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熇兵燹後援會
歡迎光臨兵燹後援會!
無論你是新朋友或舊朋友,希望與大家多多交流分享喔~


歡迎所有喜愛兵燹的朋友們來此談天說地話八卦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日曆日曆  相冊相冊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分享 | 
 

 《霹靂》創世布袋戲系列─霹靂兵燹

向下 
發表人內容
夜兔跳月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583
注冊日期 : 2009-06-09
來自 : 大雪原

發表主題: 《霹靂》創世布袋戲系列─霹靂兵燹   周五 8月 17, 2012 9:31 pm

2012年8月20日(一)霹靂台灣台將開始重播經典大戲「霹靂兵燹」囉!
敬請準時收看~~
讓我們重溫兵燹迷人的風采、絕美的身影、動人的故事!!
也歡迎大家一起討論,本版將依劇集進度再一次回味這不可多得的大作!






※ 外面正下著雷雨,聽著那隆隆的雷聲,腦海中竟自然地浮出兵燹的笑聲啊.......

_________________
夜深人靜悄悄中
兔卻無眠旺旺瘋
跳躍欲擒星中物
月笑癡狂太空空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rabbittu
夜兔跳月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583
注冊日期 : 2009-06-09
來自 : 大雪原

發表主題: 回復: 《霹靂》創世布袋戲系列─霹靂兵燹   周二 8月 21, 2012 4:42 pm

霹靂兵燹第一集:

一陣清亮之音響起,山崖上緩緩出現推著輪椅的素還真,徐風疾吹,披散著髮,大病初癒的他被地上一朵奇異之花所吸引,伸手欲攀,才勉強走了兩步,卻無力跌坐在地..........

此時素續緣尋至,趕忙扶起虛弱的父親,怕崖上風大受寒,續緣催促父親回家,推著輪椅欲返,素還真卻開口制止....

「等一下,續緣你看~~」兩人同時望向一旁那鮮紅欲滴的花朵。

「好奇特的花蕊,花中竟有七棵枝芽,爹要我看這朵花,是要我看往什麼方向呢?」

「異變的天機顯象了~~~」素還真望著天空緩緩道出,此時雷聲大作、閃電不止....

「顯示什麼呢?」

「霹靂一聲響,兵燹蕩武林!」~~~

話語方落,清雅的音樂猝然轉成強而有力的節奏,一團火光襲來,刀光四射、畫面中出現兵燹瀟灑自如的揮舞之姿,快!狠!準!~~刀鋒入鞘,緩緩揭開面具,伴隨著驚顫癲狂笑聲,一張令人窒息的俊美面容奪魂而出!.....





「當兵燹再起,當戰火不斷,不是生存,而是無盡的殺戮!~霹‧靂‧兵‧燹~~燹燹燹~~」

(啊.......這個開場是我最喜歡的一段!非常有意境,也很有氣勢~~兵燹的英姿真讓人熱血沸騰、澎湃激昂啊~~~俗話說:“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果然,這部戲就是成就經典的大作!無論人物或故事都是不可多得的讚啊!事隔多年,終於又等到它重播了,怎能不每天按時乖乖欣賞呢?溫故知新才能繼往開來呀~~~哈哈哈~~~~~)



正戲登場......

千石峰上,一頁書與葉小釵、百丈逃禪,分別對上初醒的波旬惡體閻達及智體迷達、女琊~~~另有霸王橫千秋在旁觀戰,崖上箭翊也伺機而動,準備射出致命的一箭。

一頁書與閻達佛魔對戰,氣勢磅礡、石破天驚、山崩地裂,看得牛霸王興高采烈叫好:「嗯~~不錯,有我橫千秋的一半!」,兩人第二掌再出,瞬間排山倒海日月沉、呼風喚雨鬼神驚!千石峰方圓不敵此強大威力,頓時山塌陸沉、地動山搖.......

「哇~~地震囉~~地震囉~~~~~」牛霸王不禁驚呼。

另一邊,葉小釵對迷達採以靜制動,對方首先發出迷幻心術,葉小釵卻不為所動、心如止水,最後雙刀並出,破其幻境。讓觀戰的橫千秋又發了評語:「嗯!~這個白頭髮的不錯,夠鎮定。」

反觀百丈逃禪與女琊,赤龍杵對上波旬劍卻是平分秋色、不分軒輊......

「哼!我就不信你多會擋,若沒我使用千分之一的功力援助,臭頭和尚你想要贏這個〝查賠”難~~~~吶!」..(上次斷了兩槍之恨,讓牛霸王耿耿於懷,趁機酸一下百丈逃禪,消消滿腹鳥氣,哈哈~~)

舒石公與風凌韻為防有變,前往高峰保護箭翊,不料“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卻遇曼陀首座與欲界眾兵包圍,正奮力抵抗,又突然降下磐提法輪與迷羅涅印為欲界助力,兩人倍感吃力.....曼陀首座看護界天尊拖住對手,趁機想上山突擊箭翊,半路殺出一個帥氣的人影...

「耶~~老石頭說過囉~~此路不通!」

「嗯?~~你是何人?」

「唉呀~~原來還有人不認識我.....我~~洛‧子‧商!」很臭屁的報了名號。

「無名之輩~~」...(哇哩,真不給面子)

「喔~~~你應該去問憶秋年,看我名氣有多大!」...(聽到“憶秋年”三個字,曼陀首座震了一下。)

「喝~~~」還是硬著頭皮出手了。

洛子商行劍自如、輕鬆快意,曼陀首座戰得十分辛苦~~反觀舒石公與風凌韻因舊傷未癒、體力將盡,危急之際,舒石公使出幻術制敵,三人順勢逃離現場。

一頁書、葉小釵、百丈逃禪與波旬三體久戰未果,一旁看熱鬧的橫千秋終於耐不住性子跳入戰局了~~~

「真的是歹戲拖棚!~打這麼久都沒結果,是在打啥東西?~~我來!啊~~~~」

只見牛霸王橫掃定海針,縱身加入戰局~~百丈逃禪也同時揮出赤龍杵,女琊之波旬劍在定海針與赤龍杵左右夾擊下,竟應聲而斷!....

「啊~~~~~?!」女琊一時愕然,閻達見狀喊退,三體於是火速退出。

「讚就是讚,我橫千秋出手就是不一樣,波旬劍被我打斷了~~~波旬劍斷了~~~哈哈哈~~~」牛霸王終於出了鳥氣,痛快不已。

一頁書、葉小釵等眾人離開現場,百丈逃禪欲走,被橫千秋叫住.....

「喂!你還沒跟我說謝謝呢~~」

沒吭氣,快步閃人.....

「喂!喂!~~雖然被我幫助有比較漏氣,但是禮貌也是要顧到啊~~」見眾人離開,牛伯伯繼續自言自語....

「哼!沒關係,這兩個“謝”字先讓你欠著,以後再討!~~哈哈哈~~人真爽、人真爽啊!~~哈哈哈~~~~」...(果真有爽,走之前又得意洋洋回頭看了一下,然後邁著大步,牛霸王開心離開。這個小動作真是可愛!充分把他那種暢快的心情表露無遺~~呵呵!)

