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熇兵燹後援會
歡迎光臨兵燹後援會!
無論你是新朋友或舊朋友,希望與大家多多交流分享喔~


歡迎所有喜愛兵燹的朋友們來此談天說地話八卦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日曆日曆  相冊相冊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分享 | 
 

 冰糖之戀(謎樣的標語)

向下 
發表人內容
小小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203
注冊日期 : 2009-06-08
年齡 : 39
來自 : Taiwan

發表主題: 冰糖之戀(謎樣的標語)   周二 6月 23, 2009 11:58 pm

※之一~緣

月光灑在窗欞上,小棠倚靠在窗邊,在靜夜中人影顯的格外明亮,她手撫著圓滾的肚子,再三個月,這肚子的小娃兒就要蹦出來了,小棠的心裡是既喜又憂,喜的是這小娃兒可是她與兵燹的結晶,憂的卻是小娃兒是否能順利成長。

在這憂靜的希望宮城內,小棠至今還是無法相信自己怎會身處在這裏,這是怎樣的一段因緣,彷彿置身於夢幻之中,那麼不真實的,卻又幸福而心滿意足的,她回首望著熟睡的兵燹,唉~~多麼美麗臉龐,那美麗似乎不屬於人間般,而如今卻屬她一個人,這是多麼的幸運。

小棠自從被鄒老追殺後,醒來卻已在不知名的小村,那是個彷彿不在塵世般的小村,老者臉上總是慈祥的笑容,一點一滴細心的照顧著小棠,不知過了多少春秋,不知過了多少寒暑,這裡的村民就像神仙般,大家互助合作,不分你我,讓原本激動的小棠,漸漸的忘了仇恨,忘了自己是生是死,在這裡時間就向停止般,原本照顧小棠的老者,讓小棠一個人擁有一間小屋,獨自離去,在小棠身體之傷已痊癒之時,連心痛也不再復發,小棠甚至不知如何答謝這位老者,或許這個小村有奇蹟吧!

日復一日,歡樂的時候歌唱,想念起雅瑟風流的時候,村民們總是好心的來安慰,這個村子就像是世外桃源般,生活是如此的平靜,小棠甚至有時更忘了自己是誰,也忘了過去,或許也忘了雅瑟風流與紫嫣夫人吧!只是常常那失落的記憶,總是不時跳針般讓小棠失神,向分散的拼圖般,斷斷續續…。

