖然是以音樂下去發想,但寫出來的東西往往都跟原歌詞沒啥關係(笑)


柳絮 在 周日 7月 12, 2009 10:13 pm 作了第 2 次修改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user/viola701219.html
柳絮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591
注冊日期 : 2009-06-08
年齡 : 36
來自 : 亞洲

發表主題: 醉月<第二回>   周五 6月 12, 2009 10:50 am

<第二回>

直到許久之後,寒月嬋才知道那是江湖中人給予他的稱號。這面貌姣好更勝女子的男人,在江湖中頗具盛名,人們不敢直呼其名,只喚其封號,玉面閻羅。

她迷戀的望著他的側臉,心疼他臉上的憔悴。

這幾日他總是夜不安穩,心裡牽掛著那個人。雖然他不說,但寒月嬋心裡明白,他的一顆心全都懸在那人身上,因她喜而喜;因她悲而悲。

寒月嬋羨慕著她,嫉妒著她。那人擁有他全部的愛卻從不珍惜,而她只能在暗地裡乞求著他的愛。這是多麼的不公平。

但,她並不能怨。

她是夫人,是他的正室髮妻,是他心念所思之人。

而自己,不過是一個小妾。

她能怨什麼呢?

只要能待在他身邊,陪伴著他,這樣就夠了,不是嗎?

可是,心裡卻還是有一點期待,她知道自己不該這麼想,但,當她聽聞夫人小產命危時,居然由衷的希望夫人就此絕命!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麼歹毒的想法,但她真的這麼祈求著。如果夫人不在了,或許,他就能分些愛戀給她了吧?

但他並不放手。

他下令,若不能治好夫人及胎兒便要御醫們提頭來見。

那些天,宮城內的御醫們不分日夜的醫治夫人及她腹中的胎兒。

而他,竟也日夜不眠的守在她身旁!

他的焦慮,他的憔悴,他的心傷,寒月嬋全都看在眼裡。這是她第一次知道,原來她的夫君也有脆弱的一面。

在御醫們通力搶救下,夫人與胎兒的命保住了。

聽到消息時,寒月嬋卻忍不住哭了。

那是極其矛盾的情緒,她為自己失望而哭,卻也為夫君的欣喜而哭。她不知道該如何釐清自己的心緒究竟是悲是喜,但她卻很清楚的知道,夫君此刻必是十分歡喜,心念至此,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笑,有些心酸,有些不甘,但更多的是,為他的喜悅而感到高興。

寒月嬋自男人身後環上他的腰,將臉埋入男人的雪髮之中。是自己陷的太深了嗎?

或許吧!但,她心甘情願。

****************************************

被褥上殘留著男人身上特殊的香氣。

寒月嬋依戀的擁著那男人離去後的餘溫,想像著他的懷抱。

男人身上的麝香與血腥混合成一種獨特的香氣,一種專屬於他的氣味。

既殘酷又惑人。

每每依偎在他懷裡,這股腥甜總讓她感到安心。

她知道自己是依戀他的,日漸的越來越深,連帶的,她也愛上這原本令她害怕的血腥。

自他執起她的手,步出酒樓的那一刻起,她便不能自拔的,迷戀上這殘酷的甜香。

她本就猜想他是嗜血的,但卻沒想到,他不僅嗜血,而且瘋狂。

他根本不在意眼前來者何人,姑娘也好、護院也罷,在他眼中全然相同。當他手中長劍出鞘,她們也只能接受相同的命運,全都在銀光閃耀過後,成了地上的死屍。

一時間,眾人倉皇四竄,哀嚎與尖叫聲不絕於耳。寒月嬋回頭看著他們歷經之處,遍地橫陳著殘缺不全的屍身,滿地鮮紅血液隨著他們行進的路線,匯集成一條血色河流。

血腥氣味幾乎令寒月嬋作嘔。

他一向都是如此嗎?用如此殘忍霸道的方式來獲得他想要的?!

