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熇兵燹後援會
歡迎光臨兵燹後援會!
無論你是新朋友或舊朋友,希望與大家多多交流分享喔~


歡迎所有喜愛兵燹的朋友們來此談天說地話八卦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日曆日曆  相冊相冊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分享 | 
 

 超時空之戀(舊作重寫)

向下 
發表人內容
玄冰幻焰
俠客


文章數 : 9
注冊日期 : 2009-06-09

發表主題: 超時空之戀(舊作重寫)   周一 6月 22, 2009 8:15 pm

其實這一篇已經在霹靂網和焰的天空(醉夢亭台羽逍遙)上貼完
現在跑來這邊貼
希望看完的道友可以留一下心得(笑)

~~~

前言

焰今年已經高三即將畢業,這一篇作品可以說是焰的第一部作品。回頭看看自己這部在小六時的作品,驚覺時間竟然快得這麼快!小時後總覺得大學好像很遙遠,轉眼間自己便已經是半個大學生。六年的時間一去沒有痕跡,所留下的只有回憶,和這一篇穿越文。於是,決定要在高三畢業前夕來重寫這篇小說。
焰不確定自己是否啟了穿越文的濫觴?至少在焰寫下這篇小說之前,焰沒見過類似的題材。焰還曾經認為一篇文章抄自己的創意(那篇是‘時空繫情’,作者是誰焰到沒去注意。),但那篇真的寫得比自己好很多。在掌中版有見到穿越與否的討論版,焰覺得,如果真的穿越到霹靂的世界中,焰還是會努力活下去,因為做自己,最重要。
前言就先記這樣吧!或許在重寫的過程中會有什麼新的體悟,到時在後記一齊寫下好了。

~@~@~@~@~@~

序章

夜已深沉,月玫做完今天的功課,她悄悄地走出房間,打算到廚房裝點水。她經過父親房間的時候,注意到房門下溢出的光線。
月玫靜立在門後,聽到父親的喃喃自語。
「親愛的,小玫明天就要滿十六歲了呢!是……我知道……她真的越來越漂亮,唉~我相信妳不論妳在哪裡都默默地幫她祈禱吧!」
月玫不發一語地離開,走進廚房,心中滿是心事縈繞。『媽媽失蹤也有十年了,不知道媽媽至今到底是生是死?就留下爸爸和我……媽媽,妳知不知道爸爸為了妳有多傷心?』
無聲地回到房間,熄燈就寢,進入沉沉的夢鄉,期望今夜能夢見母親。
一陣輕柔的紫色光華莫名地出現在月玫的房中,隨著光華越加耀眼,月玫的身影竟慢慢地模糊。直到光華散去之後,月玫卻已經不見身影。

~~~

睡夢中突然驚醒,月玫瞠目看著自己身處的奇異空間。
各式不同的紫色光線環繞在四周,幽靜、哀傷,上不見天、下不著地,眼前矗立了三扇門版,和一名渾身繞滿黑色煙霧、只露出一個下巴和唇角、分不清是男是女的怪異之人。
怪人開口:「歡迎妳,林月玫──時空的旅行者,我是妳的管理者,但妳不用問我是誰,也不用問妳為什麼會在這裡。妳來,純粹是因為妳有這種天賦,沒其他的原因。」
「請問……這裡是哪裡?」眼神對上怪人,月玫問。
「這裡,是世界與世界的交界處。現在,妳眼前有三扇門,妳只需要打開一扇門,然後,走進去。」平板的聲音,像是某種電子儀器。
「我不要,我要回家。」月玫直接拒絕。
「妳沒有退路,只有前行。如妳所見,眼前的門扇扇相同,但只有一扇門連接在妳的房門上;如果妳選擇了妳的房門,妳的天賦將自此消失。我給予妳一個提示,妳可以把手放在門上感覺,可是只要妳把門推開,就算只有一點,妳都不能後悔。」
「如果我選錯門呢?」月玫的心中除了擔心,便沒有其他。
「在另一個世界中有全新的旅程等著妳,若妳能在異界活過二十年,妳將有另一次選擇的機會。」
月玫沉思了一下,想到一件事情。「我媽媽……」
怪人不等月玫將話說完,便冷冰冰地打斷。「妳們母女擁有相同的天賦。十年前,她選擇了一扇錯誤的門;現在,二十年不到。」
「現在,選擇吧!除非妳想永遠受困此地……」話才說完,怪人變像煙一樣消失了……
「耶~我還有話沒問~我媽媽在哪個世界?」
寂靜的空間傳出沙沙的聲音,像是嘲笑、也像是哀嘆……
須臾,月玫見沒有反應,才正眼看著這三扇門。
「要選一扇嗎?那……我選這扇。」將手各放在門上感覺一會,月玫選了右邊的那扇門。『這扇門,有媽媽的溫柔,說不定能找到媽媽……』
月玫將門推開,踏了進去。