那天,如果不是那隻野兔,引起了小棠的興趣,愈追愈離村子遠去,原本綠意盎然的村落外邊,忽飄進一絲風雪,愈遠綠色的植物被雪覆蓋更多,小棠起了冷氈,這裡是哪裡?帶著滿腹疑惑,往那界外走去,進入了整個雪白的世界,小棠環望四周,有點熟悉卻又十分的陌生,忽然地上有一點一點的血跡,這裡發生過什麼事?她沿著那愈來愈擴大的血跡走去,經過了一條細小卻被血染紅的的水流,忽見有人影倒在前方,小棠急忙向前跑去,一個人滿身血紅奄奄一息人似昏迷,然而那身衣物,小棠心裡一驚,難道是他?那個白玉面具的所有人?往前扶起了此人,撩撥那火紅的秀髮,果真是兵燹,這俊美的臉龐,卻是小棠從未見過,天啊!這就是真實的兵燹?那美的令人生嫉,忽然一陣輕吟…,還有氣息?該救?或是不救?唉~小棠嘆了口氣,沒多做遲疑,便扶起了兵燹,將他帶回了村莊…

~~~分隔線~~~

笑~,本來是有原本的標題啦!不過忽然覺得這樣的標題也很有趣
所以在論壇臨時起意改了標題
顧名思義就是兵燹跟小棠的愛情故事

希望大家會喜歡


小小 在 周三 6月 24, 2009 12:14 a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向下
小小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203
注冊日期 : 2009-06-08
年齡 : 39
來自 : Taiwan

發表主題: 之二~醫傷   周三 6月 24, 2009 12:14 am

※醫傷

回到了村莊小屋,小棠發現兵燹的傷勢比想像中的嚴重,身上滲流不止的血液,一點點的染紅了床褥,不懂醫術的她,也只有急忙向村民討救。村民將村中井水擦拭兵燹的身體,奇蹟似的,傷口竟然不再流血,然而兵燹依舊微弱的氣息和昏迷的意識,連村民們也束手無撤,只能告訴小棠到村中最大的建築物找尋救兵。

雖然在這個村莊已居住數年的小棠,村落的一切事物對他來說仍是一團迷霧,在嶇延的小路中依村民的指示找到了一所宏偉的建築物,其裝飾金碧輝煌令小棠也感到驚訝,到底這是怎樣的村莊啊?帶著滿腹的疑惑敲門而入,迎面而來的是幾位長的很美麗的卑女帶領而入,進入了屋中,其寬廣的大廳中站著一位背對小棠的老者,背影看來十分的威嚴,透露著尊貴的氣息。

「老伯,不好意思打擾了,我在村外帶回了一位傷者,他的傷勢十分的嚴重,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村民叫我來找老伯,現在能救他的只有老伯了,能請老伯幫幫忙嗎?」小棠著急的想請老者幫忙,心中掛念的卻是兵燹的傷勢。

「嗯?~村外的人怎會進入這裏?」老者依然背對小棠,聲音低沈,卻十分的有權威。

「對不起,是我一時好奇,離開的村莊,卻無意中遇到了這位傷者,上天有好生之德,請您幫幫忙忙,若有不適,請您怪罪於我。」

此時老伯轉過身來,竟然是當初醫治小棠的那位老者,小棠不禁大吃一驚。

「老伯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裡,我找了你好久?一直想對你表示我內心的感謝」小棠終於面對老者,看著找尋好久的老者,他內心忍不住激動起來。

「哈哈哈~~」老者忽然大笑了起來,聲音中依然威嚴。

「這裏本不屬於仙、地、人界,你能來此為我所救,即代表你與這裡的緣分,能來此地,也算你特別,不足言謝。」老者話中有意,點名了這個村莊的特殊。

「即使如此,小棠還是很感謝老伯,你是我的再生父母,若不是你,我早已沒命。」

「老伯,無論如何我都願意報答老伯,只是能否請你救救兵燹。」

「兵燹?你認識這個人?」

「恩…,算是舊識,不過並不是朋友,只是過去小棠在希望宮城時,紫嫣夫人似乎對他很重視」

「你是從希望宮城來的?你認識紫嫣?兵燹又跟他有什麼關係?」老者聽到了紫嫣夫人似乎引起了興趣。

「紫煙夫人曾經收留我跟我的兄長雅瑟風流在希望宮程居住,對夫人我們十分的感激,至於兵燹,我不知道他跟夫人有什麼關係,只是感覺夫人對他十分的重視。雖然我跟兵燹算是敵人,因為他威脅過夫人。」小棠老實的將過往告訴老者。

「既然他跟你有仇,你又為何要救他?」

「恩…我想都已經是過去式了,其實現在能活下來,過去有什麼仇恨對我來說,彷彿就像是一場夢般。所以老伯,既然你救了我,也請你救救他吧!再不救他,他真的就要死了。」小棠心中仍舊掛念著兵燹。

老者嚴肅的神情漸趨緩和,小棠此時也猜不出老者的想法,四周十分寧靜。

「好吧!既然能來此,或許他與此亦有緣,我也想知道他跟紫嫣有什麼關係。」老者的話語中透露著他與紫嫣夫人的關係匪淺,小棠雖然滿腹疑惑,然而拯救兵燹事不宜遲,她只有將疑惑藏在心裡,並與老者一同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小屋。

to be continue


小小 在 周三 6月 24, 2009 12:30 a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向下
小小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203
注冊日期 : 2009-06-08
年齡 : 39
來自 : Taiwan

發表主題: 之三~化血   周三 6月 24, 2009 12:20 am

※化血

一路上老者並未說話,小棠也並未多問,回到了小棠的屋裡,兵燹持續的昏迷中,老者看了兵燹一眼,忽然眼神一閃「是他!原來…唉~真是孽緣」輕嘆了一聲後,便請村民將蓋在身上的被子掀開。

「釋尊先生,我們已經用井水擦拭過他的身體了,總算是把他的血給止住了」村民在一旁解釋著以用井水將身上的血漬清洗止血過,原來老者被尊稱為釋尊先生。

老者邊聽村民的講解,邊仔細端視著兵燹的身體與身上的傷口,並為兵燹把脈,過了片刻,他將兵燹的右手放下,便舉起渾厚的雙手,在兵燹的身上輕輕的運氣,此時只見老者的手散發出金色的光芒和氣體,整個透射在兵燹的體內,而兵燹的身體也漸漸從蒼白變成粉紅色,原本已止血的那道劍痕,又開始絲絲的滲血。

當整個掌氣運行到胸膛時,老者忽然皺起眉頭,使用更大的力氣而汗流滿面,而兵燹也開始有反應,似乎是非常痛苦般的開始呻吟,身體也由紅轉紫,整身散發著黑色的氣體,當老者的手掌整個碰到兵燹的身體時,他大聲一喝,掌氣震的兵燹微微震動,同時兵燹也將哽在喉嚨的黑血噴吐出,將整床鋪、老者沾的都是黑血。老者才漸漸放鬆神情,將雙手的掌氣慢慢的收回。

村民趕緊向前擦拭老者身上的汗和被噴到的黑血,而兵燹紫色的體色,也慢慢轉淡又回到了蒼白,而血液也不再滲流,卻仍舊並沒有清醒的樣子。老者也十分的倦怠,就像是用盡了身上所有的力氣。