望向他冷漠的俊顏,這雙冰藍的眼眸在此刻看來格外冰冷,像是要回應她的疑惑一般,男人止住了腳步,毫無預警的,俯身吻住了她。

男人沾滿鮮血的手撫上她雪白的頸間,劃開一道血痕。

「 怕嗎? 」男人低沉嗓音勾魂似的在她耳畔響起。

怕嗎?寒月嬋輕笑著。有什麼好怕的呢?這男人為她殺盡眼前之人,帶她脫離這囚禁她半生的牢籠,她何需害怕?

這人給予她的,是她這一生從未感受過的獨占的溫柔,只有在這一刻,她才感覺到自己是重要的,是有人愛憐的。她怎會害怕!

倏地,鮮血飛濺在她臉上,一顆人頭自她眼前騰空飛起,首級上不甘的雙眼瞪視著她。

那人她認得,是酒樓內武功頗高的護院。

首級上雙目的怨恨她完全感受的到,那森冷幽恨的,詛咒般的目光,筆直的向她投射而來。
她該害怕的。

但她為什麼一點都感覺不到自己的恐懼?

臉上的鮮血滑過她的唇角,滲入她的唇。有點鹹,有點腥,這是她首次品嘗到人血的滋味。

她以為自己會噁心,但意外的是,發現現自己不並討厭,反而有些享受。

男人看著她,等著她的答案。寒月嬋的雙手環上了男人的頸,染血的唇瓣貼上了他的。

男人滿意極了。這是一個有趣的女人。

他將她抱起放置在窗檯上,扯破她的衣裙,修長勻稱的大腿登時曝露在燭光之下。

男人讓這雙美腿環上自己的腰,沒有調情,沒有前奏,男人迅而猛的挺進,狠狠的佔有了她。

撕裂的痛楚自下身傳來,寒月蟬不敢相信他竟會在此時此地與她交歡!

身下的律動一波強過一波,漸漸的,她也沉迷了,身體主動回應著他。

她想要,想要他的一切。

雙手不由自主的在他寬闊的胸膛上游走,撫摸著他結實的體魄。嬌豔的唇瓣熱切的索求著他的吻,唇舌交纏間,男人將她抱起,讓她坐在他的腿上。

血霧再次揚起。

寒月蟬雖然看不見身後的景象,但噴落在她倆身上的鮮紅液體已翔實的告訴了她。

但她不在乎!

只要有他在身邊,哪怕身後已血流成河,她也不必在乎。

自此,她再也看不見滿地橫陳的死屍,看不見噴濺四處的濃稠血液與腦漿,滿心滿眼只能看得見他,直至此生終了。


****************************************
【待續】

小柳碎碎唸:
呼...終於把完整的第二回貼上了。 Laughing
在努力的懸崖勒馬之下,這篇的程度勉強應該還在輔導級和限制級的邊緣遊走吧
看完之後如果覺得有什麼問題記得要跟小柳講喔!
就這樣啦! lol!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user/viola701219.html
滄紫
俠客


文章數 : 18
注冊日期 : 2009-06-10

發表主題: 回復: 醉月<第一~六回>   周五 6月 12, 2009 9:56 pm

哇~~這篇很火辣喔!!不過我喜歡哈哈~~有關他們一家子的故事我都蠻喜歡的耶^^ 不知道是不是愛屋及烏的關係 Very Happy 寒月禪也算是可憐的角色吧....
回頂端 向下
柳絮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591
注冊日期 : 2009-06-08
年齡 : 36
來自 : 亞洲

發表主題: 回復: 醉月<第一~六回>   周五 6月 12, 2009 10:05 pm

滄紫 寫到:
哇~~這篇很火辣喔!!不過我喜歡哈哈~~有關他們一家子的故事我都蠻喜歡的耶^^ 不知道是不是愛屋及烏的關係 Very Happy 寒月禪也算是可憐的角色吧....

小紫安安

這篇其實當初貼出來嚇到了不少朋友

算是小柳寫文以來尺度最寬的一篇吧!

寒月嬋是很可憐沒錯,她愛的人其實並不愛她,想想也挺悲哀的不是?

我覺得兵燹一家其實沒有一個人的愛情是圓滿的耶!