戰火方停,雙方不約而同心繫一人,那就是埋伏在高峰卻未出箭的弓者箭翊,大家都納悶他的行蹤.....殊不知正當眾人戰得如火如荼之時,狡猾的鬼隱趁機至崖上狙殺箭翊、奪取菩提弓~~~可憐的箭翊舊傷未癒,又遭重擊,雖然豁命射出最後一箭,仍不敵鬼隱幻化之術,弓失人亡.....生前正義勇敢、捨己救人~~“為蒼生而生、為蒼生而亡”之情操令人敬佩,無奈英雄路盡,死後還被鬼隱溶屍滅跡,真是悲慘....


擁有掐心術、又奪菩提弓,鬼隱正對自己的籌碼沾沾自喜之時,突然一道氣流擊來~~

「嗯?~~是你!」

如光速般身影、瞬間閃電飛出!~~定眼一看,正是昔日戰友炎熇兵燹.........(哇呀呀~~那個出場動作真是酷斃了!~~身上衣服也換新,又白又帥又迷人啊~~~)

「我以為我們之間的友情,已經隨著上次的見面結束了....」鬼隱意想不到。

「我與你之間沒任何的友情~~」(令人痛快的回答!)

「既是如此,那你來找我是為了何事?」(裝羊)

「你應該還記得你自己承諾的事情!」(別想呼弄兵燹,哼哼~)

「原來你還記得此事....」(你以為人人都是橫千秋嗎?咳咳~)

「將我應得的東西交出!」

「尚未煉製成功~~」

「嗯?!~~~」(很想開扁)

「對我發怒無用,整個過程困難非常,加上你們又不願伸出援手,我孤身一人難以完成。」(鬼隱吶~~扮豬吃老虎這招對兵燹行不通啦!)

「當初我只答應在封靈島出戰,除此之外,我沒理由幫你任何事!」(是不是?)

「我不會勉強你,但至少要給我時間...」(敢勉強嗎?)

「哼,三個月之內,設法保住你的人頭吧!」說完傲然轉身離去。(帥!真是帥!)

「兵燹,威脅我鬼隱,你禍劫無窮~~呵呵......」(放個馬後炮過乾癮也好)


夕陽映照、海面霞光,千飛島上翩然降下身影,伴隨詩號「黃金白壁買歌笑、一醉累月輕王侯」....千飛島主醉輕侯現身,轉身相迎而來,是另一高手─川涼劍帝金蒼龍,兩人寒暄方止,第三位赴約的人緩緩入鏡,雍容華貴、氣質高雅,孥弦音隨侍在旁,正是希望宮城紫嫣夫人蒞臨。

金蒼龍因川涼劍族被滅一事約談,尋求凶手下落,目擊者川涼劍伕描述行凶者頭戴面具、身著白衣、以絕妙刀法殘暴屠殺之事跡。眾人聽了驚駭氣憤,決定分頭並進找出此神秘刀客!

就在此時,海上突然飄來一孤舟,上面載著竟是故友劍中求~~三人又驚又悲,不知是誰有此能耐殺了這位劍術如神的高手?查看之後,發覺也是用刀者所為,身上更找出一封遺書,要他們接回一名尖耳、眼盲的黑衣劍客....忍住哀痛,對於亡者之託,醉輕侯順願而為。紫嫣夫人最後那句:「這是天意啊~」還真冥冥中給了她一個不小的天意.....


話說舒石公等人到雲塵盦告知千石峰之戰失利,素還真猜測箭翊凶多吉少,舒石公於是上峰頂一探究竟,果然發現行凶之跡,同為術法高手,舒老一看便識破為鬼隱溶屍之計....

回報素還真後,一方面將計就計傳書給鬼隱,告知他天籟之石在欲界受困的名伶身上~
(鬼隱知情後派薛厝邊前去欲界要天籟之石未果,使用掐心術整了波旬一番.....有了菩提弓,他還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不過...也沒真的那麼夠膽,耍人之後立刻搬家了~~嘿嘿嘿~~)

另一方面通知秦假仙等人將鬼隱奪菩提弓之事傳遍大江南北~~~而舒老與風凌韻則打算退隱,讓素還真與一頁書接棒武林。
(這個秦假仙人醜一肚子壞水,竟然第一個跑去誆牛霸王對付鬼隱~~真是有夠惡!封靈島光整他當女人根本太便宜他了!唉~~牛伯伯啊~~你要栽在這些鬼頭鬼腦的人手中啦~~~~)


玄冰峰、玄冰峰!玄冰峰上異常冰冷,只見一人不畏風雪,向前直行.....

(誰?!~誰能如此勇敢威猛?....誰能這般無畏無懼?~~這,不就是最最最...最迷人的兵燹嗎!~~~齁齁齁~~北極熊都望塵莫及啊.....)

「就是此地,喝!~~」行至一處冰穴門口,兵燹發功以火攻之,隨即從門飄出時辰字樣成環繞行....「嗯~~~」.......


妖天壁兵燹之影現身,雙姥勸妖后必除之以絕後患....但,兵燹何許人也?武功高強、智慧超群、獸眼在身、無人能擋啊~~~~

「吾先前說過,武力不是最好的方式.....以兵燹的實力觀來,足堪與各界頂尖的人物對決!而且,還只是他目前暫現的武學,這人非是易與之輩~~」

妖后不是笨蛋,與其惹兵燹,她寧可另想後路.....

「封靈島所出的五人,實力皆是如此嗎?」雙姥好奇現身。

「他們各人所擅長者不一,就吾觀之,乃是以兵燹最為強悍!」(妖后,你果真英明!)

「妳跟他的差距究竟有多少呢?」妖姥問了一句白話。

「吾遙遙在後矣.......所以吾之前說過,對付兵燹只能智取,不可力敵,以防損失過大~~」
(聽到沒?“遙遙在後”啦~~就算玩頭腦也不見得佔便宜呢!)

「但是這個人非除不可~~若是有朝一日....」(該來的總是會來)

「嫫姥暫可放心,兵燹與吾尚有師徒之情,也許短時間之內,他不會對犴妖族下手.....只是他的個性變換不定,需要慎重注意~~」

(沒錯,真的是“短”時間的太平,妖后妳料準了~嘿嘿~~~算來算去,犴妖族還是逃不了這一劫~~~仔細想想,兵燹真的是尖耳族的剋星啊!....)


妖界之首犴妖神與邪能境之主九曲邪君相約穿天泓,雙方各懷鬼胎、各有算計.....

下一集:『冥界一統』見分曉囉!



_________________
夜深人靜悄悄中
兔卻無眠旺旺瘋
跳躍欲擒星中物
月笑癡狂太空空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rabbittu
夜兔跳月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583
注冊日期 : 2009-06-09
來自 : 大雪原

發表主題: 回復: 《霹靂》創世布袋戲系列─霹靂兵燹   周五 8月 24, 2012 8:39 am

霹靂兵燹第二集:冥界一統


妖界之主犴妖神和邪能境之首九曲邪君,為抗魔佛勢力,商討冥界整合之方,最後決定於三日後相約日揚台,以術、勇、智三鬥決勝負,二勝者為冥界之主。於是雙方各自絞盡腦汁尋找有利的出戰人選.....