此時老者緩緩的轉身,讓村民們攙扶坐到一旁的椅子「唉!他身上受的劍傷,不是一般普通的武器所傷,這把劍一定舉世無雙的神劍,才能有這樣強大的殺傷力,除了他身體表面上傷口讓他無法止血之外,此劍的劍氣整個透到他體內的內臟,將他的五臟六腑砍的是傷痕累累,若他此時是清醒的,他一定會痛苦而亡,然而他的身體卻有另一道真氣,阻礙了這股劍氣,兩氣相沖,便讓血液打旋,而成了阻礙不前的黑血。還好他是在雪地中,因此寒冷的冰雪將他的身體冰凍住,也將他身上的血液凝固,沒有流竄,又因為他凍昏了,所以不致感覺到苦痛,這小子算他命大,如果沒有他身上這股強大的真氣,讓劍氣沒有衝破心腦,才能讓他活到現在,他早就去見閻羅王了,嘖!老天竟沒要他的命,真是便宜了他。」

村民與小棠聽的是目瞪口呆,這是怎樣的一場武鬥?是怎樣的神器,而有這樣非致人於死命的結果?

「這小子也算是武學奇才,本身的意志力也夠,才能產生這樣強大的真氣,我將他的真氣打順並將他的五臟六腑調息後,並通順他的血脈,他的廢血堵在身體裡,血液無法流通,跟死人是一樣的,體內的黑血吐出後,也將他體內的劍氣吐出,他的血液才能再生,氣息才能歸位。雖然他的傷已讓我灌入真氣調理,然而內臟的傷卻不是一時二刻可以馬上就好的,劍氣既出,傷口不至於增加,然而原本體內的劍傷,需要幾帖藥好好的調理,由於他受的劍不是一般的劍,所以劍道之處傷口既深又大,擴及神經,調理的過程他會非常的痛苦,這是因為他的知覺慢慢的恢復,就看他能不能忍的過去,撐不過去,他依然是死路一條。」言畢,老者請村民拿出紙筆寫了幾帖藥方,並從身上拿出幾顆藥丸,交給了小棠。

「這幾帖藥可以調理他內臟,而這幾顆藥能回復他體內的氣息,喝下藥後,藥到之處會讓他奇痛無比,能不能忍受,就看他的造化了。」老者又輕嘆口氣,看著小棠。

「小娃兒,今天我會救他,是因為你來求救於我,他能遇到你,算他好命,否則村子如果不是我允許是不收外來之客,你好好照顧他吧,如果他有幸醒了,待他身體恢復後,帶他來見我…。」

「老伯,感謝你,我也想要好好的表示我內心對你的感謝,不只是為了他…」小棠對老者有無上的感激,也對老者神奇的醫術感到非常的崇敬。

「不用太客氣,一切等他醒了再說,還有娃兒,我看的出你對他很有興趣,不過我勸你保持清醒,不然~或許我們會成為敵人。」老者話中有意,令小棠十分的吃驚。

「老伯,這是什麼意思?我對他並沒有意思,而且我並不想與你成為敵人…」小棠急於辯解,然而老者並未等她說完便打斷她的話「有什麼疑問,等他醒了再說,就這樣吧!」便帶著村民離去了。

只留下滿腹疑問的小棠,她回頭望著熟睡的兵燹,憋著氣「我會對你有什麼興趣?別開玩笑了,你還欠我一頓打,要不是看你可憐,我才懶的理你呢!你最好快點醒
來,然後滾出這裡,別說我跟老伯是敵人了,要是你惹怒了老伯,我冀小棠一定為你是問,哼…」雖是生氣,看著躺著的兵燹,小棠也只能無奈的嘆口氣「兵燹,你
可得給我努力撐過啊,不要白白浪費我這樣救你。」

To be continue
回頂端 向下
小小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203
注冊日期 : 2009-06-08
年齡 : 39
來自 : Taiwan

發表主題: 之四~沉睡   周三 6月 24, 2009 12:23 am

※沉睡

傍晚,夕陽西下將整個室內染紅,映照在兵燹的臉龐,彷彿整個人沉浸在火裡般,十分的豔麗,兵燹仍睡著,雖尚未清醒但呼吸似乎已變的平穩,小棠手裡端著煎熬許久的草藥,將躺了的兵燹扶了起來,倚在小棠的懷裡,試圖的喚醒沉睡的兵燹。

「兵燹,醒一醒~」她輕輕的搖晃了兵燹,兵燹卻無所動,小棠只得一匙一匙的將草藥餵進兵燹口裡,然而尚未清醒的兵燹卻無法吞下草藥,只見藥汁一滴滴從口裡流出,小棠無奈的看著兵燹,心想:兵燹,你乖乖的把吞進去吧!這草藥可是救你命的啊!看了兵燹一眼,唉~她忍不住嘆了口氣,這樣下去不行,於是她放下兵燹,將草藥含了一口在自己的口裡,這一含差一點想將口裡的要吐了出來,才發現草藥十分的苦口,但看到床上的兵燹,她只好忍住親自的口裡的草藥送往兵燹的嘴裡,這是唯一能讓兵燹喝到草藥的方法。

藥汁開始在兵燹的體內流竄,碰觸到體內的傷痕,卻讓兵燹感到萬分痛楚,也痛醒了兵燹,他推開了小棠,忍不住在床上翻滾。

小棠趕緊起身用力壓住兵燹,深怕他傷了自己「兵燹,你聽好這帖藥雖苦,但無論如何你都要給我吞下去,否則浪費了我辛苦為你奔波,看我殺不殺了你」,卻見兵燹想甩開這蝕骨的痛般,無法安靜的躺下來。

原來這草藥除了會瘉合傷口之外,也會消磨留在體內的劍氣,當兩者相觸,便會讓人感到痛苦不已,不得已小棠只好將兵燹的頭抱在懷裡,讓兵燹不至於打到自己,等到兵燹的痛楚已麻痺,而體內的藥也消退之時,他才漸漸的安靜下來,又進入了深沉的睡眠。

接下來的兩三天,這樣的情形每天總是要重複個幾次,每當兵燹喝藥時,總是伴隨著劇大的痛楚,傷口慢慢的復元,兵燹也開始漸漸有了意識,雖然還不是很清醒,但已能自行將草藥吞入,痛苦常常是很堅忍的壓抑下來,然而痛徹心斐時,兵燹仍會將藥吐出,忍不住的在床上嘶喊,小棠雖然於心不忍,有時很希望痛苦的是自己。

在折騰了許久後,兵燹總算安靜的沉睡了,小棠也終於可以鬆一口氣。唉,為什麼要這樣的照顧兵燹呢?明明就是對他很生氣。她望著那張美麗的臉,心中的感受五味雜陳,回想當初進入封靈島與兵燹聯手組隊,就對這位神秘的面具客有特別的印象,後來到了希望宮城,雖然他對紫嫣夫人非常不禮貌,令她十分的生氣,紫嫣夫人卻十分注意他的行跡,像是有什麼隱情般,總覺得兵燹背後的身世藏著不可告知的謎,原來面具下的兵燹,竟美的讓人視線無法離開,所有的問題卻都無法解釋他躺在這裡的事實,為何兵燹現在會在她的眼前,安靜的睡著?又為何要救兵燹呢?明明就是氣他氣個半死,可是看到他倒在雪地時,卻又覺得不能見死不救,救了他又如何?恩~說不定是等他好了,在跟他比試比試,看誰的武功強,小棠為了釐清自己奇怪的行徑與感覺,給了自己一個牽強的理由,雖然兵燹不知不覺中一點一滴的進駐了她內心的思緒。

「唔..恩…容衣,不要走…容衣…」喃喃夢囈中,兵燹總喚起了這個名字。

小棠的思緒拉回了現實,容衣…容衣?這不是千飛島上醉輕侯的女伺嗎?她又跟兵燹扯上什麼關係?是他的女人嗎?好幾次聽兵燹在夢中輕喚這個名字,卻令小棠不自覺的心悶,甚至有總想哭的衝動,或許還有些嫉妒的感覺。

「兵燹,你如果覺得她好,你叫她來救你好了…」不經思索輕忽的語言,令小棠自己也嚇了一跳,怎麼回事?我到底怎麼了?…唉~她甩甩頭,就像要甩開這莫名的感受,離門而去。

…to be continue
回頂端 向下
小小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203