大概是被詛咒了吧,我想(遠目)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user/viola701219.html
柳絮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591
注冊日期 : 2009-06-08
年齡 : 36
來自 : 亞洲

發表主題: 醉月<第三回>   周日 7月 12, 2009 10:04 pm

那一夜,她最後的記憶只剩下,離去時在她背後燃燒的熊熊烈火。


男人帶著她策馬奔馳三晝夜,將她帶入了他的領地,他的世界,他的希望宮城。


他給了她從未曾想像過的富裕生活,錦衣玉食,綾羅綢緞,在這個希望宮城裡無窮盡的享用。


但,不知為何,自她被帶入宮城那天起,男人反而不曾來找過她。


她很納悶,她猜不透這個男人到底是為何將她帶來此處?不懂他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望著窗外滿地銀白,她竟開始有些想念他的白髮。


攏了攏身上的皮裘,她知道婢女們又在偷偷打量她了。


自她入希望宮城以來,她就發現這些僕役們總是以又好奇又害怕的眼光偷偷看著她。


她問。但婢女們個個噤若寒蟬,沒人敢回答她。久了,她也就不再多加追問。


半個月後,男人又在深夜來訪。


一如以往,男人在她身上發洩情慾。攬著他的身子,寒月蟬嗅到一絲屬於女子特有的幽香。


她不由得愣了下。


他,另有寵姬嗎?


這個訊息擰痛了寒月蟬原本滿是期待的心。


原來...他不在的這些天,是到了另一個女人那兒去過夜啊!


察覺懷中人兒分神,男人抓起她的雙手,強迫她轉身背向他。男人將她強壓在床上,由背後佔有她。


像是有心折磨她一般,男人的動作一次比一次粗暴,他並不在意她舒服與否,只求滿足自身的慾望。


當慾望得到滿足之後,男人放開她,坐在床邊看著香汗淋漓的她在床褥上喘息。


這一幅活色生香的景色男人似乎並不欣賞,片刻之後,男人離開床舖,自僕役手中接過衣物。


「 別走! 」男人光裸的背部貼上了另一具柔軟的軀體。


寒月蟬自男人背後抱住他。「 今晚,在此過夜。好嗎? 」


男人拉開環抱在他腰間的雙手,倏地轉身,將她壓倒在床上,修長的手指在她的大腿遊移著。


「 妳還想要? 」男人輕舔著她的耳畔。


寒月蟬霎時紅了雙頰。


對她而言,應付這樣的狀況早就該駕輕就熟了,但,偏偏在面對他時,她總覺得自己像是個情竇初開的女孩,那樣的羞澀、緊張。


「 我...我只是希望能抱著你入眠。 」男人在她耳邊吹著熱氣,惹的她全身一陣酥麻。


男人笑了笑,笑意卻未達眼底。能與他相擁而眠之人,永遠只有一個。這女人,未免太過癡心妄想了。


他架開她的雙腿,攬起她纖細的腰枝,不顧她的抗拒,便在她雙腿間衝刺起來。


「 可以...嗎? 」寒月蟬在他身下嬌喘連連,身體隨著他每一次衝刺而擺動。


男人並不回話,只是不停的以結實的身軀用力撞擊著她。


兩具灼熱的身軀在床榻上忘情的交纏著,寒月蟬享受著男人帶給她一波又一波肉體上的快感,內心卻空洞的發慌。


她好想,好想問問他,問他心裡到底是怎麼看待她的。


可是她不敢問。


她怕問到的答案不是她想要的。


「 我已成親。 」男人開口說道。


聞言,寒月蟬身子一顫。


他成親了!那她...又算什麼呢?


她本能的想推開他,卻被他摟得更緊。


「 我既然要了妳,妳就沒有拒絕我的權力。 」男人摟得很緊,幾乎讓她無法呼吸。


拒絕?


不!她從沒想過要拒絕他。縱使如今知道他已有家室,她還是願意跟在他身邊。


她知道這個好看的男人徹頭徹尾的讓她無從拒絕,自他初次出現在她面前時,她就再也無法將他的形影拋諸腦後。


就算無名無份,她也願意!