被秦假仙誆來打鬼隱的霸王橫千秋,自於千石峰上斷女琊波旬劍後,信心大增、牛力無比!定海針發威,打得鬼隱應接不暇、法術難施,危急之際,數道銳利刀光劈來,讓鬼隱趁機脫身.....牛霸王打得正興,看人逃跑急追而去~~

秦假仙在旁見狀說道:「啊呦~不要追啦!~人家有兩個你打得贏嗎?笨得要死....」

「什麼人說我笨?!~~~」...沒想到彈過去追人的牛霸王又彈了回來~~

「你怎麼又跑回來?!~~」...秦假仙差點暈倒。

「很簡單!.....追不到....」(實在夠可愛)

「啊?....好啦!~~反正你也盡力了,這樣吧~~等一下我們來去喝一攤,費用全部由我.......的老弟蔭屍人出!你看怎樣?」果然刁滑的秦假仙.....嘿嘿~~但是,他還不夠了解牛霸王的牛脾氣,接下來的話可讓他吃盡苦頭囉.......

「業途靈,你馬上去將鬼隱殺死箭翊的事告知一頁書,讓他來處理比較好~~」

正當業途靈領命欲走,牛霸王開口了....

「站住!」

「有何貴幹?」(嘖嘖嘖....屁股不保)

「我插~~~~~~~~~~~~~~~~~~~~~~~~~」定海針直攻尾椎,讓業途靈哇哇大叫,在空中像跳蚤一樣彈來彈去........

「你是在起乩喔?亂插!」秦假仙忙問。

「這件事由我霸王全權處理就好,為什麼要找一頁書?你藐視我的能力嗎?!~~~」定海針又抵了過去....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認為人多比較有力.....」

「什麼人比我還有力?嗟!~~本霸王最討厭看我不起的人,你們真的欠修理~~~」說完腳一跺地,震得三口組東倒西歪.....

「綁票啊~~~勒索啊~~~撕票啊~~~~~~~~~~~~~~~~」三人哀哀叫,拖到有點累的牛霸王,口喝“霹靂瞞牛”後,蠻力大振,“咻”一下拉得不見蹤影........原來他們全部被綁得像肉粽一樣,整串拖到小野店去了.....哈哈~~


急奔欲界第六天的百丈逃禪,半路遇素續緣攔住去路,邀往雲塵盦.....素還真勸他莫急著救人,且讓名伶繼續留在閻達身邊,以其美妙歌聲感化其心.....此用意在於分化波旬三體之力,讓他們意見相歧~~~箭翊已亡,若靈佛心能留與閻達一體,這樣可減弱其威力,或許不一定要菩提弓才能殺之.......此招雖險,但不無道理,百丈逃禪縱使萬般不放心,但仍給了素還真一次機會。


玄冰峰之上,重重封鎖的石門之前,一道瀟灑脫俗的白影現身,呼掌擊出,門上飄出字碼旋繞,冷哼一聲,摘下面具,奪人心魂的俊容再現~~~正是,炎熇兵燹..........只見他雙目盯視字環...「嗯~~~」不一會兒,藉由獸眼之能,解出了密碼~~~~兵燹轉動門上輪盤,依字定位,正當解鎖之手離開石盤的同時,突然轟然巨響,一聲驚爆將他彈出數丈~~~~「啊!」

站穩腳步回頭定看,石門洞開,而絕美的臉龐也多了一道血痕........

「.............血!....哈哈哈~~~~~~」以手撫過傷口,淺嚐了臉頰流出的鮮紅汁液後,兵燹竟發出了歡愉莫名的笑聲!


(這個意外的機關,顯然令兵燹開心,要讓他見血並不容易.....強如兵燹,喜歡具挑戰性的事物,所以每每見血,他就心喜又遇上了刺激的挑戰~~~)

大步邁前,行至洞口,有了剛剛的教訓,兵燹又駐立凝視了一下.......隨即進入。

幽暗的洞內,兵燹冷靜、沉著,踏著謹慎的步伐而進.....忽然,石壁移動,五道劍氣瞬間射出....

「雕蟲小技!」....兵燹縱身飛起、悠然穿梭於劍陣之中,毫髮無傷。

隨即,岩壁中又突出無數小劍,爆飛射向兵燹,反應快速的他拔出炎熇刀一一擊落,刀鋒相擊,擦出了無數光芒,白玉面具下的獸眼感光後,野性驟發~~~

「炎~~弒!」只見兵燹以手劃刀,頓時火光上刃,招式所至,熱燄吞噬~~射來的劍竟全數熔化,強大威力更將層層石壁震碎~~所有機關瞬間皆被破解了!....

經此毀滅性的火攻之後,洞內殘垣斷壁灰化,連同熔解的兵刃,漸漸塵埃落定.....四周又恢復一片死寂.......

只見兵燹刀鋒抵地,定立不動,身上卻散出些許布片......雖然毫髮未傷,但衣服卻被利刃劃破數處~~

「哼!」收起炎熇刀,兵燹不以為意,繼續跨步往洞穴的更深處走去.....

濕冷幽暗的山洞,除了滴落的水聲,僅剩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所幸兵燹本身不缺火(嘿嘿),執著火把,走了許久,來到一處石階.....

「嗯?~~~」踏入石階,兵燹直覺他要找的就在此處....隨之而下,便傳來鐵鍊摩擦的聲音,還有鬼魅般沉重的呼吸「啊........」

接著,一付令人不忍猝睹的殘酷景象映入兵燹眼中.........琵琶鉤、鎖骨鍊,全身手銬腳鐐、千瘡百孔,頭上更插滿鐵針,狀如死屍枯骨的囚者,被層層固定在岩壁上~~殘喘著.............

「你還沒死啊?」................(兵燹,算你狠~~哈!)

至極的一句話,讓如鬼的獠犯激動不已~~掙著重重刑具、交雜鏗鏗作響的金屬聲,一躍而起!朝兵燹飛來~~~~~~~


不同於玄冰峰寒冷陰暗的山洞.........風和日麗、鳥語花香、景緻如畫的千飛島上,出現一個怡然自得、悠遊快意的舞劍身影,隨著招式變化,口中一邊吟出美妙詩句....

「擺衣袖、千山華如風,轉身影、飛鳥過穿雲;薄劍臨、三尺盪秋水,提劍人、瀟灑寒似君。」

語落,拋出的外衣也穿回身上,這便是千飛島少主─燕子丹.......他的外貌文質彬彬、優雅貴氣,但眼神卻如其詩,透露出一股詭異的寒冷之感......

「公子,島主傳喚,請你前往正心堂~~」侍從來報。

「知道了。」

進到堂內,其父醉輕侯告知他,北橫山附近有一眼盲、尖耳的黑衣青年,名喚天忌,要他帶隨侍高天昂、樂進兩人一同前往尋找,務必盡快找回。燕子丹見父親似乎很看重此人,卻又不肯透露原因,便不再多問,隨即出發尋人。

行至北橫山,天氣炎熱、地處偏僻,四周遍尋不到天忌蹤跡,隨從樂進開始替燕子丹抱屈,表示尋人這等小事有損其身份,不明老爺為何做此安排?又此為不毛之地,讓公子驕貴之軀受苦等等饞言,高天昂連忙制止~~燕子丹表面不動聲色,仍囑咐兩人再依次尋找一遍,內心卻種下了怨氣......