注冊日期 : 2009-06-08
年齡 : 39
來自 : Taiwan

發表主題: 之五~爭論   周一 8月 03, 2009 10:54 am

※爭論

冀小棠眼前正在煎熬草藥發呆,腦裡有許多雜亂的思緒,為什麼自己會待在這個世上,又為什麼會跟兵燹重逢,身旁的一切總是如此的不可思議,自己應該是對兵燹該有深深的恨意,只是事過境遷,再多的仇恨對於一個躺在床上的傷者,又能如何?兵燹的確是個很美麗的男人,如果不是那個惡劣的個性,是女人都會被他迷倒的,更何況 … ,忽然傳來一陣呻吟聲,打斷了胡思亂想中的小棠,她急忙趕到房裡。


似醒未醒的兵燹朦朧中望了小棠一眼,然後唸唸自語「這裡是地獄嗎?」

「啊?」冀小棠訝異的看著兵燹,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既然是地獄,那應該可以看到容衣和寒月嬋了吧!」兵燹在朦朧中露出滿意的微笑。


冀小棠聽了真是快昏倒了,這男人在胡說八道什麼東西啊,這麼千辛萬苦的把他救回來,他卻想去地獄見 … 容衣?而且還是在她的床上想著別的女人,心中一股妒火真是快滿出來了。

「喂,你給我醒醒,不要睡了,快給我醒來。」她不管兵燹是否是傷者,便用力的把兵燹搖醒。


一陣天翻地覆,兵燹像是掉入一個黑暗的漩渦般,忽然的驚醒,他用手撐起身體還搞不清楚狀況,只見小棠手扠著腰,怒氣沖沖般的看著他。

「這裡是哪裡?見鬼了冀小棠你怎會在這裡?難道這裡是地獄嗎?」兵燹疑惑的看著小棠。


冀小棠愈聽愈火,這個人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要去地獄你自己去,這裏是我家,而且你正躺在我的床上,呿,真浪費了那些我那些救你的草藥」

「呦,所以是你救了我囉?你沒事救我幹麻?嘖,我啊 ~ 想死還真是不得好死,連要死都會被救,果真是造孽太多,而且你不是早死了嗎?那現在能見到妳不是見鬼,不然你還是人嗎?」


冀小棠聽了兵燹的話後,只差沒吐血,想反駁卻又覺得說的還挺有邏輯的,一股氣梗在心裡無處發洩。

「你才不是人,我要是鬼的話就一手把你掐死,讓你死的痛快點,想死也不早點講,害我花那麼多力氣救你,而且 … 」想到為了讓兵燹能喝下能安穩的喝下草藥,而用嘴餵他,冀小棠真的是既羞愧又後悔,遇到這個大禍害,真是倒了八輩子楣。


兵燹看到小棠的臉色一陣紅一陣青,倒也覺得很有趣,難得看到冀小棠如此 ” 激情 ” 的樣子,這時若能跟她比武,應該蠻好玩的。

「救我的應該不是只有你吧!是哪個多管閒事的笨蛋,膽敢管別人的死活。」


「你給我住口 ... 」小棠終於忍不住生氣了「你要怎麼說我隨你,可是不准你這樣污辱釋尊老者,他花了這麼大的力氣救你,你沒有感激也就算了,竟然還是這種態度,你太過分了。」

兵燹卻是一臉不削的表情「救我?笑話,我有求你們救我嗎?對於一個 … 沒有求生意
志、沒有未來的人,何必救我呢?」

「求生意志?對於一個殺人魔頭還跟人家講什麼求生意志?能看到今天的太陽你就該偷笑了,真是個不要臉的瘋子。」


「妳 … 冀小棠!」兵燹被激怒了「我生得見妳,死也得見到妳,我就非得見到妳嗎?你們剝奪了別人尋死的願望,又算什麼?聖人嗎?我要離開這個鬼地方。」說完便起身準備離開小棠的房子。

「你最好給我滾遠一點,要死就離我遠一點死,不要再讓我見到你,下次再讓我見到你,不用你尋死,我會直接給你一刀讓你死的痛快。」


兵燹望了小棠一眼,便奪門而出,只留下傷心的小棠,她看著兵燹離去的背影,心裡既難過又後悔,淚水忍不住一點一滴的滑落。

…to be continue
回頂端 向下
滄紫
俠客


文章數 : 18
注冊日期 : 2009-06-10

發表主題: 回復: 冰糖之戀(謎樣的標語)   周四 8月 20, 2009 6:53 pm

天阿~~

我終於又看到這篇了...(好想哭喔...)

看來他們還是冤家~~繼續等待下篇^^

加油!
回頂端 向下
小小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203
注冊日期 : 2009-06-08
年齡 : 39
來自 : Taiwan

發表主題: 回復: 冰糖之戀(謎樣的標語)   周四 9月 03, 2009 1:50 am

滄紫 寫到:
天阿~~

我終於又看到這篇了...(好想哭喔...)

看來他們還是冤家~~繼續等待下篇^^

加油!

太感謝滄紫你的喜愛,對我來說真是很大的鼓勵˙

我會繼續加油的

...既然是冤家就不會太好過的啦,請期待~~
回頂端 向下
夜兔跳月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583
注冊日期 : 2009-06-09
來自 : 大雪原

發表主題: 回復: 冰糖之戀(謎樣的標語)   周六 9月 05, 2009 4:32 am

請問那隻帶著小棠找到兵燹的野兔是我嗎?....哈哈哈~~~

那我應該是用"兔工呼吸"沒法救醒他,然後才去找小棠的吧?... What a Face

燹→ pale pale pale

_________________
夜深人靜悄悄中
兔卻無眠旺旺瘋
跳躍欲擒星中物
月笑癡狂太空空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rabbittu
小小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203
注冊日期 : 2009-06-08
年齡 : 39
來自 : Taiwan

發表主題: 之六~過往   周三 3月 03, 2010 1:25 am

※過往

離開小屋後,兵燹晃著虛弱的身體到了距離村莊不遠的山腳處,又餓又渴的憑意志力的行走著,總覺得自己已經走了很久,可是卻好像是有魔咒般的在原地打轉,他回頭望了望村莊,感覺村莊忽遠又近,迷濛中似有祥和卻又透露著不可思議般的神祕。


兵燹甩了甩頭走進了山林,山林的植物長的茂密,色彩十分的鮮豔,卻是從不曾見過的,週遭的一切十分的陌生,這些植物彷彿像是人在竊竊私語悉悉嗦嗦,蟲鳴鳥叫此刻像是在嘲弄般,既尖銳又刺耳,刺的兵燹頭昏腦脹,心浮氣躁,如果有刀的話,他真想放火燒了這片森林,只想讓這聲音停止,但身無分寸的他只能撐著身體所有的力氣,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只是無論兵燹怎樣想甩開這不愉快的感覺,森林卻似乎不願放過他,他每走一步路,就覺得週遭的樹木也在跟隨他移動,沉悶的空氣讓兵燹用力的喘氣,無法思考就樣要窒息一樣,他抬頭上望,一陣刺眼的光線從交錯的樹葉中穿梭,兵燹瞇起眼睛,空白在腦中擴大,終於他再也忍受不了,身體一傾,便昏倒在這詭異神秘的森林之中。