她抬頭對上他的雙眼,男人讓她的雙腿環在他的腰間,將她抱至床邊,使她光裸的背抵靠著冰冷的牆壁。


男人將她強壓在牆上,下身與她緊密的交纏著。他滾燙的汗珠滴落在她身上,「 說!妳是我的! 」慾望即將得到解放之際,男人抓著她的手低吼著。


「 我是你的…這輩子都是你的… 」她攀在他身上忘情的叫喊。


「 很好。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女人,是我宿文魁的女人。 」


失去意識前,她聽見男人的聲音如此說著。



【未完待續】


*********************************************

小柳碎碎念:
這就是刀一流認為是18禁,而我本人認為尚在輔導級與限制級間遊走的第三回。
雖然一整段都是煽情的親蜜戲碼,可是...我覺得還ok啊!
應該...不至於嚇到小朋友吧?
我是說...應該啦...
如果你被嚇到了,請記得去收驚。
謝謝
Shocked Shocked Shocked

_________________
背起包包,我要追風去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user/viola701219.html
柳絮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591
注冊日期 : 2009-06-08
年齡 : 36
來自 : 亞洲

發表主題: 醉月<第四回>   周日 7月 12, 2009 10:12 pm

雲雨過後,男人再一次起身離去。

她知道,自己留不住他。


寒月蟬攏緊覆在身上的絲被,嗅著蠶絲上殘留的香氣。


她背對著男人,她不想看著他在自己眼前消失,不想看著他去擁著另一個女人入眠。


她情願不去看,不去想。


只要,他還願意來找她。


在希望宮城裡,她所能做的唯有等待。


日復一日的等待。


她等待著深夜來臨,等待著與他相聚的短暫時光。


儘管他並不常來找她,但她還是期待著他的到來。


至於那個身上帶有幽蘭香氛的女子,寒月蟬強迫自己不去細想。


她知道那人是他的妻,他唯一的眷戀。


她不敢想,不敢想像這女子的容貌生的如何?不敢猜想她是如何令她的男人如此愛戀?


她不能想!


越想,只會越痛苦。

他對夫人的保護,幾乎到了偏執的地步。
入宮城以來,她便被隔離在夫人的生活圈之外。

他,不讓她有機會見到夫人。

怕她一身的風塵玷汙了夫人高潔的氣質。

什麼樣的女人能讓他捧在掌心疼愛至此?為什麼她就是得不到!

連求他留宿一宿,這樣卑微的請求,他也不願允。

她知道自己不潔,但,她真的這麼不堪嗎?

她愛他啊!

她無可救藥的愛戀著他。

一年、兩年、三年…一年又一年的為他守候。

守著這個他一個月不會來上幾次的別院,守在這個華麗卻冰冷的宮殿裡。

什麼時候他才會正眼的看她?

什麼時候她才能等到他開口說愛她?

背後傳來門扉栓上的聲響。

寒月蟬猛然起身,倉皇的奔向那兩扇已然閤起的門扉。

顫抖的雙手擱在門閂之上。

她想多看他一眼,只求一眼,哪怕是背影也好!

但,她不願看著他離去的背影,那是她永遠都無法適應的情境。

每一次,她都只能看著他越走越遠,終至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外。

這一次她不!

她不想再自我折磨。

她不想再目送他離去。

當凜冽的寒風襲上她的玉顏,吹得她周身顫慄,她才驚覺,自己,已佇立在深沉的夜色之中。

*****************************************************

回望著身後那棟透著溫暖燭光的屋子,復又轉向前方燈火微弱的庭院步道,寒月蟬有些迷惘,她該追上嗎?追上她的夫君,看著他和他愛的人卿卿我我?

不!