待續
回頂端 向下
玄冰幻焰
俠客


文章數 : 9
注冊日期 : 2009-06-09

發表主題: 回復: 超時空之戀(舊作重寫)   周一 6月 22, 2009 8:18 pm

第一章

幽靜的樹林中,一名約莫八、九歲的男孩獨自舞弄著一把刀,刀聲咻咻地畫破寂靜的空間。
男孩像是練完了一套刀法,一個漂亮的收尾加上一聲稚嫩的吆喝。「喝!」
男孩將那把紅柄的刀刃倏地指向一處空地,怪異的事情就發生了!
一扇門板平空出現在小男孩的眼前,男孩不見驚慌,瞇起眼睛打量著那扇突然出現的門板。
門板寂靜無聲地推開,男孩將手按在刀柄上作好出招的姿態,看到來人一走出來,便給不問青紅皂白直接一刀劈過去!來人敏捷一閃卻沒完全閃過,霎時左肩的布料便被鮮血染上艷紅的色彩。
「好痛!」月玫痛得大喊一聲,跌出門外。
而那扇平空出現的門,則在月玫跌出去之後,像煙一般消失在空氣中,不留痕跡。
「怎摩拿刀亂砍人啦!」月玫睜著一雙水靈的大雙眼瞪著肇事的男孩。
男孩像是沒預料到來人竟然是一位約莫十五、六歲的少女,也慌了手腳。「對不起,我以為門後面的人會要傷害我,所以我就先出手了。」內疚地看著月玫冒出鮮血的傷口,男孩拿出一條乾淨的手巾說:「我先幫妳包紮吧!」
月玫沒說什麼,只是露出受傷的肩膀,讓男孩包紮。
男孩熟練地將手巾纏繞、俐落的打結。退開一步,問:「大姐姐,妳為什麼會突然從一扇突然出現的門中跌出來呢?」
月玫靜思半晌,才開口:「說來相當離奇,你如果不信,可以把這當成一則笑話,或是一則奇異的逸事。」語畢,便向男孩敘述自己的奇遇。
男孩抱著膝蓋靜靜地聽完月眉的話,才說:「那大姐姐要在這裡待上二十年?」
月玫苦笑。「看來是的。」
男來的眼睛中像是出現了一陣煙火,名曰:「興奮」的光彩異常燦爛。
「那姐姐當我的朋友好不好?」男孩天真的聲音問道。
月玫愣了愣,隨即回答:「可以啊!可是你為什麼想要一個朋友呢?」話才出口月玫便想打自己的嘴。『這不是白問的嗎?一個小朋友的朋友會嫌少嗎?』但男孩的話令月玫梢感一陣錯愕。
「因為鄒老頭不准我和村裡的小朋友來往,但是我又好想要一個朋友,所以我想要一個朋友。」男孩語帶苦澀地說。
『竟然是為了這種理由,這也未免太……』月玫阻止自己往下想,以免有什麼多餘的失態。「嗯!可是大姐姐不知道這裡是哪裡耶?」
「這裡是苦境。」
『苦境?苦、集、滅、道之中的苦境。那我對這個世界也不熟,所以不論作什麼我需要一個嚮導吧……』
「大姐姐你在想什麼啊?怎麼都不說話?」男孩天真地問。
「沒什麼,對了!小弟弟你叫什麼名子?」月玫親切地問。
「我叫炎熇兵燹,叫我兵燹就好了,我今年九歲。」兵燹大方地送了一個天真地笑靨給月玫。
「兵燹?真是奇特名字呢!大姐姐叫林月玫,你直接叫我月玫就可以了。」親切地回以微笑。
「月玫?真是太好了,我有朋友了!月玫姐姐我帶你去看我剛剛說的那個鄒老頭,保證你一定會被嚇到喔。還有啊!妳以後和我一起住好了!」兵燹開心地拉著月玫的手,另一隻手指著自己住的地方。
「這……」月玫遲疑了一下,「好吧。」
「太好了!」
月玫微笑地看著兵燹喜悅的臉龐,心想:『要二十年才能回現實世界,或許我明天就能遇上媽媽也說不定,就算遇不上,我也有二十年的時間可以找尋,我相信媽媽就在這個世界!』

待續

~@~@~@~@~@~

第二章

兵燹領著月玫走到一處山洞的入口,茂密的枝枒遮蔽光線,山壁上爬滿了爬藤,連地面上都稀稀疏疏地長著青苔,走起路來還有點濕滑。山洞的入口透露出一絲絲詭譎的氣息,一種陳舊又詭異的氣息在空氣中蔓延。
「月玫姐姐,待會妳看到鄒老頭可千萬、千萬不要被嚇到了!」兵燹轉過頭、俏皮地眨了一下眼睛,好心地提醒月玫。
月玫泛出溫柔的微笑,「應該是不會,聊齋之類的故事我也沒少看。」月玫表示。但是,兵燹著實鬧頭痛,因為她有九成九的機率會被嚇到。剩下的一成……,就只有相信她的能耐……
兵燹不著痕跡地嘆了口氣。「那……就直接進來吧!」頹下的雙肩將兵燹的無力一表無疑。
兩人依序進了古洞,不過片刻的時間,兵燹以經帶著月玫來到一名身形怪異恐怖的老者面前。
月玫稍稍凝了神,悄悄打量著這名異態的老者。
兵燹開口:「鄒老頭,她姓林,名叫月玫,剛剛在樹林裡練刀的時候遇上的。月玫,這是養我的老頭,他叫鄒縱天,直接叫他鄒老頭就行了!」
「鄒前輩,請原諒晚輩林月玫唐突了……」月玫鞠個躬。因為月玫認為,就算身形怪異,自己這樣未先知會便冒然出現,實在是失禮失禮。而且……有可能以後天天面對面,打壞關係少說自己難過,連兵燹這名幼子也怕受連累。
「呵呵……」詭異的笑聲自鄒縱天的口中發出,回盪在整個山洞中,音量是不大,但卻令人毛骨悚然。「小姑娘,妳倒是挺膽大,見到我的面容沒嚇到?」鄒縱天問道。
月玫做了個揖。「晚輩也的確在心中嚇了一下,但真的一下子就寫在臉上實在冒犯。」甜甜一笑之後,說:「請原諒晚輩的不識抬舉,並請聽晚輩說來為何唐突打擾。」清脆嬌嫩的嗓音將自己的遭遇迅速地說了一遍。
鄒縱天不發一語地聽完。「呵……真是奇特的遭遇。」鄒縱天詭異的眼神在月玫身上瞟了瞟,看得月玫心底發毛。『她和那女人倒有幾分神似,難不成兵燹是移情?不可能,兵燹應當不記得她的容貌。』鄒縱天思緒轉一轉,眼神移到兵燹身上去。「兵燹、兵燹,你學學、學學,養你九年成天惡言相向,倒不像你撿回的這名姑娘有禮。」
「哧!」兵燹雙手抱胸,儼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樣。「鄒老頭!惡言相向也你教出來的。警告你!不要讓我發現你在虐待月玫,還有我希望月玫可以和我們住在一起。」
鄒縱天盯著月玫直笑,笑得令月玫心裡一陣發毛。
「呵呵……愛留就留吧……如果膽子夠大……」語畢,消失在陰暗地洞穴深處。