從橫千秋棒下出手相救,欲蒼穹難得與鬼隱同行......或許是受到舒石公與風凌韻的刺激,一方面也是鬼隱過去曾與陰陽師共修,所以想找鬼隱合作,請他療治陰陽師所留的掌傷,代價則是幫鬼隱煉長生不老丹......鬼隱表示其傷為陰風泣月掌,需陰陽雙冊才有辦法治,至於長生不老丹煉藥之方,他懷疑舒石公給假帖~~~欲蒼穹聞言領意離開。鬼隱暗喜有了這位得力助手,將是如虎添翼..........

風凌韻解散四海歌廳,打算偕同舒石公退隱。兩人正在盤算怎麼安排雪翎,不料殺星來臨....

「先安排你們的後事!」....唉~~昔日至友,如今仇敵.....人生一大悲矣!

「欲蒼穹..........」風凌韻跨前一步,心猶不捨。

「你們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無奈人冷心更冷,一切在往來報復之中,已難挽回。


為求得冥界一統的勝利,邪能境與犴妖族各自卯足全力爭取籌碼,原本就以術法見長的邪能境,為斷妖界後路,想將鬼隱納入其勢力,於是派偃雲溪前往說服,但狡猾的鬼隱未當場答應,以拖延之術做結,暗中卻與神秘勢力聯繫...........同時也派薛厝邊到欲界談條件,表示願意用菩提弓換名伶口中天籟之石。

波旬三人為名伶反目,迷達表面上為防鬼隱看透其內鬨,未馬上答應交易,但私下前往閻達為名伶所蓋的山水木苑尋求商量.......女琊原本就滿腹妒火,一見名伶又以歌聲取悅閻達,立刻斥喝,不准她再唱了~~~此舉引發閻達不滿,一聽要以名伶天籟之石換取菩提弓,更是斬釘截鐵說:「不可能!」....女琊氣極攻心,決意強取!雙方一促即發..............


熟悉的小野店,今日熱鬧許多,因為樹上多了一串〝人粽”.....正是被牛霸王拖走的哀怨三口組~~~而坐在前方、翹著二郎腿,快意喝茶享受的,霸王橫千秋本尊是也!哈哈~~

小二拿著茶餵秦假仙,不意卻被罵了回來.....

「去你的~~灌這麼大口,你叫什麼名字?等我下來,換我灌尿給你喝到飽!」

「我...我叫大嘴.........」

「哈哈哈~~~~好笑啊~~~你們現在是演喜劇給我看嗎?」牛霸王翹著腳開懷大笑。

秦假仙心中暗譙不已,也盤算著怎麼通知一頁書箭翊之事,所以沒有回答。

「秦假仙你在想什麼?」牛伯伯起身過去查看。

「沒啦!我是在想,你怎麼還沒開始講笑話給我們大家聽?~~」.....(唉~~~雖說急中生智,但秦假仙這次還真不智.....這個提議讓在場的眾人墮入不可預測的惡夢之中啦~~~~~)

「對吼~~~難怪我也覺得少了什麼!」走回座位,又翹起腿的牛霸王開始認真思考他絕無僅有的笑話..........

「嗯~~好!順便教你們英文好了~~~你們知道motercycle是啥意思嗎?」....(哇哩,還撂英文咧!)

「是汽車~」肥靈說。

「是卡車~」蔭屍人接著說。

「你們是沒讀書喔?~~是腳踏車!~~~」秦假仙義正詞嚴。

「唉~~都不是,是“摸到屎褲”啦~~~哇哈哈哈~~~~是不是很好笑啊?~~嗯呵哈哈哈~~」語出驚人,卻無人敢不笑.........

「是啊!哈哈~~是全世界最好笑的~~~哈哈哈哈~~~~~」全店上下通通配合,連老闆也努力大笑。

「很好,難得我今天興緻大發,再來一個蛤~~~你們要仔細聽喔~~~」...(嘖嘖嘖,看來這個motercycle是沒有煞車的.....)

秦假仙知道在劫難逃,只能口吐白沫,等待中風的來臨........................


日揚台上,邪能境與犴妖族冥界之爭,第一場術法之戰揭開序幕,雙方人馬對立,邪能境代表人選堂然現身.....

「在下血邪滅輪迴,犴妖族的代表還未出現嗎?」

妖界雙姥心中暗急,不知其主將派誰來應戰,而妖后也心有所疑,但較為鎮定。

「犴妖族,你們的代表呢?」偃雲溪追問。

「何必焦急?該來的總是會來。」妖后沉著應答。

「怕是怯場不敢出現吧?」偃雲溪吃定妖界沒術法能人,出言相激。

就在此時,一個人影緩緩步入,在眾人期盼下現身了.........

令眾人吃驚不已,這意外的人選~~~~竟是.......鬼隱!

「啊!怎麼會是你?~~~」偃雲溪訝然。

「邪能境之代表,鬼隱討教了~~~」


詭譎多變的局勢令人難料,強對強,這場術法之戰將非常精彩!

且看下回分曉............


_________________
夜深人靜悄悄中
兔卻無眠旺旺瘋
跳躍欲擒星中物
月笑癡狂太空空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rabbittu
夜兔跳月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583
注冊日期 : 2009-06-09
來自 : 大雪原

發表主題: 回復: 《霹靂》創世布袋戲系列─霹靂兵燹   周四 8月 30, 2012 6:15 pm

霹靂兵燹第三集:死神的秘密‧痴海之毒


冥界之主角力賽第一輪,邪能境代表血邪滅輪迴,對上犴妖族代表鬼隱,兩大術法高手各施精湛魔力,邪能境這方被烈火焚燒、犴妖族那方卻是冰雪凍地,迷離幻境、如假似真,眾人莫不驚嘆其異能,大開眼界!觀戰者身處冰火,已難支撐下去......就在此時,鬼隱與滅輪迴再施異術,卯足全力進行最後一招,兩人雙掌互擊、不停變換彼此體質、意在消滅對手元靈......在彼此不停發出痛苦哀號後,雙方竟同時炸成粉碎!~~~在場觀戰眾人驚嚇之餘,又見碎裂的血骨緩緩復原.....不一會兒,完整如初的兩人又呈現在大家面前.......

「呵呵呵~~~承讓了.....」拼回原貌的鬼隱緩緩站起。

「鬼隱,我看輕你了~~」術法超群、勝過策謀略的滅輪迴,不得不讚賞眼前的對手。

原以為可以在術法上佔便宜的邪能境,這次竟打了平手,五天後的武鬥將由九曲邪君與犴妖神兩大首腦對戰,到時看誰可以拔得頭籌,贏得先機了。

(看到鬼隱和妖后這張圖,突然有種速配的感覺.....兩人雖然相貌差很多,但看起卻十分協調,又同是心機深沉之人,嘿嘿嘿~~~~~)



玄冰峰幽暗洞穴內,兵燹突破重重機關,找到了 所尋之人~~開口刺激的問話,使久禁如鬼的活屍不顧一切,奮力向兵燹直衝而來,掙扎力道之大,讓鐵鍊幾乎從壁上鬆脫~~~眼見就要搆到目標,卻受制於鍊條長度再也前進不了,令他更加憤怒不停的拉扯、揮動雙手,喉間發出野獸般的低吼,似乎想將眼前之人生吞活剝~~~


沒想到兵燹非但不畏懼,一開口又是意想不到的言語..........