她會受不了的。她自己心裡明白,她無法忍受自己心愛的男人和別人溫存。

回頭吧!別去觸碰自己和他都不願提及的禁區。

她企圖說服自己放棄,但雙足卻不由自主的移動著。

她知道他會為此生氣,她知道自己會看見令她心碎的畫面,但,此時的她什麼都無法想,只是本能的,朝著有他的方向走去。

寒月蟬幾近奔跑的在花園中移動著步伐,入夜後的希望宮城雖美,隱約間卻透露著一股讓人說不出的陰森。她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有這種感覺,但她的確有些害怕獨自走在這些無人的走道上。

不安的情緒讓她益發的想念宿文魁那溫暖、寬闊的胸膛。

她現在,好想見他。

她苦苦追逐著那抹白色的身影,卻始終尋不著他的蹤影,她在這片看似無垠的花園裡迷失了方向。

她不敢隨意轉向,她不確定前方的路是通往何處,而在花園盡頭等著她的又是什麼?她只能,不停的向前走去。

步伐,逐漸由行走轉為奔跑。

她在花俓中拔足狂奔,藉著月光的指引,衝出了那迷宮似的花園。

寒月蟬原以為步出花園後將能看到另一座宅邸,但眼前的景象竟是一座荒涼的廢墟。

這裡…是希望宮城?

她實在無法將眼前這座殘破的廢墟與華麗繁榮的希望宮城聯想在一起。

為什麼宮城內會有這樣的建築物?她不能理解。

那是一棟被火焚毀的屋子,部分的牆面已毀傾,屋瓦也因那場惡火而全數倒塌,成了鋪滿一地的殘瓦碎磚。儘管如此,自外觀上,仍能看出這本該是一座設計精美的華麗建築。

她出神的看著,那被煙燻黑、毀傾的外牆,燒成黑炭似的門窗,倒在地上的橫樑…野草任意的滋生著,帶著荊棘的籐蔓從窗子中由內而外、由外而內的攀爬…

突然,一道白光自她眼前一閃而過。

寒月蟬吃了一驚。這屋內,還有活人走動?

她一個踉蹌,撞上不知何時立於她身後的男人。

「 妳在這裡做什麼? 」熟悉的聲音冷冷的傳入她的耳中。

「 夫君! 」寒月蟬又驚又恐的轉身看著這個她所追逐的男人。

宿文馗細長的美目掃過她的臉,陰柔俊美的容顏,看不出情緒起伏。

在他目光注視下,寒月蟬心中燃起一股莫名的恐懼。

她一向貪看他的容顏,但此時此刻,她竟不敢抬頭望向他。

宿文馗用手指勾起她的下顎,強迫她與他四目相對。「 告訴我,妳對這房子好奇嗎? 」

寒月蟬避無可避的讓那雙冰藍深眸直勾勾望進她的眼底,他的眼神彷彿能看穿她,寒月蟬知道,一但被這一雙深邃的眼凝視,自己將無法再有任何偽裝。

她輕嘆一聲,隨即一朵燦爛的笑花在她桃李般嬌豔的容顏上綻放開來。

「 我好奇的,是夫君和這棟房子的關係。 」她倒在他懷中,仰頭望著他,那姿態,是千嬌百媚的。

宿文馗俯身吻住她的唇,給了她一個充滿情慾的熱吻。然而,此時的他,內心卻是無比的冰冷。

這棟建築!他早該毀了它!

他不介意任何人闖進這個,任何人!

就算是此刻擁在懷中的嬌豔人兒,他也不會有一絲的在意。

唯獨她!他的夫人,他那倔強而敏感的妻子。

她撞見了這個摧毀一切的事實,而這該死的事實,則硬生生的將她拉離他的身邊。

宿文馗突然粗暴的鉗住寒月蟬雙手,修長而有力的十指像要嵌入她的肌膚內,力道之大,幾乎折斷她的手骨。

寒月蟬吃痛的悶哼一聲,卻也不願主動推開宿文馗。

宿文馗看著懷中人兒輕蹙蛾眉,兩瓣薄唇卻是勾起一抹笑。

有意思!

她想知道是嗎?那他就讓她徹底的看清楚!