當天晚上,月玫獨自一人坐在山洞外,抬頭看著被枝枒半遮的月亮。
『不知道爸爸現在怎麼了?一定和擔心媽媽一樣擔心我吧……真希望可以盡快找到媽媽。今天一看好像兵燹與鄒前輩有誤會,這下真真準備作夾心餅乾。』月玫呼出一口長氣,如此想到。
這時她又想起了母親的話:『月亮,是既美麗又柔和,玫瑰不只漂亮,也有保護自己的刺。我希望你可以像月亮與玫瑰一樣,所以取名月玫。』
月玫想著想著,一陣悅耳的歌聲自月玫口中的飄蕩而出。
「飛啊……飛啊……看那……」

待續
回頂端 向下
玄冰幻焰
俠客


文章數 : 9
注冊日期 : 2009-06-09

發表主題: 回復: 超時空之戀(舊作重寫)   周一 6月 22, 2009 8:21 pm

第三章

「月~玫~~」
月玫正在專注地掃地,沒聽到兵燹遠遠的呼喊聲。和兵燹兩人同住已經三天,這三天中她著實懷疑,兵燹到底是如何熬過這九年的日子?鄒前輩看來年紀也不小,這種環境只會更快向閻羅王報到吧……
因為……這種環境光是不見天日就算了,濕濕滑滑也可以不追究,走路時小心腳下就是。但是……但是……知道和不知道的蟲子到處爬,這叫人怎麼安心睡?是說答應兵燹要待下來,加上兵燹笑起來實在天真可愛(天真可愛其實有很大的殺傷力……),而且自己真的沒啥地方好去……
『我真的好想捲舖蓋逃走……』才三天而已,月玫已經在心中吶喊了不下百遍。
「月~~玫~~~」這次兵燹換用更大的聲音呼喊,而且已經跑至跟前,月玫這才注意到。
「是兵燹啊!什麼事?」
「呼……呼……」喘著氣,稚嫩的臉頰上瞻著幾滴汗珠,紅撲撲的,手指指著一個方位。「鄒老頭要我帶妳去找他。」
月玫將手中的掃帚往旁邊一擱,說:「那就走吧~」語畢還牽起兵燹的手。
兵燹看著月玫牽著自己的手,紅撲撲的臉頰變的更像頻果。他呆立住不動,直到月玫開口問他怎麼了?兵燹才小聲地問:「這樣牽手……會不會讓妳懷孕呀?」
月玫聽了之後,噗哧地笑了一聲。「你當生小孩這麼容易?等等哪天有空在和你仔細說怎麼生小孩。」拉著兵燹便走起路來。
「現在就有空。」兵燹冒出了一句話。
月玫聽了之後,心中轉了轉,說:「嗯……因為你還小,所以要等以後的有空。」
兵燹聽了之後,大聲抗議:「我今年已經九歲了!」
「我今年十六歲。」月玫直截了盪地堵了一句,兵燹的氣勢立刻頹喪。
「所以我還要再等七年……」兵燹呱噥著。
月玫笑了笑,轉移話題。「我住進來的那天晚上唱了一首歌,你有沒有聽到?」
「妳轉移話題!」
「別管轉移話題,只管跟我說你有沒有聽到?」
「聽到了,很好聽呢!」
「那……想不想再聽一次?」月玫含笑地問。
「想!」兵燹興奮地直點頭。
月玫如星般美麗的雙眼閃了閃光芒,剛口唱:「飛啊……飛啊……看那紅色蜻蜓飛在藍色天空……」悅耳的歌聲又再度的迴響於天地之間。
緊緊交握的雙手,就算陽光陰暗也將兩人的情誼拉得好長好長,像是陽光下掠過天邊的那幾隻蜻蜓,自由自在、無拘無束地在一起。
兵燹相信,這樣的日子會持續二十年。雖然偶爾會對鄒老頭的態度厭煩,但是和著月玫在一起似乎也沒有什麼是不能被接受的。月玫也相信,就算真的找到母親、或是要回去原來的世界,她都會萬分捨不得,甚至會考慮留下來,伴著這名詭異的老者和這名在這個世界遇上的第一人。雖然次數非常少,但是月玫上街採買時總會詢問是否有媽媽的消息,可是結果總是令人失望……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平和安祥地滑過去,一直到十年後的某一天,一封鄒縱天所留的信,打亂一切的生活步調……