「這麼久不見,你的嘴還是這麼臭!」邊說還邊用手搧了搧。(~太可愛了~)

「啊,哈哈哈~~~你還是這麼香,死人血的香........」用力吸了幾口氣~~

這兩人的對話真讓人昏厥,而且,隔著面具,他竟聞到了兵燹臉上的血香!

(還好兵燹不生在那個電影“香水”的年代,否則會被葛奴乙盯上.....紅髮、又是童子?....嘻嘻嘻~~~)

「嘖嘖嘖~~~七竅鎖魂釘....七爪琵琶鉤....還能這麼激動,你的知覺死了嗎?」(兵燹關心人的方式還真特別...)

「行屍走肉需要知覺嗎?」

「喔~~~~~~~~~你還真愛人怕你!」(你也不遑多讓呀~~兵燹~)

「你拿到獸眼了?」.....(不然咧?)

「痴海毒瘤~~鄒縱天,你是被關太久,腦袋也被毒瘤侵蝕了嗎?竟然講這種廢話!」

「真正長毒瘤的是你,竟然回來玄冰峰,什麼目的?」

「哈哈哈~~~~~我很想你啊!」

一陣狂笑後說出那彷彿戲謔的話.....語氣卻異常柔軟而壓抑,聽起來有種令人心疼的感覺,或許,這是兵燹的真心話....

「想我?想殺我?想救我?......或是,想看我?嘿嘿嘿~~~~」

鄒縱天除了善於操縱別人心理,也是很會隱藏感情的人,對於一手調教出來的兵燹,他有某種程度的瞭解。

「一句話決定你的生死!」(不隨鄒縱天起舞,兵燹單刀直入)

「喔~~~這次很乾脆。」

「我自哪裡來?~~~」兵燹語中帶有怒意,可見過去鄒縱天一直隱瞞他。

「希望宮城~~」(一來不想死,二來也是時候了....)

「喔~~~你也很乾脆!」(一句話決定生死了不是?哈哈~)

「呵呵呵~~~兵燹,你不停的走動就是要殺人的前兆,下一個目標看來是我囉?」

「鄒縱天!炎熇拜你所賜,兵燹受你所教,所謂兩者選其一....」

「嘿嘿嘿~~~答案很清楚了....」

「是啊!我很認真在衡量你這個廢得很完美的人,有被選的價值嗎?」

「兵燹,你說我廢!~~你又說我廢!~~你有膽量再說我廢嗎?」(嘻嘻嘻~~可見兵燹不止一次說他廢囉~~~)

「廢人...........廢人..............廢~~人~~~~~~~」別懷疑兵燹的膽量!哈哈~

「喝!~~喝~~~你敢說我廢!你再說我廢~~~」激動掙扎,琵琶鉤處血流如注。

「有鬥志了?....對嘛!....戰死是比困死來得光榮。」對於心理戰術,兵燹真是青出於藍、勝於藍呀~~~

「嘿嘿嘿~~~想要贏我,乖孩子有志氣!」

「啊~~」輕喝一聲,兵燹將火拋向空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刀出、斷練、解穴、回鞘,完成這所有動作的同時,接住落下的火把.......極至!漂亮!

「穴道解開了,鎖魂針和琵琶鉤自己動手~~」(兵燹還是很重情的)

「嘿嘿嘿~~~~兵燹,放開我,不怕日後死的人是你?」

「喔?~~~我等你!等你恢復完全,一嚐顫慄的美妙,哈哈哈~~~哈哈哈~~~~~」

「希望宮城之內,可以消磨待死的時間。」

「希望宮城之內,消磨的時間是你的!~~哈哈哈~~~~~~~~~~」

「你絕對會找到顫慄的美妙,呵呵呵~~~~~」

(兵燹的武力與恫嚇力,真是非常有炮兒!......也只有他才能對付鄒縱天啦~~)

離開玄冰峰後,兵燹連夜到希望宮城一探究竟..........

等待多年,好不容易得到的答案,他一定急著想知道真相吧?......到了宮城外,兵燹摘下面具,露出俊美絕倫的面容,以他迷人的雙眼,仔細瞧了瞧眼前這座宏偉的建築,心中千頭萬緒又充滿好奇...........


「希望宮城,你擁有什麼魅力呢?.....哈哈哈~~~~~」

滿心期待的兵燹,又緩緩將面具戴上,無論任何時候,兵燹總是隱藏真實的自己,這個面具是他最好的防護罩,也是他最重要的線索.....即將面對的是親?是敵?他都不希望被洞悉.....他的防衛心恐怕比那城牆還高、還難突破~~看過他真面目的人,非死即傷,這麼嚴苛的保護自己,都因為他的生長過程中,沒有『愛』這個字...............



另一個感受不到愛的人,就是欲蒼穹.......

曾經患難與共、為朋友兩肋插刀、不惜代價犧牲奉獻的人,一夕之間全走了樣..........因為他的心,深深~~深深~~被傷透了~~~

在世外仙源攔劫一心想退隱的風凌韻與舒石公,為了報復,欲蒼穹不惜與鬼隱合作,反過頭來對付往日至友,他要讓他們也嚐嚐被背叛的滋味........

「欲蒼穹,你怎麼知道此地?」風凌韻趨前驚問。

「哈!憑我們這麼多年的交情,要找出你們兩人有何困難?」這句話很滄桑。

「蒼兄,一定要逼人至此嗎?」舒老想緩頰。

「不要叫我蒼兄!我們早已不是兄弟了~~」聽到這樣的稱呼,讓欲蒼穹頓時怒火上升。

是的,一切都太晚了.....早在欲蒼穹殺珠婆婆時,雙方就應該好好溝通,但舒石公因喪妻之痛又出賣了欲蒼穹一次,讓邪能境之人去圍剿他,致使彼此仇恨越結越深~~~風凌韻也只找了欲蒼穹一次,碰了釘子就沒再管他.....自當初誤會欲蒼穹吃麻醉藥是吸毒,到後來機緣圖蒙騙一事,舒老和女掌櫃都沒有很積極處理這個誤會,也沒主動幫欲蒼穹解決掌傷之痛....到如今兩人還偷偷相約退隱~~~難怪會走到這難以挽回的地步~~~

「我們仍然將你當成兄弟....」(風凌韻說這話,遲了點。)

「哈哈哈哈~~~~~~虛偽!」(欲蒼穹這麼回答,我一點也不意外....)

說完回頭就是一擊,由情轉恨,更是恨之入骨!~~~欲蒼穹出手不再留情.....

二對一交手數回,欲蒼穹終於使出絕招........

「悲‧龍‧斬!」飛至半空,臉上汗淚不分,下手的同時,重創舒石公與風凌韻二人~~

正待補上至命的一刀,雪翎趕到,急忙制止.........

「叔父!住手啊~~~~~」擋住欲蒼穹,一轉身,卻不知其背後的手刀已射出~~~那一瞬間,淚水也從欲蒼穹眼中滑落......他知道,這將是致命的最終一擊........強大刀氣貫穿風凌韻喉嚨,鮮血濺滿了舒石公臉上!~~~是驚愕、是無奈、更是至深的沉痛......


逍遙一曲歌緩緩響起,畫面上出現當初封靈島勝戰五高手,把酒言歡的快樂景象.....