****************************************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
背起包包,我要追風去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user/viola701219.html
柳絮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591
注冊日期 : 2009-06-08
年齡 : 36
來自 : 亞洲

發表主題: 醉月<第五回>   周日 7月 12, 2009 10:18 pm

臉上傳來冰涼的刺痛,寒月蟬知道那是地上粗糙的石子磨破臉皮的感覺。

宿文馗抓著她進入那曾遭逢火焚的廢墟,走了多久她已經記不得了,只知道他帶著她深入地下密室內。

然後呢?她印象有些模糊了。

無法動彈的身軀提醒著她,男人點了她的穴。

她轉動眼珠,在她有限的視力中似乎看見自己正枕著一片殷紅。

她知道那是她的血,尖銳小石子刺入了她吹彈可破的臉皮,溫熱的血液正自破損的肌膚緩緩流出。

痛。但,她不是很在意,她比較擔心的是不知道會不會留下深疤。

她希望夫君看見的,總是精心妝點後,最美艷的她。

她試著要抬起頭卻是徒勞無功,直到男人拉起她的頭髮,才將她的臉帶離地面。

宿文馗將她長及腰間的青絲一圈又一圈的往手上繞,粗暴的拉扯著她的頭髮,將她的臉轉向的祕室深處。

原本幽深不見一絲光線的地下密室,此時突然冒出了幾團忽明忽滅的綠光。

寒月蟬目不轉睛的瞪著前方。待雙眼終於適應了四週的黑暗後,她逐漸的看出前方那微弱燈火下,映照出一縷白色身影,那纖細的身軀撲跪在地上,不知在祭拜何物。

男人冷漠的俊顏突然貼近她,目光同樣落在前方的白衣人身上。寒月蟬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但卻感受到男人的情緒浮動,拉住她的頭髮的手勁加倍了,扯得她的頭皮發燙痛著,眼淚幾乎奪框就要而出。

這人是誰?為何能牽動夫君的心緒?

寒月蟬忌妒的瞪視著。

那人將周圍的燭火一盞盞的點燃,密室內頓時燈火通明。這時她才清楚,原來那人穿著一身白色喪服,而她先前跪拜著的,是一尊缺了四肢的陶像。

男人附在她耳畔輕聲說著話,語氣極輕,她卻聽的一清二楚。

那陶像中封著一具殘屍?!

被點穴的她無法動彈也無法言語,她好想看看此時夫君臉上是什麼樣的神情,想知道為什麼這裡會藏著真人陶燒?她更想問眼前這名女子又是誰,為何能左右他的喜怒?

宿文馗靜靜的看著白衣人兒再次淚流滿面的跪倒在地,兩道秀麗的眉不禁攏起。

這麼多年了,她了眼淚還沒流盡嗎?

自從她發現此地之後,幾乎每夜來此祭拜,每每總是泣不成聲。

多少年了?難道時間從來不能將她內心的傷痛抹去一些嗎?

為什麼她還是躲在這裡哭泣?

而他又為何該死的會去在意這一切!

森冷的目光掃過站立在遠處的七十多具人形陶燒。

宿文馗憤恨的想著,當初真不該允了鄒縱天的低級趣味,將生人封入陶燒內。若是當時一把火全燒了,今日也就不至於演變呈這般令人心煩的局面。

他抬起寒月蟬的臉,帶著憤怒的吻上她的唇。

他跨上寒月蟬的身軀,狂亂且貪婪撕開她身上的衣物,讓雙手、雙唇遊走在這副溫熱的軀體上。

為一個人而心疼的感覺對他而言太陌生,他不想也不要這種多餘的情緒。他強迫自己不去在意遠處那正在低聲啜泣的人兒,想藉由肉體上的歡愉,來撫慰此刻正在疼痛的心。

可是,為何當他將自己深深埋入寒月蟬體內時,發疼的心非旦沒有撫平,反而益發的感到空虛?

每一次挺進,他的心便不住的發酸、發疼,但他刻意忽略,企圖說服自己並不在乎這些,假裝自己正在享受溫存。

但,事實上呢?