待續

~@~@~@~@~@~

第四章

春天和夏天不停地交接,轉眼間十個年頭便悄然消逝無蹤。歲月並沒有在兵燹他們隱居的山洞中留下多少痕跡,頂多是樹林的枝枒稍加茂密,看來再過段時間就連正午的陽光都會照不進來。
歲月沒在地方上留下太多痕跡,也沒在月玫的臉上有刻痕。一方面因為月玫有隨著兵燹一起練習武藝,另一方面因為某種難解的原因,月玫的面容一直駐留在十六歲時的容顏。雖然如此,兵燹卻不引以為意;鄒縱天也只當她是某些獨特的例子,武功連防身都說不上卻能駐顏的獨特例子。
月玫玫忘記她來到這個世界的初衷,但隨著時間的流逝,月玫對自己家人、朋友的印象,都已經模糊不清,只能在睡夢中有一絲認清的機會。月玫沒因此想太多,因為時間和距離本來就是淡薄感情的有效方法,雖然為了不再對親友們的殷切思念而沮喪,月玫也承認自己沒辦法找回原先在故鄉對眾人的情感,甚至……現在要她在兵燹和故鄉中作一個選擇,月玫也情願選擇兵燹。

這天清晨,月玫拉住正要去練刀的兵燹。「兵燹,你有沒有看到鄒前輩?」一雙水靈的眼睛盯著兵燹。就算兵燹現在已經俊美到一種連女性都毫無立場的極至,月玫也沒臉紅,因為對她來說,就算真的有哪麼一點不可言的情愫在心中滋長,兵燹還是十年前那個九歲的可愛男孩。
「妳找老妖怪做什麼?他昨天夜裡不知道偷偷摸摸地跑去哪裡,到現在還沒回來。」十年的時光過去,兵燹對鄒縱天的稱呼也從鄒老頭晉級到老妖怪。「不過我聽聲音,老妖怪似乎有留信下來,就不知道藏在哪裡,妳要找嗎?」
月玫點頭,兩人便在山洞的裡裡外外找了起來。半個時辰過後……
月玫和兵燹跑到鄒縱天放置土俑的洞穴中翻找,才沒多久,就聽到月玫的聲音。
「找到了!鄒前輩把信黏在這裡!」月玫指著一封漆成和山壁顏色相近的信封,動手把它撕下來,並把信交給兵燹。
兵燹接過信,問:「為什麼把信交給我?」
「前輩知道平常我嫌這裡太陰森而不愛來,他故意把信留在這裡量必是不想讓我知道信的內容吧……」月玫溫和地說。
兵燹斂了歛眸,將信抽出來,就著明滅的火光閱讀。
「兵燹徒兒:
我知道你對我的行蹤完全不感興趣,但是,我仍然要讓你知道,若我在明日午時三刻尚未回轉,表示我被擒。你去尋來獸眼,識破玄冰峰上困住我的陣術,你可以選擇讓我埋葬在玄冰峰中,如果你希望你的身世永遠埋藏……
師 鄒縱天 筆」
「如何?」月玫向兵燹問:「鄒前輩有交代什麼嗎?」
兵燹平空燃起一團火焰,將信燒毀。「哼!老妖怪就是老妖怪,被人關了還想拉我下水。沒關係,只要我們可以在一起,他要被關到地老天荒我都無所謂。」兵燹說。
「可是……」月玫看起來挺擔心的。「真的沒關係嗎?好歹你也是他帶大的……」
「我說無所謂就無所謂,我只想好好把握我們僅剩的十年,其他什麼拉拉雜雜的事情,等十年後再來討論吧!」兵燹甩甩頭,率先走出洞穴。
月玫看了眼地上的灰燼,也跟著兵燹的腳步走出去。
但是世事又豈是當下的心可以預知和決定的呢?這個世界的事兒呢!本來就沒個準的。