斟滿酒的杯中,映出三人的倒影........曾經,那是多麼幸福快樂的一刻~~~

「蒼穹,你為何要創造悲龍斬呢?」風凌韻當時問。

「為什麼要問這個?」

「因為我感覺這部功夫,讓人非常悲傷~~」

「放心吧!這部功夫不會隨便用,除非是我最傷心的時候!哈哈哈~~~~~~」

唉!一語成讖,看來欲兄是容易受傷的男人.....感情太豐沛的人,往往得失心重,想不透的話就容易釀成悲劇~~~而換另一個角度看,風凌韻和舒石公也不應該把朋友的付出看得理所當然,疏於關心、漠視其感受、沒有耐心去解決,終導致不可挽回的後果........

時空回到殘酷的現實,垂死的風凌韻憶及這段往事,有感而發的說......

「蒼穹....我知道....你比我........更...傷心!......」

言罷,從她喉間爆出的鮮血,噴到欲蒼穹手上,一陣溫熱,看著沾滿鮮血的手,欲蒼穹無語顫動著,再也分不清是血或是淚。

「風凌韻啊~~~~~~~」見好友倒地而亡,舒石公爬過去撫屍痛哭。

「欲蒼穹啊~~你怎麼下得了手?你怎麼下得了手啊?~~~~~」轉頭悲憤問昔日至友,但再也沒有答案......

欲蒼穹飛快轉身點昏舒石公,將他扛在背上。

「叔父.....」雪翎欲言。

「做完你該做的,就回苗疆。」不再多說,揹著舒老離開。

「唉~~~~」無奈嘆氣、無力阻擋,眼見一切慘劇發生的雪翎,默默將風凌韻後事辦妥,佇立在墳前良久,隨後也黯然離開.....背景仍唱著逍遙一曲歌,對亡者而言,無法再重來的人生,也只能隨著曲終.......人散了.......



北橫山上,遍尋不到天忌的燕子丹,終於找到一間茶店落腳,不料店家端來的茶,卻被這位養尊處優的貴公子當面倒掉,急得老闆忙出言制止.....

「唉呀~~人客倌,你真浪費!北橫山的茶得來不易呀~~~」

「可是這麼粗澀的茶,實不宜入喉.....小二,勞煩你再換一壺。」說罷掏出一銀子放桌上。

「啊.....抱歉、抱歉,我馬上去換~~~」有錢好辦事,但絕不要犯嘀咕時被聽到.....

店家轉頭偷偷咒罵:「爛客、真正爛客....」嘴巴剛唸完,就被彈指而來的力道打落在地,痛不可當~~~

「唉呀~~我的腳!我的腳啊!~~哇~~~~」

鏡頭帶到燕子丹那冷漠的眼神,真是令人不寒而慄......(有點像瘋狗目)

「啊!山仔你怎麼了?山仔~~山仔~~」眾人圍來關心店家。

此時,燕子丹也故做關心的過來詢問...........

「哎呀!小二,你怎麼會忽然失足摔倒?在下略通醫術,讓我替你看看吧.....」

若有其事審查了一下.....

「不妙,腿骨碎裂,恐有殘廢之虞。」這下手也太重了.......

「啊?~~殘廢,怎麼辦?怎麼辦?我家還有十二口靠我吃穿吶~~~」(哇哩,老闆太會生了~)

「不管如何,先找大夫療傷接骨才是,快來人幫忙啊~~」(真會裝)

眾人七手八腳把店家扶起來,痛得他哇哇叫......

「啊!小力一點、小力一點!痛死我了~~」

「真不小心,怎麼會突然斷腳?」旁人執疑。

「你問我,我也想知道啊~~~」(老闆以後少抱怨客人才是~~)

此時,高天昂與樂進剛好回到茶店.....

見到眾人鬧烘烘一團,還納悶這個鳥地方怎麼突然熱鬧起來.....也不多想,進蓬就告知燕子丹他們搜尋的成果,聽村民說在東廊之位有一處密林,林中有奇怪的舞劍聲,而且看到一身穿黑衣的尖耳妖怪......(哈,被村民當成妖怪,難怪他要躲起來了!)

「此人應該就是天忌,你們辛苦了,喝點茶休息一下.....再準備出發。」

兩人謝過公子,樂進率先喝了口茶,馬上又吐了出來~~~

「哇呸!呸呸呸~~這是什麼茶,這麼難喝?~~~」(真是什麼人養什麼鳥)

「樂進,你真沒禮貌!你看公子都沒嫌棄了~~」(高天昂顯然不了解貴公子的本性)

「北橫山地貧物乏,東西得來不易,不可浪費.....」(秦假仙的名字可以換他用了)

「是是,我喝就是,我喝就是.....」表面這麼說,心中卻暗自抱怨“哇~這種爛茶,公子你真喝得下去嗎?我才不相信~~~”或許,樂進還比較了解燕子丹。

三人休憩後繼續尋人,正當樂進又在抱怨連連之時,燕子丹發現了天忌....他獨坐在密林之中,由於過去種種原因,加上現今村民的排擠,又長期未與外接觸,天忌孤寂成性、不信任他人,所以不肯跟燕子丹走~~~沒想到燕子丹竟出手攻擊,最後以武力將人帶回千飛島。



話說被掛在樹上的三口組,聽了牛霸王一天一夜的笑話,簡直快要四肢萎縮、神經麻痺~~~於是心生一計,騙牛霸王倒吊於樹上練健身,讓業途靈以尿遁法趁機跑去通報一頁書,有關鬼隱殺箭翊之事。

沒想到業途靈前腳到,才剛報告完畢,後腳秦假仙和蔭屍人就被打飛到雲渡山來了~~~

「哼!竟敢將我當成笨蛋,可惡~~~」橫千秋憤憤不平,踏著震地的步伐進來。

「橫大爺,抱歉啦~~是業途靈自己迷路跑來雲渡山,不是我叫他來的~~~」好賊的秦假仙...

「還辯解?~~辯解就吃我一棒!」牛霸王很清楚是誰出的主意啊~~呵呵~

「喂!一頁書,鬼隱交給我來教訓就可以了~~」橫千秋轉頭向一頁書。

「此事由我處理,你們眾人留在雲渡山。」

「啥咪啊?~~~這樣你將我霸王放在哪裡?」牛脾氣又來。

「嗯~~~~~~~~~~~~?」一頁書一甩拂塵、眼睛一瞪、威儀震懾,看得橫霸霸也心生敬畏...

「嗯.....算了,讓你去試看看好了,等你漏氣了,我再來替你討公道.....」嘿嘿~嘴巴還是要爭點面子...

「世事如棋、乾坤莫測、笑盡英雄啊!」詩號方落,人已化為一道光芒消失無蹤。

看到這景象,牛霸王不禁搔搔頭,心中暗想著:“自小時候開始,我還沒遇到比我更霸氣的人,這一頁書不簡單!.....”

眾人於是乖乖在雲渡山靜待消息,牛霸王又把握機會要表現一下囉~~

「好吧!那我就勉強先講個笑話,你們大家才不會無聊~~~」

「好啊!~~好啊!~~~」已經無聊很久的小無慾拍手叫好。

「我的媽呀~~~~~~~~~~~~~~~~」秦假仙等人卻是慘呼一聲、人仰馬翻了.......哈哈~



鄒縱天出洞後,自行解去鎖魂針及琵琶鉤,並展開其報復計劃,分別傳信給醉輕侯、金蒼龍、與紫嫣夫人。

一頁書也找上鬼隱,為箭翊之死、奪弓之恨討公道。

冥界第二輪武鬥比賽在即,邪能境之首九曲邪君,與妖界之主犴妖神分別練功修行,為這重要的一役做準備。

迷達與女琊見閻達捍衛名伶,不肯交出天籟之石換菩提弓,於是以三人合體共修為誘餌,將閻達騙離名伶身邊,趁機派曼陀首座對名伶下手.......