他拒絕去猜也不願去想。

因為他清楚的知道,縱然他會後悔,若是時光倒回,他還是會選擇滅了黃金城,還是會殺人奪劍,因為只有這樣,他在意的她,才會來到他的身邊,才有可能會嫁給他。

他知道自己已經在意得太過分了,這樣的沉溺,這般的癡迷。

她像是一種毒!一旦染上了就再也戒不掉的毒。才會讓他不能自己的,時刻在意著她。

就算他帶回了這個風情萬種的女人,也無法轉移一絲他對她的注意力。

究竟該怎麼做,他才能擺脫這詭譎的心思與情境?

殺了她嗎?

在她動手殺他之前,先殺了她,留住那份專屬於他宿文馗所有的美麗。讓他能永遠的記住她的美,永不會為別人所染指。

嗜血的本性蠢蠢欲動,他起抬頭望向遠處那人。她是這麼的美,美的幾乎讓他屏住了呼吸,那天仙般的身影氣息的確不該任她在塵世中沾染污濁,不如…不如就讓他親手送走她吧!

宿文馗秀長白皙的十指,緩緩的環上了寒月蟬的頸項。

******************************************************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
背起包包,我要追風去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user/viola701219.html
柳絮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591
注冊日期 : 2009-06-08
年齡 : 36
來自 : 亞洲

發表主題: 醉月<第六回>   周日 7月 12, 2009 10:21 pm

吸入肺部的空吸逐漸稀薄,寒月蟬覺得自己睏意也益發濃厚。

她望著面無表情的宿文馗,心中卻是異常的平靜。

這是她的夫君啊!她心愛的男人!

她只想跟在他身旁,默默的守著他,不求名分也不求他能有所回應,只要⋯他留她在身邊就好。

真的。

哪怕現在他對她下殺手,她也毫不介意。

不要緊的,她願意,她願意把命送給他。

只要他能開心,就好。

她是真心這麼希望著的。

可是,為什麼她會覺得心痛?

是因為她快死了嗎?否則為何她會覺得心口在發疼?

她吃力的讓自己的視線膠著在宿文馗身上,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描繪他的模樣。她要永遠記住他的容貌,永世不忘。

她真的很慶幸自己能遇上宿文馗。對她而言,他是她一生所遇見的,最美好的部份。

她知道自己愛慘了這個男人,可,她不介意。就算他心有所屬,就算她只是替代品,她也不介意。

她知道自己願意為他死。

就算他心中沒有她,她也心甘情願,為他。

一如飛蛾撲火。

* ********************

沈重的開門聲驚醒了半陷瘋狂狀態的宿文馗。

他直覺的往那人所在方向望去,他才驚覺原來四周早已陷入一片黑暗。

是他的警覺降低,還是她的反應變得更靈敏了呢?

若是後者,那妳的進步還真叫為夫驚喜啊!宿文馗對著滿室黑暗勾起一抹極淡的笑顏。

驀地,一陣陰沈的笑聲自黑暗中響起。

「 嘖嘖嘖⋯好好的一個尤物就這麼香消玉殞,城主,對待女性要懂得憐香惜玉啊! 」

「 你來多久了? 」宿文馗斂去笑容, 一股被偷窺的不悅湧上心頭。

來人聞言笑了笑。「 不算久, 正好趕上欣賞一場活春宮而已。 」

宿文馗頭也不抬的淡聲說道。「 數月未見,你的興趣倒是越見古怪。 」

那人也不腦怒,反倒饒富興味的注視著宿文馗的一舉一動。黑暗中視物對他而言並非難事,事實上,他喜愛幽暗更勝光明,祇有在黑暗中,他才能這麼肆無忌憚的看著宿文馗。

自初次見面,他便為宿文馗那染血的風采所吸引,相較起另一人的單純嗜殺,他更愛宿文馗的冷血深沉。

他看了眼宿文馗懷中那半裸的嬌軀,眼中溢滿著不屑。當他將視線再度投射在宿文馗身上卻發現他也正在注視著自己。

宿文馗與他四目相交,嘴角勾起一抹輕蔑的笑。 此人的心思他怎會不知?他只道痴愚之人竟也膽敢作如斯妄想!