待續
回頂端 向下
玄冰幻焰
俠客


文章數 : 9
注冊日期 : 2009-06-09

發表主題: 回復: 超時空之戀(舊作重寫)   周一 6月 22, 2009 8:23 pm

第五章

一個平凡的小村落,今日出現一對男女的身影,狠狠地捉住了眾村名的目光。
身為男性的那位,約莫二十歲而已,瞳孔是稀有的藍色,眼裡全是自信的光芒,一頭鮮紅的髮絲,在俊秀出眾的容顏中帶著一股玩世不恭的氣態。
而女性則是名約莫十五、十六歲的姑娘,雙眼中嵌著一對水靈動人的大眼珠,五官端正典雅,配著一頭閃亮烏順的青絲,擒著一抹溫和柔軟的笑。
兩人並肩走在市集中,四周投來盡是羨慕的眼光和讚賞的耳語。
「簡直就像天先下凡嘛……」
「對呀……」村民們小聲地讚嘆著。
「兵燹,怎麼大家都直往我們這邊看?」月玫偏過頭問冷著一張臉的兵燹,緋紅早已偷偷爬上臉頰。月玫必竟生性較為害羞,太多人一直看的話,會紅臉蛋的。
「嘩……」一聲讚嘆在人群中響起。「臉紅了,好可愛……」
「別裡他們。」兵燹不願談這個,凌厲的眼神掃識過去,讓所有耳語的人都噤了聲、避開目光。
停在一攤首飾前,兵燹挑選一番才拿起一個手鐲。「這個手鐲妳喜歡嗎?」轉頭問了等在旁邊的月玫一句。
月玫接過手鐲,手鐲上細細地雕了一對龍與鳳凰,材質是一塊碧透的美玉。
「咦?」月玫疑惑。「這手鐲……怎麼好生面熟?」抬起頭,月玫問攤販:「大哥,這個手鐲您是打那兒來的?」
對面的老闆臉上閃過訝異和不悅,但隨即堆滿笑臉,畢竟兵燹突然出鞘的刀鋒也不是單單鬧著玩。
「姑娘您是懷疑我這是贓物呀?」攤販堆著笑臉解釋,一面告訴自己命重要、命重要。「這手鐲是前天李家小子問我方不方便讓這鐲子變現才來的,我還用一兩的碎銀和他換貨呢!您如果要問李家小子住在哪裡,您從這個方向轉出市集之後,就可以看到一個十字路。左轉之後有一條陰暗的巷子,巷子進去有個岔路,右轉到底的那戶就是。」攤販還幫忙比出方向。
兵燹見月玫手中緊緊握著這一環手鐲,開口說:「你這個手鐲,多少錢?」刀鋒仍然沒有入鞘。
「這……」攤販遲疑了一會,才說:「沒啥沒啥,算您二兩便行了!」一邊在心中祈禱著:『人客倌您千萬別拿刀抹我脖子,小的還有老母妻小要養活……』
兵燹丟出兩錠銀子之後,便拉著月玫向攤販說的方向走去。
那名攤販嚇得幾乎腳軟在地,幾翻掙扎之後才好不容易爬起來,拿出掛在身上裝鹽的小袋子,捏出一把鹽灑在街道上。嘴中不忘喃喃自語:「我和你們沒仇、沒仇……」
月玫被兵燹拉出市集,手腕疼得不知怎麼辦。
「兵燹!你做什麼一直拉著我的手?」月玫受不了疼,大叫。
兵燹聞言,這才放開手,月玫的手腕已經是一片通紅。「抱歉……弄疼妳的手。」兵燹輕輕揉了揉月玫手上紅腫的部分,一邊說:「我看妳似乎很想察這個手鐲的故事,所以一時心急就……」話沒說完,兵燹撇開頭,雙頰已然悄悄紅透。
「沒關係……」月玫看著兵燹,手中捏緊手鐲。「你記不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時,我向你說關於我的事情?」
兵燹點頭,說:「記得。」
月玫泛出一陣令人心感酸處的笑,捏著手鐲的手越發用力,說:「媽媽名叫饒鳳,這個手鐲的樣式、質材,和我媽媽的一模一樣……」忍住心中的悲傷,繼續說:「我和媽媽也有二十年未見面。如果……這只是一個巧合,我可能會、可能會崩潰吧……」雙肩止不住地顫抖。
兵燹見狀,小心翼翼地將月玫擁入懷中,安慰著哄:「別怕……我會在……」
待得月玫心神恢復,月玫說:「那……就走吧。」
兩人再次雙手交握,一如以往日子般地緊緊握著彼此的手。讓陽光把兩人的情誼,拉地好長好長……

待續


~@~@~@~@~@~


第六章

兵燹帶著月玫走進錯綜複雜的巷弄之間,巷弄間堆滿了雜物,令原本便不寬闊的小巷子更顯擁擠和雜亂不堪。牆壁斑白、路面泥濘,其中還不時有幾隻老鼠飛竄而去,甚至還有比人一個人拳頭大的肥老鼠悠哉悠哉地散步,沒絲毫怕人。
月玫直在心裡喊糟糕,媽媽怎麼會住在這種地方?這地方……住久了可是會生病的!
像是察覺了月玫心中的不安,兵燹拉起月玫的手快步疾行,不一會兒便已經到了攤販所說的那戶人家。
兵燹鬆開月玫的手,月玫凝了凝心神,在門板上敲了兩下。
「哪位?」門內傳出一陣虛弱、蒼老的問候。
月玫轉頭看了兵燹一眼,和兵燹堅定的眼神相交接,才放聲說:「我姓林,叫林月玫,為了一個手鐲的事情前來請教,希望您不吝一見。」
門內沉靜了幾秒,才傳出聲音說:「請進吧。」
月玫推開門,和兵燹踏入擁擠、狹小又昏暗的屋子內,明明時間已近正午,屋子內只有一扇小小的窗戶讓陽光進入,其中瀰漫著一股陳舊的霉味。
月玫搜尋了一下,才在床舖上看到一名臥病在床的老者。
月玫趨身向前,而兵燹則是立身不動,冷眼看著一切情況。
待到月玫在床前站好,臥床的老者開口:「姑娘,妳的手鐲是一只玉鐲子,是否?」
月玫將手鐲拿出,好讓老者瞧個清楚。「是,便是這個玉鐲,我想請問您是否知道這個玉鐲的來歷。」
老者嘆了一口氣,說:「這個玉鐲是小犬拿去換錢給我請大夫的,相信妳也看得出來,我家並不富裕……」
「那……請問您知道貴公子是從哪裡得到這個手鐲嗎?」
老者沉思一會,才說:「聽小犬說,這是在大街上那戶王家一房太太給他的,說是知道我無能請大夫才給小犬……」
老者的話都沒完全說完,屋外便傳來一陣叫嚷。
「父親!父親!有大消息!那個好心的王家太太……」一名年輕小夥子踏進屋內,看到屋內有兩名陌生人而消去聲音。
「王家太太怎麼了?」月玫轉過身子,逼緊了聲音問。
「你們是誰呀?」小夥子滿臉狐疑。「耶?這位姑娘怎麼和王家大太太有幾分神似?」
「你別管我們是誰,也別管我和誰神貌相似,只管跟我們說,王家太太怎麼了?」月玫握緊手鐲的掌心開始冒汗,一改平時溫和有禮的神態,失措地質問。
小夥子看見了月玫手中的手鐲,才明白過來。
「妳是追著這個手鐲才來的吧?王家一房的太太莫名其妙地失蹤了。聽王家那個婢女阿玉說,一房太太的房中昨夜不知道位什麼出現一陣紫色的光華,等到光華散去之後大太太就失蹤了。現在王府的人到處求神問卜,只希望趕快把大太太找回來。」
「請問你知道,王家大太太有什麼特徵?姓什麼?名什麼?」月玫問。
小夥子說:「大太太聽說本家姓饒,單名鳳。不過她無親無故,二十年前突然出現在王家大宅子中,指點當時要考秀才的王家少爺,後來便成親了……」小夥子四下張望了一下,才壓低聲音說:「因為王家老爺的祖父曾經救過一隻狐狸,加上大太太的面容二十年如一日,便有人傳說大太太她是狐仙,得道前夕來王家報恩。侍奉王家獨子二十年,離去之前還找了房美麗賢慧的小妾,幫她繼續侍奉王家少爺……」
月玫和兵燹互望了一眼,讓寂靜蔓延一會,月玫才說:「既然如此,那月玫便上街打探打探消息。抱歉打擾,我們告辭了。」