下一集:陰陽客‧瞬息萬變

_________________
夜深人靜悄悄中
兔卻無眠旺旺瘋
跳躍欲擒星中物
月笑癡狂太空空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rabbittu
夜兔跳月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583
注冊日期 : 2009-06-09
來自 : 大雪原

發表主題: 回復: 《霹靂》創世布袋戲系列─霹靂兵燹   周五 9月 07, 2012 2:46 am

霹靂兵燹第四集:陰陽客‧瞬息萬變


一頁書怒攔鬼隱,勢誅此狡詐多詭的牆頭草~~~然而,鬼隱也不是省油的燈,除了深厚的武功,更有超群的術法應變~~~兩人招來招往,打得驚天動地、樹倒林毀.....最後,鬼隱以『五陰逼命術』攻之,一頁書不為所動,還以『大乘一帆引』,盤旋至高空、匯天地精靈、破宇宙乾坤,一股浩然正氣直衝鬼隱而來~~~~無法抵擋這強大的力量,一聲慘呼,鬼隱頓時支離破碎了............

就在此時,數道刀風夾帶強大掌力襲向一頁書,鬼隱趁機脫逃......

(感覺懂術法真是好用,不管怎麼炸、怎麼劈,都有辦法還原、遁逃~~~如果讓鬼隱去跟哈利波特鬥一鬥,不知結果如何?.....嘿嘿嘿~~~~)

原來救走鬼隱的又是欲蒼穹,但同時發出的那一強大掌力卻不是他,鬼隱對此語帶保留,讓欲蒼穹感覺此人仍有事隱瞞........在陰陽雙冊尚無下落的情況,為療欲蒼穹之掌傷,鬼隱將他帶往一處神秘之地.....兩人離開後,地上出現一個黑影.....(難道是出掌的那個人?)


波旬三人外出打算到隱密處合體共修,行至半路,忽然有人飛信給閻達,內容讓他震驚......

此時欲界之內,奉命狙殺名伶的曼陀首座,一步步逼近,正要發招之時,卻被一隻強大的手制服,頭頂也被一掌覆上.....原來竟是折返的閻達!~~曼陀首座雖看不到背後之人,但心知不妙,頓時冷汗直流,此時迷達與女琊也趕到現場......

「魔佛...」才一開口,曼陀首座就被迷達搶先擊斃、殺人滅口了~~~

「哼!」閻達見他伏誅,心中有數,隨即關心名伶:「妳無恙乎?」

「我沒事....」

「欲界不該有任意妄為之輩~~」迷達乾脆演到底.....

「說得沒錯!磐提法輪、迷羅涅印~~~」

「屬下在!」

「以後由你們兩人顧守在外,沒有本座許可,不許任何人踏入此房!」聽到此話,女琊氣得轉身不語。

「是!」

「退下~~」閻達手一揮,意指所有人。

「你!........」女琊正待發作,卻被迷達制止:「我們離開吧....」

冷哼一聲,縱有萬丈怒火,女琊此時也只能忍下,跟著迷達去了~~~

閻達見眾人散,回頭牽起名伶之手,兩人眼光交流,盡在不言中..........




如此良辰美景,在希望宮城之內,今晚卻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何人現身來~~」冀小棠警覺性高,知道有人夜訪了。

「咯咯咯~~~~~~」調皮的兵燹以笑回應。

「這種笑聲,是你......兵燹!」立刻拔劍相向。

兵燹緩緩跨步現身...............

「暗夜侵入,善者不行~~」小棠防衛心很強。

「小棠,妳是希望宮城的人?」兵燹稱呼“小棠”喔.....可見他有念情份~~

「希望宮城不歡迎外客,速速離開!」倒是冀小棠態度卻相當強硬,她不知眼前之人可是宮城少主呢!.....嘿嘿嘿~~

「嗯~~~~妳死了,雅瑟風流的表情一定很有趣!....哈哈哈 ~~~~」兵燹拿手的恫嚇功夫出現囉~

「炎熇兵燹,這句話已斷封靈島之誼~~~喝!~~」小棠率先動武。

一招擋回,刀並未出鞘....其實兵燹不想動手的,唉~~小棠妳真傻!

「真兇,不如讓妳肝腸寸斷也算是奇景......哈哈哈~~~~~」

冀小棠二話不說,起身又是揮劍,逼得兵燹也拔刀回擊了........

利刃穿梭之中,小棠赫然發現兵燹所用之招,竟與百戰決完全不同、前所未見!變態的妖氛與逼人的氣勢,夾帶熊熊之火,讓她招架不住!

「嗯~~~~~~~?」喘息之間,小棠疑惑不已。

「意外嗎?...驚惶嗎?...一成不變最沒趣味!」兵燹看出她的內心,順手又把刀收回鞘.....嘖嘖嘖~~~他真的不想打呀......

小棠哪肯善罷甘休?看到兵燹招招出奇,同為習武之人,她必然又驚又疑、越打越想一窺究竟吧?

可惜兵燹無心戀戰,他今晚目的不在此,也就沒耐心耗下去.......

「妳真是無味,閃!~~」

就在此時,雅瑟風流急撥琴弦,與挐絃音前來支援小棠,三人各施所能,齊力對抗兵燹...

「來得正!來得好啊!~~~」面對三方夾攻,兵燹非但毫無畏懼,反而微微一笑,即使同時遭受視覺、聽覺的痛楚,狂野銳利的妖刀更加激烈回擊、威力不減~~全力陶醉在刺痛的旋渦中......

突然,一個柔美的聲音傳來~~

「眾人住手....」正向兵燹揮劍的小棠也倏然停住。

「呦~~冀小棠也會聽命於人?~~是什麼人會讓雅瑟兄妹甘願聽令吶?」.....兵燹不忘消遣一下。

「是一身血腥的你,比不上的人~~~」小棠傲然回答。

「妳是說她所沾染的血腥,比我更重囉?」兵燹應該是武學與毒舌雙修博士吧?哈~

「住口!」小棠氣急。

此時雍容華貴、美麗脫俗的夫人在雅瑟風流伴隨下出現.........(嗯?雅瑟什麼時候溜去把夫人帶出來的?嘿嘿~)

「閣下夜入宮城,目的不止是前來挑釁吧?」夫人開口。

冤枉啊!挑釁的人是小棠呀~~兵燹只是偷摸進來而已.....(喂!~)

「不知夫人芳名?」兵燹以禮相問....

「紫嫣夫人......不知閣下尊諱?」媽媽(?)也很有禮....

兵燹不發一語,向前靠近......

「炎熇兵燹,你的心中產生濃厚的殺氣~~」雅瑟風流擋在夫人之前。

「咯咯咯~~~雅瑟風流,毀掉你!才能保障人的隱私權吶......」又恫嚇了,嘻嘻~

「兵燹,你敢動到他,冀小棠會不惜一切!」小棠擋在雅瑟之前。

「我很怕啊.......怕又是一條不知死活的靈魂纏上我的刀!」兵燹忽然轉向紫嫣:「美麗的夫人,你的雙眼對我的面容很好奇嗎?」

「你叫兵燹,可以請教你幾個問題嗎?」紫嫣望得出神...