冀小棠望著隱沒在森林的兵燹不禁的嘆口氣,是不該掛念這個人,只不過是過去認識的一個人,何須花盡心力呢?或許他有美麗的容貌,那又如何?心如果不善良也就是個壞人,壞人就該下地獄。


可這個人卻怎樣都揮之不去,狂傲的笑聲,令人氣憤的言語,曾經的夥伴,也是她在這不知名的村落中唯一熟悉的人,他的苦痛與堅忍,怎樣都在小棠的心裡留下刻痕。唉,早知道就不要救他了,怎換來的是自己的心痛呢?





暮色漸昇,燈火將這處似黃金般映照的閃閃發光,這次第二次小棠踏入這宮殿般的建築物,甩了甩頭,這才想起要見老者的事,雖然兵燹已離去,還是需要跟老者做個交代,而且她也很想了解這個像是藏了很多秘密的村莊。


隨著婢女穿過蜿蜒的小道,心無掛念的終於可以放鬆的觀望四周的環境,池塘魚兒悠遊,風動樹搖好不閒適的優雅風情,如此的美麗,如果能永遠在這裡居住,忘了武林的仇恨,有何不好?她想起了過去的希望宮城,也是這樣一處美麗的地方,待她兄妹如己出的紫嫣夫人,這裡的感覺就像是希望宮城,十分奇怪又熟悉的地方!


來到了大廳,廳內佈置富貴中帶有典雅,牆上掛畫皆是不凡之作,小棠深吸口氣,茶杯內的茶香撲鼻而來,廳的右方有數名歌妓吟唱彈奏,小棠閉起雙眼沉迷在這令人舒適的氣氛裡,過往的愉快的不愉快的感覺都隨之散去。


「喔?只有妳?」低沉渾厚的聲音穿散了這份舒適,釋尊老者身後跟隨著婢女出現在大廳之中。


小棠端坐嚴肅了起來,卻對老者的詢問感到羞愧,不敢直視老者。


「恩,是的,釋尊老者只有我


「那小伙子呢?」


「唔


「哼!就說他不是個好東西,簡直一個樣,虧妳還這樣救他,早警告過妳不要對他用情。」


「不是這樣的,釋尊先生,我並沒有對他用情,您誤會了。」小棠忙著解釋。


「哦?」但釋尊老者眼睛似乎看透了小棠的感覺。


「我們過去在封靈島曾組隊合作過,只是後來他對紫嫣夫人不敬,我們便斷了情誼。」


「但不管怎說,妳費心救過他。」


「或許是遇到熟識吧!」小棠有些無奈感,極力的瞥清對兵燹的感覺。


「釋尊先生,也許很冒昧,但實是我心中的疑惑,為什麼我還能活在這裡?我記得那時我已經」小棠不忍說出自己死亡的事實「這裡到底是怎樣的地方?」


「您似乎也認識紫嫣夫人,兵燹跟紫嫣夫人有關係嗎?為什麼您看到兵燹好像非常訝異?」


一連串的疑惑盤旋在小棠的心裡,她無法合理的解釋這一切所發生的事,就像在夢境般的不切實際,甚至自己真的活著嗎?釋尊老者說過這裡不屬人、不屬天、不屬地,那麼這裡是哪裡呢?


「哦?哈哈哈~~~」釋尊老者聞言不禁狂笑,笑中卻帶有無奈。


「也罷,或許是緣份,或許妳的到來就是解放這裡的結界,也或許是命中注定。」釋尊老者眼神竟透露著欣喜。


「結界?我不懂?」小棠更加疑惑的看著釋尊老者。


「唉!紫嫣是我的女兒,我本是黃金城的城主,當年宿文魁殺我三百族人,為保護剩下的族人,情急下我便施法下了結界」釋尊老者娓娓道出過去的往事。


「然而這結界是不可逆的,在結界內的人將會長生不老永存不死,可是卻也會日復一日重複做著同樣的事情。」


「長生不死?這不是大家所追求的嗎?」


「有什麼好?與其說長生不死,倒不如說大家只是在重複著結界前做的事而已,這裡的人永遠無法出去這個結界,外面的人也無法進來,日復一日沒有欣喜,也沒有悲傷,妳看似平靜,只是因為大家已無法有更多的情感了。」


「我可憐的紫嫣,當時外出造成我們永遠的分離,我只能透過界外之鏡看著她的生老病死,卻無法給予任何的協助,看著她為了報仇委屈嫁給那個惡人,是我為人父親最大的痛苦。」釋尊老者愈說愈激動,臉上充滿著痛苦悔恨。


「對不起,釋尊先生,我無意」小棠有些後悔自己的詢問。


「那個兵燹,他的容貌神似宿文魁,想來就是他的兒子了,嘖,真是個孽種。」


冀小棠自此才知道原來兵燹才是希望宮城的少主,難怪紫嫣夫人如此的在乎兵燹,相較之下自己才是那個外人,她低下頭來有些自慚形穢。


「報~」忽然一陣聲響,一位村民通報從村外森林帶回一位昏倒的人。


回頭一看,兩位村民架扶著昏迷的兵燹進入大廳,小棠大感吃驚。


「把他放著,你們全部都下去吧!」釋尊老者一聲令下,村民將兵燹放置在地上後,所有的人就退出了大廳。


大廳之中只剩冷眼看著兵燹的釋尊老者,既意外又擔憂的小棠,與昏迷趴倒在地的兵燹。


To be continue
回頂端 向下
滄紫
俠客


文章數 : 18
注冊日期 : 2009-06-10

發表主題: 回復: 冰糖之戀(謎樣的標語)   周三 3月 03, 2010 10:35 pm

等了好久終於有下文了!!

好開心喔哈哈...很擔心沒續文^^

加油喔!! 雖然有一陣子沒來這裡晃晃了...(ps:不是忘了兵燹啦@@)

不過我還是追蹤這篇文章的!!!
回頂端 向下
小小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203
注冊日期 : 2009-06-08
年齡 : 39
來自 : Taiwan

發表主題: 之七~界外之鏡   周二 9月 14, 2010 3:05 am

冀小棠望著倒在地上的兵燹,這個男人為什麼又在這裡?他不是早該離去了嗎?她搖搖頭,離開或存在又如何,自己憑什麼為他擔心。

釋尊老者雙手放在背後,依然冷冷的瞪著兵燹,想看他到底搞什麼把戲。

一陣呻吟的聲音,只見兵燹奮力的將自己撐起,搖搖晃晃非常吃力的站起來,大力的喘息著,看起來非常的虛弱。

「哼,小子,不是很想逃嗎?你逃的走嗎?」釋尊老者輕蔑的哼了一聲。

「這是什麼鬼地方?,你們想要我的命就來拿啊!」兵燹直瞪著老者。

「兵燹!」小棠見兵燹對老者如此不敬,也忍不住喊住他。

釋尊老者瞇起眼睛「人到很有傲氣,小子,紫嫣跟你是什麼關係?」

「咯咯咯~」兵燹輕笑「我跟紫嫣是什麼關係跟你有啥關係,你們怎那麼愛探聽別人家的關係?」

老者聞言怒瞪著兵燹後,忽然大笑了起來,笑聲停止,一陣強大的內勁將兵燹騰空抓起。

「小子,你給我聽清楚,這是我的地盤,要死要活都要看我怎樣決定,我要高興就讓你死痛快點,不高興我就慢慢折磨你」語畢便狠狠的將兵燹摔在地上。

兵燹的身體尚虛,這一摔簡直要把五臟六腑都摔了出去,一口鮮血順勢吐出。

小棠雖早知老者的不凡,但第一次看到老者強大的功力也讓她驚歎不已。

「來人啊,把界外之鏡推進來。」釋尊老者大聲喊道。

兩個傭人推出一面比人還高的銅鏡,這面銅鏡被鑲在雕刻著牡丹花的檀木中,空氣中散發著些許的檀木香,銅鏡的鏡面被擦拭得十分的光亮,令人感受到鏡子主人的重視。