和兵燹走出了複雜陰暗的巷弄,月玫到街上向幾位行人詢問王家三太太的事情,得到的消息大約就和剛才小夥子說得相差不遠。
媽媽的手鐲,月玫小心翼翼包好藏在懷中,連戴都捨不得。

待續
回頂端 向下
玄冰幻焰
俠客


文章數 : 9
注冊日期 : 2009-06-09

發表主題: 回復: 超時空之戀(舊作重寫)   周一 6月 22, 2009 8:24 pm

第七章

自從得到月玫媽媽的手鐲之後,轉眼間便是十年光陰倏忽而過。兵燹和月玫到處遊玩,足跡踏遍整個神州大陸。兵燹的刀法,更已經是以飛速般地進步到幾乎無人可敵之境界;可是,畢竟兩人相貌過於出眾,不論行至何處總會受到人們的指指點點和竊竊私語。兵燹忍了又忍之後,選擇帶上趨縱天所遺留的血痕面具,。至於月玫,則依舊是一副十五、六的姑娘樣子,光陰的殘酷絲毫在她身上發不了威,頂多是人情洗鍊之後,那雙水靈的雙眼更顯溫潤、更顯成熟。
而兩人在二十年朝夕相處之間,兵燹無法把月玫再當成當年那個從門裡跌出來的大姐姐,月玫同樣也無法把兵燹當成那名有著天真笑靨、努力練習刀法的男孩。用光陰轉換成的情感,兩人之間其實早比情侶更加親密,只是兩人都各自明瞭在心中,無須言語……
在無數個星夜下,兩人肩並肩坐在一起時,也私下約定,未來不論多麼遙遠,未來不論是否同處,也不會把對方給忘了。
隨著二十年的期限越發靠近,兵燹和月玫越加珍惜眼前的時光,因為未來是否能在重聚,都是一個無可預知的未來……

一天夜裡,兩人休憩在一處樹林。溝火明滅不定,月玫早已沉睡進入夢鄉,兵燹則是在一旁,睡得極淺。火光照耀之下,四處的枝枒受微風輕拂而沙沙做響;今夜的星光閃爍斑斕,不甚明亮,但卻有著一種哀傷的美麗。
一道微弱的紫光慢慢自月玫的眉心蔓延,迅速籠罩月玫周身,隨之越發強烈耀眼。兵燹被耀目的光芒驚醒,驚慌地伸手欲將身處紫光之中的月玫拉出來,卻好似自己被點了穴一般,無法動彈。
「月玫!醒醒!」兵燹大聲叫喊,無奈紫光好像能隔絕一切聲音般,兵燹的呼喚傳不到身陷紫光之中的月玫身上。
須臾之後,紫光慢慢散去,原地自是已經不見月玫熟睡身影。
兵燹重重地往地上搥一拳,徒留自責又傷心的情感,在繁星點點的夜晚中孤單閃爍……

一如二十年前,月玫在睡夢中突然驚醒,這次卻是傷心又無奈地看著自己身處的紫色奇幻空間。
同二十年前一般,或者說,時間對這裡不具有任何意義。各式不同的紫色光線在四周不斷閃爍、變換,原來當初來到這裡所感覺到的幽靜和哀傷,是每一位時空旅行者在面對不得不的分別時,所遺留在這裡的些微感受。
依舊是上不見天、下不著地,依舊是眼前矗立三扇門版,依舊是那名渾身繞滿黑色煙霧、只露出一個下巴和唇角、分不清是男是女的管理者;不同的在於,管理者的身形,似乎多了點當初所沒有的悲憫。
管理者開口,說:「二十年光陰一去無痕,林月玫──時空的旅行者。現在,選擇一扇門吧……並希望妳在選擇之後沒有遺憾,一如妳的母親。」
月玫聽著管理者話,並感覺出管理者話語中所含藏的同情。「你的聲音,變了……」
管理者勾起一抹耐人尋味的微笑。「對於每一個自到訪時空離開的旅行者,我沒辦法用冰冷面對。」繼續說:「如妳所見,眼前的門沒任何分別,但有一扇門連接在妳的房門上,一扇門通往苦境的千餘年後;這次,如果妳選擇了苦境的通路,妳的天賦將自此消失。我依舊給予妳一個提示,妳可以把手放在門上感覺……」
月沒看了看門,轉頭問管理者:「我能同時推開兩扇門嗎?」
管理者靜默,之後回答:「從未有過旅行者同時推開兩扇門,或許,妳能成為開創的首例;但是,我不能保證後果。」
月玫輕輕地點頭,表示自己已經聽到管理者的話。
「現在選擇吧……」管理者開口。
月玫直接走向前,將手放在每個門上感覺了一會,選擇了中間和左邊的門。
月玫將雙手分別放上兩扇門,數道:「一、二、三!」三的音一落下,月玫便同時推開兩扇門。
強烈的吸力自中間的門傳出,月玫一個站不穩,被吸到了中間的門中。
「原來……呵……祝福妳了……林月玫……」只剩下管理著的一句耳語,飄散在紫色空間之中。