「可以!.........在妳死之前會得到答案。」眾人又被嚇了一跳.....

「別這麼怕嘛!哈哈哈~~~~~~」兵燹轉身從容離開。

「站住!」小棠欲追。

「讓他走吧.......」紫嫣制止。

「妳很上道!期待下回再會....啵!....哈哈哈~~~~~~~~」回頭送了一個飛吻,兵燹瀟灑揚長而去。

(唉~~這些人怎麼都不懂兵燹的黑色幽默啊?如果懂得相處,雅瑟兄妹和兵燹有機會可以成為“自己人”呢!~~嘿嘿嘿......)

隔天早晨,紫嫣夫人邊喝早茶,邊與雅瑟兄妹討論兵燹夜探宮城的原因.....

小棠表示,兵燹當初參加封靈島百戰決是由鬼隱引進的,五人之間並不熟識。此人嗜殺殘忍、除了自己感興趣的事物,其它一概不管!希望宮城之內應無他想要之物.....

「他臉上的面具是何時戴上的?」紫嫣夫人問。

「在我認識他之前,他就已經戴著面具了,而且他從未在外人面前取下過面具....」

(嘖嘖嘖~~小棠,原來妳無緣見到這張驚人的絕色俊容啊......真是殘念!)

紫嫣也問挐絃音是否有聽聞兵燹的來歷,挐絃音表示只傳聞很久以前的滅族案件,但真實性無法確認......紫嫣聽後,遂請挐絃音前去邀請醉輕侯及金蒼龍來希望宮城.........

玄冰峰上,醉輕侯與金蒼龍來到禁錮鄒縱天之洞外,看見一張紙條,上面寫著:

“最恐怖的毒瘤,始終伴隨在你們左右,揮之不去...”

(這!好沒恫嚇感.....哈哈~)

於是兩人確定了鄒縱天已逃脫,恰好這時挐弦音來請,所以金蒼龍、醉輕侯隨之同往希望宮城......紫嫣把兵燹來訪之事告知,三人分析奪獸眼、殺劍中求、破玄冰峰、夜訪希望宮城等等事跡,認為兵燹與鄒縱天必有關聯,於是決定展開跟監行動.....紫嫣回房後,赫然發現桌上留有一書,內容寫著:

“你想殺自己的兒子嗎?自己兒子喔!好狠、好殘、好恐怖的舉動~~呵呵呵.......”

紫嫣知是鄒縱天所留,又驚又怒,嘴上雖說不會被動搖,但內心已明顯波動了。



雲渡山上,因為鬼隱僥倖脫逃一事,牛霸王開始嘮叨............

「早知百世經綸出馬也是失敗,就該讓我霸王橫千秋上陣,若是讓我的定海針掄起來~~~嘿嘿嘿~~~就算十個鬼隱,也打得讓他當狗爬........」

「你給我閉嘴,這回是你那個朋友好狗命,有貴人相助,不然同樣也是撈起來!」業途靈聽到有人批評他敬愛的師父,膽子都大了起來,竟然跟牛霸王嗆聲了哩.....哈哈~~

「喂喂喂,看清楚、認明白!現在鬼隱和我橫千秋,是一點關係也沒有...痾啊!不對,有一點點關係,就是他奪走我可愛小變的綠眼!」

「好了~好了~好了~~天下你最猛!武林你最強!可以吧?」秦假仙想讓大家耳根清淨一下.....

「秦假仙你講這句話不過份!我確實很強很猛~~天下人都知道!」牛霸王欣然接受,呵呵!

一頁書說明鬼隱背後有強大神秘勢力做後盾,於是派秦假仙等人前去調查,牛霸王也樂得坐“人肉霸王車”一同而去.....


素還真因箭翊死,煩惱沒人可射出菩提弓來誅殺波旬。屈世途說他當初複製菩提弓有留意到上面一排小字,於是取出拓印本給素還真查看,那排小字寫著:

“弓定如磐石,箭走流星行;穿空星雲開,境破矗天坪。”

素還真解出其意,並暗自盤算對付波旬之計。



波旬三體久未同修,功力漸弱,於是迷達與女琊又勸閻達一同前往天桓地谷修練......但,有了上次調虎離山之計,這回閻達說什麼也要帶名伶同行~~~迷達見強勢難違,就暫緩同修之事,而改以殺五蓮傳人一頁書來轉移閻達的注意力......閻達聽此計劃後認為,要殺一頁書不如先殺鬼隱、毀菩提弓,畢竟殺鬼隱比殺百世經綸容易。三人終於達成共識,決定先從鬼隱下手..........



千飛島上,醉輕侯對天忌說要傳他雙劍異行及千飛劍法,除了是劍中求的遺願,也因為賞識其資質.....就在此時,希望宮城傳書來報,醉輕侯讀信後急於出門,遂請燕子丹照顧天忌,此一舉動,無遺是“請鬼拿藥單”......果然,在醉輕侯離開後,燕子丹也把侍從高天昂支開,然後要求天忌與他“切磋”劍法~~~~天忌無法抗拒,只好隨他所求,不意外的,燕子丹又“不小心”傷了天忌,還故作關心要幫他治療,天忌避之唯恐不及,要求他離開.....就在燕子丹步出的同時,門後,一個溫柔可人的身影乍現。

「誰?出來!」甫受傷害的天忌,防衛心更重,一聽到動靜便開口喝出。

「啊!我......」少女知道自己被發現,心頭一驚,隨即含羞進門..........(可愛的容衣登場了~)




邪能境派血邪滅輪迴試探欲蒼穹,於他回苗疆的半路施法術攔阻,沒想到高超的術法連連被破,由此得知欲蒼穹的功力恢復不少,卻揣測不到是誰助他復原?........


(欲蒼穹這張pose真好看!)



冥界一統之爭,為了第二輪的武力之戰,九曲邪君與犴妖神雙雙練功提升,以奪冥界一統的地位~~~終於,到了一決勝負的時刻,雙方人馬重聚日揚台,妖后也將黑衣帶回觀摩此一盛會。

不久,犴妖神在眾人期盼下巍然降臨........卻遲遲不見九曲邪君露面,正當大家疑惑之際,忽聞一聲哀號,隨即從天掉落一具屍體.........眾人一看,竟然就是九曲邪君!驚嚇未定,空中又傳來一陣狂傲的笑聲~~~大家滿頭霧水,仰頭張望,只見一個霸氣強悍的身影從天乍現!日揚台頓時飛沙走石,地動山搖,犴妖神驚問:

「你是何人?!」

只見來者頭戴鬼叉面具,氣勢凌人的回答:「地獄死神.................」

一場詭譎的變局就此展開,冥界之爭,下回揭曉。

_________________
夜深人靜悄悄中
兔卻無眠旺旺瘋
跳躍欲擒星中物
月笑癡狂太空空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rabbittu
 
《霹靂》創世布袋戲系列─霹靂兵燹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炎熇兵燹後援會 :: 水火金雷風,氣走任八方,流轉十二督,祅政破神荒。(布袋戲專區) :: 掌中風雲錄 :: 霹靂布袋戲-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