釋尊老者口中念念有詞,隨著手中的手勢,銅鏡忽然起了薄薄的霧氣,由淡轉濃,濃霧將整個銅鏡包覆著,一絲絲絢麗的光芒,從濃霧中透射出,整個大廳光亮而炫目。
忽然濃霧漸漸的消散,鏡中忽現一處庭中小徑,隱約的出現一個人影,在遠處漸漸的走向鏡面,正是紫嫣夫人,她依然的雍容華貴,卻又像是透明般人影若影若現,如不同世界的界線,她輕輕的跨過了鏡子來到大廳,頓時大廳芬芳似溢。

「夫人。」小棠許久未見長久照顧自己的紫嫣夫人,內心激動的不自覺熱淚盈框。

紫嫣夫人慈祥的對小棠微笑示意,轉頭面對釋尊老者「爹親,女兒終於可以親來跟你請安了。」她輕拭著眼角的眼淚「爹親,一切都好嗎?」

釋尊老者見到自己疼愛的女兒,原本嚴肅的神態也放鬆了起來「一切都平常不已,現在只求解脫這束縛。」

他看了兵燹一眼,便對著紫嫣嘆了口氣「紫嫣,妳說要見到兵燹才能現身,現在人已給妳帶來了,解開結界的方法在這小子身上?」

紫嫣夫人回頭看著在地上的兵燹,兵燹正努力的撐起自己,單腳半跪坐在地上。

「兵燹,為娘的終於可以見到你了。」紫嫣夫人向前想扶起兵燹,然而兵燹卻一把推開。

「呵,少在那裡說大話,你是我的母親嗎?」他忿忿的望著紫嫣夫人,似笑非笑的說。

「大膽!」釋尊老者見狀,一股怒氣油然升起「誰准你對紫嫣這麼不尊重。」揮了一下衣袖一抓,掌風又把兵燹重重的向前一摔,兵燹摔了幾圈,腰間的白玉面具滾了出來。

「爹,別再折磨兵燹了」紫嫣見狀趕緊阻止釋尊老者,深怕兵燹受了大傷。

紫嫣夫人將滾落的白玉面具揀起,用手巾拭去上面的微塵,輕撫著面具上面的裂痕,正是她最初留傳給兵燹的那面面具,真是命運造人,苦了這個孩子。

她將白玉面具遞給兵燹,與他相望,兵燹伸出手卻遲疑要不要取回面具。

「兵燹,我不是你的母親嗎?」紫嫣夫人並未收回白玉面具。

兵燹並未答話,他咬了下唇,快速的取回了自己的面具,並小心翼翼的繫回自己的腰上。

「妳我又沒有血緣關係,憑什麼說是我的母親?」兵燹悲憤的回問。

「你是希望宮城唯一的繼承者,而我是希望宮城正室,這是我們切不掉的關聯,我們都是希望宮城的人」她輕嘆「你珍惜這面我親製的白玉面具,而我最重視的就是你,沒有血緣關係就不能有親情嗎?」

兵燹無語,收起了笑容。

「你在找尋你的過去,我在思念我的延續,我們無論有沒有血緣關係,從見到你起,我已當你是親生兒子。」

「你自己不是也有兒子,難道你就不關心他?」兵燹哼道。

「那是我無緣的骨肉,也許是我最深的遺憾吧!」紫嫣夫人無奈的嘆「兵燹,我很抱歉上一代的恩怨,讓你們這一代受苦,實在不該讓你們承受的,這是命運給我們最大的懲罰。」

兵燹回想起他在希望宮城遇到的經歷,高貴的紫嫣夫人、體貼的容衣、在乎他的寒月嬋,還有宿文魁,這曾經是他找尋的過去,也是他拋不開的親情。

「他原本是怎樣的人,我親手殺的那個人。」兵燹問起了未曾真正見過的父親宿文魁。

「你殺了他?哈哈~自己的兒子殺了父親,真是太妙了」釋尊老者忽然大笑了起來。
「爹,別這樣!」紫嫣夫人喊道。

「別這樣?三大惡人滅我黃金城,妳委屈下嫁給他,斷送一生的幸福,這仇不報怎消我心中怨恨!」

「爹,我並不沒有覺得自己委屈,他也許是個惡人,但身為夫君,他曾經讓我感覺幸福過。」紫嫣夫人無奈的微笑。

「所以在殺他時我遲疑了,也才讓他被惡靈入侵,或許我是報了仇,但是我真的報了仇嗎?」紫嫣夫人搖搖頭「你還在輪迴之外,日復一日重複怨恨的痛苦,而我最重視的人,也因為我們而受苦,他有何錯呢?」

「他受苦跟我有什麼關係?這小子就像鄒縱天一樣沒有禮貌,長的就跟他爹一個樣,活該他吃苦受罪」釋尊老者依然忿恨。

「爹,黃金城與希望宮城不都是一樣嗎?對女兒來說,都是我的歸屬,兵燹,他是我的兒子」紫嫣夫人停頓了一下「他也是你的外孫啊!」

釋尊老者瞇起眼,思考著紫嫣夫人的話。

「他是希望宮城唯一的命脈,想要解開這個結界,唯有靠兵燹才能進到希望宮城的核心處,」紫嫣夫人繼續的點出兵燹的重要「命運就是如此一環扣著一環的。」

「笑話,我為什麼要幫你們解開結界,希望宮城跟我有啥關係。」兵燹忽然輕笑了一陣,大家頓時眼光朝向兵燹。

「兵燹,你不是想知道你的父親宿文魁是怎樣的,那裡就是你可以了解他的地方。」紫嫣夫人解釋著「而且如果你不去解開這個結界,也就會跟著被囚禁在這個結界中,面對重複的人與生活」她知道兵燹崇尚自由。

「命運之神網開了一面,讓你們能闖入這個結界,我想就是希望你能破解這個結界,你要把握這個機會。」

隨著離開界外之鏡愈久,紫嫣夫人的身形似乎越來越透明,像快消失一般。

小棠看著紫嫣夫人與兵燹的對話,忽然覺得自己如外人般的卑微,她想默默的退到一旁,卻被紫嫣夫人叫住。

「小棠,往後兵燹就交給你照顧了。」她將脖子上的玉珮取下像傳物般的放在小棠的手中,讓小棠訝異不已。

「爹,命運的事就交給命運吧!你若不放下,就永遠無法解脫。」紫嫣夫人的眉頭忽展,面露微笑「這是唯一也是最後一次女兒能親身見到你了,我想,能當你的女兒是我這一生最幸運的事。」

釋尊老者聞言豁然開朗,心中也已瞭然。

紫嫣夫人的身形以透明成薄霧,她走到兵燹的面前輕撫他的臉頰,兵燹並未閃開。

「唉,吾兒,要求你原諒也許太沉重,我不奢求你叫我一聲娘,但我最大的希望,就是你終能活出自己,創造自己的希望。」

「希望…嗎?」兵燹喃喃自語,並未回應,但在他心中,早已認可了紫嫣夫人,這是他最初感受到的親情,他忽然想喊紫嫣夫人一聲,但紫嫣夫人已消散在大廳之中。

界外之鏡又回復到原本的鏡面,煙霧與光芒也已消散,大廳只剩下釋尊老者、兵燹與小棠三人。

「來人啊!扶兵燹下去休養」看著自己的外孫,釋尊老者也不忍兵燹受傷,但看著這高傲的小子,是該好好的教他如何做人。

兩位傭人攙扶著搖搖欲墬的兵燹,兵燹雖想抗拒,卻也無力抗拒。

「小棠,關於解開結界,我需要你的幫忙。」釋尊老者忽然叫住小棠。

「為什麼?我不懂!」小棠意識到解開結界也就是要消滅這個地方「我不要毀了這裡,我不想要釋遵老者和大家消滅。」

「唉!這不是毀了我們,而是讓我們解脫,小棠,人生只能有一次,重複的人生是種折磨,所以這是我最大的請求,也是我的心願。」

「可是,不是有兵燹?我並非希望宮城的人,我不知道自己能幫什麼忙。」小棠抗拒者。

「要解開這個結界,不是只靠兵燹,還需要有人協助,你與希望宮城的淵源,我相信你對那裡很熟悉,你與兵燹是唯一能進這結界的人,所以只能靠你,這是唯一的機會了。」釋尊老者將責任賦予小棠。

「從今起你就住在這裡吧!我會將我畢生的功力傳授與妳,希望妳能好好的協助兵燹。」

小棠想推似乎也推卸不了,也只好答應釋尊老者。

To be continue
~~~~~~~
花了數個"月",才補了點坑,坑還未平,請容熬夜的我等頭腦清醒了再修搞(感恩感恩)
回頂端 向下
滄紫
俠客