他收回視線,將雙掌平舉胸前,雙掌翻飛間,原本熄滅的燭火竟如同有了生命一般,自燈蕊處一寸寸復燃。

室內登時亮如白晝,盈盈燭光映在宿文馗雪白長髮上,投射出令人目眩神迷的綺麗。

佇立於宿文馗面前白衣男子一時間竟看得痴了。

雖說他自身條件也不差,論武功論相貌在武林中皆屬一品,可,當他站在宿文馗跟前,卻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的確確及不上他。但,他並不在意,因為他,是讓自己心甘情願臣服的對象。

心高氣傲的他只願屈於閻王之下。

宿文馗並不在意那道膠著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動手扶起寒月蟬,將她全身重量托在自己身上,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確定她尚存一氣,便以雙唇為她渡氣。

感受到懷中人兒呼吸逐漸平順, 他脫下外袍覆在她身上,為她拭去臉上的血污,細碎的吻伴隨著溫柔的動作落在她的臉龐。

眼前景象落入白衣男子眼簾只覺不是滋味,他索性撇開臉,但求眼不見為淨。

他不能忍受他的閻王為誰溫柔。

宿文馗鳳眸一瞟,俊美的臉龐上不帶一絲情感,望向眼前這個隨同自己殺戮江湖,互以好友之名相稱的男子。

他的相貌不差,眉角帶俏,一身素白衣衫更是將他襯出幾分飄逸之感,若非此人眉宇之中藏有一股邪氣,只怕他道是名門正派之後也無人起疑。

外表,可是會騙人的啊!

誰會想到這麼一個氣宇軒昂的翩翩佳公子竟是這滿室活人陶燒的創造者?

這些天殺的陶燒!

宿文馗整了整微亂的服飾,轉頭看著滿室陶燒。狀似不在意的隨口問道:「 這些醜東西你打算留著? 」

白衣男子內心一怔,霎時明暸了眼前人的心思。

這些陶燒可是他與宿文馗初次聯手征戰的重要紀念品,這一個個可愛的陶燒,那些殘缺的軀體可都是由他倆共同創造。

他自黃金城帶回這七十多具殘屍全是亡於宿文馗劍下。能亡於閻王劍下是何等幸福!身上能夠留有他刻下的印記,這是何等的榮耀!他羨慕著、忌妒著這些人,每每幻想著宿文馗的劍在他身上鑿出一個個血痕,他就興奮的全身顫抖不已。

他將這些擁有閻王印記的屍體封入陶燒內,永恆的保留住那些美絕的刻印。

這是多麼美,多麼值得他們共同記憶的一件美事啊!

可他⋯他的閻王道這些可愛的孩子們是醜東西?

這一切,全都是為了他心中的那個人。那個讓閻王亂了分寸的女人!

為了那個女人,他的閻王竟否決了那些過去的美好時光?

他怎能甘心?怎會服氣?

雖有不甘,他卻也從善如流。

「 城主既然說了是醜東西,那麼這些廢物不留也罷。 」按上腰間的沾血冰蛾,轉眼間,滿室陶燒首級俱斷。

「 如此,城主可滿意? 」白衣男子收劍回鞘,強壓滿腔妒意,對上那張令他迷戀的臉龐。

問他滿意嗎?

宿文馗輕笑一聲,笑意卻未達眼底。

這是個好問題呢!

他滿意嗎?對這失序的一切,他有何不滿?

不過就是這些骯髒的陶燒礙著了他的眼!

丹鳳瞳眸瞟向角落燃的正熾的燭火,煢煢火光將他眼底的水藍映上一抹金黃。

宿文馗反手一掌,擊落高掛牆面的油燈,任由燈油流瀉一地,火花隨之四處流竄,轉眼間,密室四周已燃起熊熊烈焰。

************************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
背起包包,我要追風去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user/viola701219.html
 
醉月<第一~六回>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炎熇兵燹後援會 :: 水火金雷風,氣走任八方,流轉十二督,祅政破神荒。(布袋戲專區) :: 左手的謬思-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