待續

~@~@~@~@~@~


第八章

月玫一個踉蹌跌進自己的房間,發出一陣吵雜且巨大的的撞擊聲。「吭!噹!」
月玫先是跌到床上,再來是煞不住身體,直接往書桌撞去──幸虧及時用手抵住,不然頭上會立刻多出一個腫包,回家也不過未滿一天的時限,這樣也不怎麼好看。
是的,只有未滿一天的回家期限。二十小時過後,月玫必須再次前往苦境,雖然如此,月玫依舊珍惜。
月玫的父母被劇烈的撞擊聲吸引過來,才發現失蹤二十年的親愛女兒終於回家了!單純秀麗的容貌全然無變,若不是眼中的成熟洩漏了底,月玫的父母會以為月玫不過剛睡醒卻跌了一跤……
月玫的父親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張著一張嘴,發不出聲音。但是月玫的母親卻完全不同,她趨身向前,拉起女兒,溫柔攬著她。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母親抱著月玫,一邊溫柔的拍著她的背。
月玫紅了眼框,微低著頭,細如蚊蚋的聲音問:「弟弟呢?」
月玫還記得,當初她離開的時候弟弟才十二歲,算一算也應該出社會工作了吧!
月玫的父親總算找回了自己的聲音。「他在竹科工作呢!岳穎如果知道妳回來的話一定很高興。」說著,擁抱著十年前和剛剛回家的妻女。
月玫忍住的淚,卻在此時重重地墮了下來,在白淨的臉蛋上劃出一道美麗、優雅的弧線。
「對不起……」月玫掙脫父母的懷抱,哀身的道歉。「可是……我只能待二十小時……」
「為什麼?」月玫的父親質問,他不懂,闊別二十年整,為什麼就只能有二十小時的相聚?
「因為……」月玫看看盛怒卻不解的父親,又看看體諒卻不能諒解的母親,才說:「我……同時推開兩扇門……我……」將臉埋進掌中,忍了認才說:「我不想和他分開……不想和兵燹分開……嗚……」低低的啜泣聲,斷斷續續的傳出,一如脆弱的緣份線,好似相連,卻又不相連……
父母親相視一眼,才雙雙嘆了一口幽長的氣。
「結果,妳還是沒辦法開脫自己……」月梅的母親說。「我進行時空旅行的時候已經二十九歲,而且知道爸爸、妳和岳穎都在家中等我,如果可以我一定要回來……」語氣稍稍一頓,才繼續說:「而且……我知道爸爸絕對不會不等我。」說完,和月玫的父親相視而甜蜜一笑。夫妻兩人的手交握地更緊,像是怕突然紫光降臨,分開好不容易重聚的彼此。
「月玫,妳能分享妳的故事給爸爸,一如妳媽媽分享給我嗎?」月玫的父親總算平息怒氣,平和地問。
月玫目光含淚,將自己和兵燹二十年來的點滴娓娓道來。沒注意到以往愛黏自己的弟弟不知何時已經回到家,人就躲在房門後面,口袋中的錄音筆正在錄音。
終於道盡二十年的點滴,岳穎才踏進房中,向著姐姐微笑,說:「老姐,不介意我把這個故事寫成小說吧?」隨著從口袋中抽出一枝錄音筆,俏皮地眨眨眼精。
月玫愣了幾秒,只一個大大地點頭,表示自己已經同意。

不論快樂的時光是長是短,只要用心享受,日後回想,都像永恆……

多年之後,一名小六的女學生走進充滿書香的書店。她隨意地逛著,順便想著有哪些書可以當成自己的課外讀物?逛著逛著,不經意逛到書店最不起眼的角落。她隨意掃視一番,拿起一本被灰塵矇住的書,她用袖子糊了糊書上的灰塵,灰塵在她潔白的袖子上凝成一團污漬。她將標題小聲地讀出來:「愛在苦境」,並隨即疑惑。『苦境?霹靂的苦境?』將書頁翻了又翻,吐吐舌頭,壓低聲音說:「要命了……寫兵燹和自創角的故事還這樣大喇喇出成書,這個月影是不怕被告喲?」她翻到最後一頁看出版日期,又皺起眉頭。「這是五年前出版的……五年前兵燹壓根兒沒出場。」啪地一聲闔起書,露出壞壞的笑容。「看在喜歡兵燹的份上買這本吧!」
等到女孩推開店門,走進充滿陽光的午後,又升起一個念頭。
『乾脆,第一部要寫的小說就用這部當範本吧~我真是聰明~』
眼角透著笑,唇彎成美麗的弧形……
女孩轉過街角,消失在繁忙的大街上。

待續
回頂端 向下
玄冰幻焰
俠客


文章數 : 9
注冊日期 : 2009-06-09

發表主題: 回復: 超時空之戀(舊作重寫)   周一 6月 22, 2009 8:28 pm

就這樣子~全部貼完了
至於原始版本焰就不貼在這裡了
如果有願意忍受幼稚的錯字(因為焰從六年前敲完就沒去修錯字了)之道友
請移駕至焰的天空
http://blog.yam.com/dreamfire/article/21659042
謝謝賞文 Smile