文章數 : 18
注冊日期 : 2009-06-10

發表主題: 回復: 冰糖之戀(謎樣的標語)   周六 9月 18, 2010 1:58 pm

似乎愈來愈精采啦~~
小棠跟兵燹會一起合作擦出火花吧?!!
感謝有新的紋可以看>////<
回頂端 向下
chorion
俠客
avatar

文章數 : 8
注冊日期 : 2011-02-09
年齡 : 25

發表主題: 回復: 冰糖之戀(謎樣的標語)   周三 4月 20, 2011 2:54 pm

抱头...这是坑啊这是大坑啊!!!!作者快来填坑啊~~~~打滚~~~~
我可喜欢兵棠这对了~~~~XDDDDDD
回頂端 向下
小小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203
注冊日期 : 2009-06-08
年齡 : 39
來自 : Taiwan

發表主題: 回復: 冰糖之戀(謎樣的標語)   周四 4月 21, 2011 2:24 pm

chorion 寫到:
抱头...这是坑啊这是大坑啊!!!!作者快来填坑啊~~~~打滚~~~~
我可喜欢兵棠这对了~~~~XDDDDDD

呃...(羞...面壁中),有...有預計年初補坑,無奈家中突遇驟變,打亂了所有人的計畫
我...我會盡快回來補坑的(溜~~)
回頂端 向下
chorion
俠客
avatar

文章數 : 8
注冊日期 : 2011-02-09
年齡 : 25

發表主題: 回復: 冰糖之戀(謎樣的標語)   周四 4月 21, 2011 2:40 pm

小小 寫到:
chorion 寫到:
抱头...这是坑啊这是大坑啊!!!!作者快来填坑啊~~~~打滚~~~~
我可喜欢兵棠这对了~~~~XDDDDDD

呃...(羞...面壁中),有...有預計年初補坑,無奈家中突遇驟變,打亂了所有人的計畫
我...我會盡快回來補坑的(溜~~)


嘤嘤嘤只有填坑就行~~~其实想看长篇来着(欧)~~~因为我实在太喜欢小棠和兵燹哥哥了~~~~
回頂端 向下
小小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203
注冊日期 : 2009-06-08
年齡 : 39
來自 : Taiwan

發表主題: 之八~習武 (上)   周二 8月 02, 2011 1:50 am

清晨,天色漸亮,雲霧中透出幾絲光芒,空氣中飄散著大自然清新的氣味,鳥兒也清脆的叫著玩耍,霑露欲滴,曉風輕拂,小棠閉起眼感受莊園後院這宜人的景象,就像在希望宮城那時,自己練劍起舞,雅瑟風流彈琴演奏,紫嫣夫人在一旁觀賞,十分愜意的生活。

她回想當時與雅瑟風流兄妹倆相依為命、浪跡天涯,生活雖不富裕,卻也過的心安理得,後來遇到了慈愛的紫嫣夫人願意收留兄妹倆,不再居無定所,又待他們如己出,這份恩情她一直謹記在心,可是如今卻只剩下她孤獨一人。

不自覺的望向了兵燹的住房,那傢伙不知現在怎麼了,哼,愛嘴硬,這下吃到苦頭了吧!回過神來,小棠不禁苦笑一聲,唉,又是兵燹,自己是怎麼了?練功練功,不要再亂想了。

伸展著懶腰,開始暖身練功,身體還十分的僵硬,雖說是因為釋尊老者才又開始習武,卻覺得熟悉感,過去自己年輕衝動也以高強的劍客自居,老想找人廝殺,還好遇到了憶秋年、風之痕這些長輩們,不與自己計較,當時的自己還真是幼稚啊!小棠深吸口氣,便持續的暖身練功。

昏了許久的兵燹忽然睜開雙眼,映入眼前的是一幅雅靜的畫面,陽光柔和的穿過窗戶上摟空的花紋,並沒有誇’張的擺設,四周牆面架滿了書籍,僕人將湯藥輕輕的放在桌上,草藥的味道隨著暖煙飄散整個房間,像是要將兵燹整個人包圍住。

什麼鬼地方?一個念頭閃過兵燹的腦裡,他整個人彈跳起來,飛速的衝出了房間,通過了院子,奔出了大門。

但大門似一道界線,當他的身體穿越了門檻的同時,脖子卻像是被一條繩子勒住,他愈是掙扎愈勒的更緊,在氣息消失的同時,人也不支的倒地。

重複的醒來又被束縛的動作,不停的循環與輪迴,他見到的依然是那寧靜的景象,僕人正背對著他將裝滿湯藥的碗放在桌上,並輕巧的清理桌上的灰塵。

像被關在籠子的黑豹般,兵燹漸漸感到不耐與憤怒,他要撕裂那個虛偽的僕人,毀了那張似假桌子,最好能燒掉這個令人厭惡的房間。

他瞇起了雙眼,伸起了那殺人無數的手,以飛快的速度穿過僕人的心臟,他似乎感到血噴灑在四周的快感,咯咯哈哈哈……。

笑聲倏停,就像穿過空氣般,兵燹回過頭睜大了眼睛看著四周景象,沒有四濺的血液,沒有支離破碎的身體,依舊樸靜的環境,僕人透明的身體漸漸的凝聚顏色,又變回了人的型態,像沒發生任何事般仍在整理房間。

「唔,又一個非凡境」兵燹讓自己的情緒漸漸的平穩下來,他將手指托在嘴唇,冷靜的思索著。

「少爺,您就把湯藥喝了吧,別再做無謂的反抗了,這裡沒有人會傷害你,不是每個人都能擁有機會得天獨厚。」僕人恭敬的站在一旁伺候的兵燹。

嗯?!兵燹冷冷的看了僕人一眼,鬆下緊蹦的身體,走向前拿起碗將湯藥一飲而盡後對僕人道「快滾」。

房間只剩兵燹一人,他再次仔細的環顧整個房間的環境,看來是一間書房,他走向前看著架上的書,分門別列的架滿了各式各樣的書冊,而其中一面牆竟是包羅了武林所有的武功與武器秘笈「咯,希望宮城啊!連武功都有得模仿!」

大部分的書籍皆包裝的華麗精美,兵燹隨手抽出一本秘笈,上面寫著”怒火燒盡五重天”「恩…無趣」,又一本、再一本,瀏覽著一本本的秘笈都無法引起他興趣,忽然他的眼光停留一本薄薄的、小小的冊子,並未如同其他秘笈一樣包裝華麗,只是用紫色的書皮包著,也未寫任何的武功名稱,這是什麼武功?

他翻起這本小冊子,上面簡單的寫著”唯心意致”,後面幾頁是很簡單基本的眾家基本功的圖示,兵燹隨意的翻閱,沒想到這些圖示竟動了起來,不同的翻閱速度,就又變換成不同的招式,彷彿天下所有的招式只是這些基本功變化而來,他想起了欲蒼穹那隨意的身影,無刀似刀,刀人合一,其實也是唯心而意致吧。

冀小棠持續的練習收放自己的力量,釋尊老者看了她以往的武功後,便一眼道穿她武功上的缺點,心悸是源自猛然急又快速的劍法,又因心悸而造成劍法上的失準,因此要她屏棄過去快又急的劍法,而讓自身敏捷細膩的優點,運用在防守的功力上。

風靜葉落「喝~」小棠屏氣凝神的射出手中的樹葉,不偏不倚的射中一片飄落的葉子,呼~還不錯,但似乎就是有點偏斜的與樹木差身而過。

她搖著頭,接連換了好幾次的姿勢,就是無法完美的連著樹葉射向樹木,讓她也不禁氣喘吁吁的擦起了臉上的汗來。

兵燹伸起腳踩著欄杆倚靠在柱子旁悠閒的坐著,他玩弄著自己滑順火紅的秀髮,慵懶的看著認真習武的小棠。

一身透白鮮黃的衣服,沒有嫵媚的身段,總是大辣辣的找人比武,從以前到現在認識的冀小棠,就不是一個嬌柔的女人,與容衣更是差之十萬八千里。

容衣的順從與體貼,總是把一個男人照顧的無微不至,還有那柔媚的姿態,楚楚可憐的神態,能得到她的男人該是幸福的。

但冀小棠就不是這樣的女人,她甚是不像女人,老愛找人打架比武,嘴上也不讓人,有時說出的話真叫人生氣,她就不能收斂點嗎?

尤其是那一身鮮黃的服裝,真是叫人…叫人怎麼呢?嘖,像寵物般的帶在身上收藏起來,像是一隻啾啾叫的絨毛小雞,把她逗的氣鼓鼓的真可愛,如果能把她弄哭應該很好玩吧!兵燹露出了一抹媚笑。

從封靈島至今,小棠是他認識最久的女人,雖然他也從來對她沒什麼特殊的想法,能在武林上生存才是王者,小棠只是他的敵人。

但是如果沒有遇到紫嫣夫人,沒有到過希望宮城,沒有與容衣、寒月蟬的際遇,也沒有來到這裡,這個奇怪的地方,與小棠重逢,那麼冀小棠也就只是冀小棠,小棠也就不是那個細心照顧他,並親自餵他喝藥的小棠。

喝藥啊!兵燹撫摸自己的紅唇,似乎那柔軟的感覺還在,滋味挺好,令人還想再嚐嚐。

「唉呀!」一陣重嘆打斷了兵燹的思考,直眼望去小棠為了練不好而生悶氣,真有趣。

「真是太笨了,連這也會偏歪。」

小棠順著聲音的方向望去,竟是兵燹的恥笑。

「要你管,你看什麼看啊!」竟是那個人。

「奇怪,路又不是妳開的,妳怎知道我在看妳。」兵燹起了捉弄之心。

「這地方那麼大,你幹麻往我這看,再看我挖掉你眼睛。」小棠氣鼓鼓的說。

「哦,有本事妳來挖啊!」

「你~」小棠一氣之下順勢想向前往兵燹打去,沒想到一腳踩空,竟往後跌落,跌落在一個軟軟的物體上面。

兵燹的臉就在眼前不到一吋處,那誘人的氣息,與迷人的藍色眼睛,似笑非笑的看著她,怎麼會?剛才他不是還在那裡?

當小棠一回過神,才發現自己竟是跌落在兵燹的懷裡,那結實的手臂正緊緊的撐著她的身體。

「你…你放手,不然我要告你非禮。」小棠扭了扭身體想推開兵燹。

「我勸你還是不要推開我。」兵燹似乎沒有放手的意願。

「我叫你放手你沒聽到嗎?你這個變態。」她漲紅了雙頰,奮力的掙脫著,拳頭狠狠的向兵燹打了過來,卻被他握住。

「好吧,是妳要我放手的,不是我要放的喔!不要說我欺負妳唷!」說完兵燹忽然一放,人便翩然的走去。

咚~的一聲,小棠非常緊實的跌坐在地上,聲音大到嚇跑了樹上的鳥兒。遠方傳來了兵燹的笑聲,與嘲笑的身影。

To be continue

回頂端 向下
chorion
俠客
avatar

文章數 : 8
注冊日期 : 2011-02-09
年齡 : 25

發表主題: 回復: 冰糖之戀(謎樣的標語)   周四 8月 11, 2011 12:53 am

嘿嘿嘿兵燹快把小棠吃掉吧XDDDDD
回頂端 向下
小小
副城主
avatar

文章數 : 203
注冊日期 : 2009-06-08
年齡 : 39
來自 : Taiwan

發表主題: 回復: 冰糖之戀(謎樣的標語)   周六 8月 13, 2011 9:58 am

chorion 寫到:
嘿嘿嘿兵燹快把小棠吃掉吧XDDDDD
再猶豫誰吃掉誰的可能性....
回頂端 向下
chorion
俠客
avatar

文章數 : 8
注冊日期 : 2011-02-09
年齡 : 25

發表主題: 回復: 冰糖之戀(謎樣的標語)   周六 8月 13, 2011 12:41 pm

小小 寫到:
chorion 寫到:
嘿嘿嘿兵燹快把小棠吃掉吧XDDDDD
再猶豫誰吃掉誰的可能性....




可以互推啊XDDDD
当然最后的赢家是兵燹,小棠就牺牲下吧
回頂端 向下
 
冰糖之戀(謎樣的標語)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炎熇兵燹後援會 :: 水火金雷風,氣走任八方,流轉十二督,祅政破神荒。(布袋戲專區) :: 左手的謬思-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