終章

兵燹與天忌決戰之後,負傷的兵燹獨自一人奔回一片蒼茫的大雪原,孓然一人做在母親寒月蟬的墓前。鮮血自傷口股股流出,不是不能救,而是自己倦了……
「妳沒聽到的話……或許有機會聽了……」
隨著鮮血不斷流失,兵燹慢慢地被拖入黑暗的世界中。
而一扇門,憑空出現在兵燹身邊。

一陣黑暗過後,兵燹睜開眼睛。他環視著山洞中的一切,溫暖的火堆嗶啵做響,自己躺在撲地舒適的乾草堆上。一名熟悉的身影正在搗弄治傷的草藥,自己的傷口已經被包紮完善。
「寒月蟬?」兵燹呼喚。
那名熟悉的女子回過頭來,眼中有些受傷。
「我不叫這個名字……」她走進兵燹身邊,看著兵燹的臉色由驚訝轉為喜悅,說:「千年不見,兵燹你卻自動幫我改名字了……」語畢,笑著撫摸兵燹火紅的頭髮。
兵燹猛然抱住女子。「千年!月玫妳一離開就是千年!妳知不知道我思念妳思念的好苦。」
月玫雙手回抱兵燹,一如千百年前的親密。「我的時間只過了十個時辰,就已經思念你到幾乎發瘋,何況你思念千年……」月玫把額頭貼在兵燹的額頭上,久了才冒出一句話:「那個……寒月蟬是誰?」
兵燹把月玫抱地更緊。「或許,她在黃泉之下已經知道自己要做奶奶了。」無視月玫的驚愕,兵燹直接吻住月玫的唇瓣。
不知過了多久,兵燹才放開滿臉通紅的月玫。兵燹揚起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月玫……妳當初說要告訴我怎麼生小孩……但妳後來都沒說……」他覆在月玫的耳邊輕聲說道:「可是現在……我知道怎麼生小孩了。」
「耶……」月玫遲疑地說:「可是你的傷……嗚!」兵燹再次吻住月玫的唇,將她的聲音封殺。
「傷口就別去管它了……」兵燹邊說,邊把月玫壓倒在乾草堆上。

~~~

十餘年後……
滅境雙擘之一的鳳凰鳴和御天荒神六銖衣同挑太學主,秦假仙組成中原四奇一抗死神四關。就在秦假仙危急之時,一道火焰刀氣、一道白色的身影硬生生隔開戰局,將人救走。
刀者奔至安全之所,秦假仙才看清他的容貌,嚇出一身冷汗。
「炎……炎……炎熇兵燹!」瞪大原本就很大的眼睛,一臉吃驚、說話結吧。「你……你沒……死?」
白衣刀者自戀地用手撐住下巴,俊逸的臉龐勾出玩世不恭的笑容。
「難怪母親不希望我穿白色在武林道上行走,是說……」語氣停頓時,那對寶藍色的瞳孔盯著秦假仙直瞧。
「原來我父親的名字還有人記得,真難得……」

全文完


~@~@~@~@~@~


後記

重新打這一篇小說,整體來說進度還蠻快的。當然,焰有給自己壓力,說是畢業典禮之前一定要打完;承上的原因,所以焰只要定在電腦前第一件事就是把檔案叫出來一陣敲敲打打;還有就是字數真的不多,一篇約一千字左右;再承上的部分原因,由於焰現在早晚各用一次電腦,所以一天通常可以有一至兩篇的進度;總結以上原因,焰花了一個多禮拜將這篇文章打完,總字數是原始版本的二倍多。
雖然焰在寫作文時非常喜歡用夜晚的場景,但現在真的是夜晚,十點多左右。坐下來之前覺得有好多想說,但手開始動之後又覺得什麼都不用多提;或許,真的,焰就是那麼奇怪又矛盾的一個人。但是焰覺得很舒坦,因為不論有多少人來點進來看這篇仍舊是闕漏太多的重寫版,或者不論有多少人看完之後願意留下心得,焰都算是已經完成自己對自己的期許,在畢業之前將這小說修完,已當作是中學六年的一個ENDING。
在高三上學期時焰便覺得焰應該要重寫這篇小說,有多次的午休因為這個念頭固執地在腦海中盤旋而失眠;但是,學校開始放假之後焰還是先過了一個禮拜的渾渾噩噩,才叫出之前從霹靂網上找出來的舊檔案開始敲小說。(焰當時沒留檔案,真是萬幸霹靂網能找到以前的文章。)而且,開章部分要怎麼修?結尾部分要怎麼改?都是真的開始打之前幾天才在腦海中閃現而出,或許,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但是焰不想去論述。
接下來,不論大學的生活快樂與否,不論未來的同學是否好相處,這些焰都不想去理會。焰現在只想,好好把握真的屬於小孩的最後這幾個月;因為上了大學之後,不能在繁事靠父母,要學著自己獨立、自己處理事情。可能,有一天我會覺得像現在的日子很厭,但至少現在自己知道,不後悔過這樣的日子。如此,就足夠了。
送上一篇小說,當作是給自己的青春一個完美的ENDING~

焰 書於 20090609(二) PM10:22
回頂端 向下
 
超時空之戀(舊作重寫)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炎熇兵燹後援會 :: 水火金雷風,氣走任八方,流轉十二督,祅政破神荒。(布袋戲專區) :: 左手的謬思-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