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熇兵燹後援會
歡迎光臨兵燹後援會!
無論你是新朋友或舊朋友,希望與大家多多交流分享喔~


歡迎所有喜愛兵燹的朋友們來此談天說地話八卦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日曆日曆  相冊相冊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分享 | 
 

 舐血(燹x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suigi
俠客
avatar

文章數 : 22
注冊日期 : 2009-07-01
年齡 : 24
來自 : 雙重幻想天地

發表主題: 舐血(燹x忌)   周四 7月 09, 2009 12:45 am

-1-
  嘻鬧的孩子們,穿梭在人與人之間。新年的夜晚,大人不會罵這些孩子吵和鬧,任他們跑來跑去,也希望自己能沾沾他們喜氣。
 
  『咯咯咯……』
 
  其中依個孩子疑惑的望著天空,像是察覺到什麼。
 
  「天忌,你在等什麼?福老爺的紅包就要被我們拿光了喔!嘻哈哈哈~」另依個孩子拉著他的手,跑向一棟比較富有的房子。
 
  「來、來、來,每個孩子都有喔!」福老爺開心的發著紅包。
 
  「謝謝福爺爺!」每個孩子收到大紅包,都開心的道謝。
 
  可是當天忌一靠近,他錯愕的站著不敢動。那個人帶著面具,有著火紅的半邊短長髮,眼神充滿可怕且狂妄的肅殺之氣,一手握著刀在背後準備大力揮動。身穿著白色的長袍,隨著甩起的風大力搖晃。
  
  沒有人發現他,沒有人看到他。除了天忌,就在眼前,他看著他的刀往福老爺的脖際畫過,下一秒,頭顱落地。ㄧ個接著一個,血伴隨著一個個頭顱掉落而從脖際噴灑出來。
 
  天忌嚇的慌忙逃跑,可是卻見到血流滿地,無人殘存的景象。那人跑過的地方,火跟著燒毀所有地方。剎然,那人出現在天忌眼前。天忌嚇的不感動,邊顫抖邊後退。
 
  『怕嗎?嘻嘻嘻嘻嘻……』那人可怕的笑著。
 
  「……」頓時眼淚不停的從眼裡淌下。
 
  那人拿下面具,天忌錯愕了一陣。妖艷的臉蛋,嘴唇微微揚起,就好像天使一般,卻帶著可怕惡魔的氣息。
 
  『驚異嗎?震撼嗎?記住我如斯俊美的面孔,才不會流亡黑暗的世界喔……哈哈哈哈……』
 
  下一秒,天忌看見他的刀向自己畫過來。黑暗,眼前的世界全是黑暗,只剩那人的可怕笑聲在耳邊迴盪。好可怕、好害怕。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zoo820818
suigi
俠客
avatar

文章數 : 22
注冊日期 : 2009-07-01
年齡 : 24
來自 : 雙重幻想天地

發表主題: 回復: 舐血(燹x忌)   周四 7月 09, 2009 12:50 am

-2-   
  「可憐的孩子……」一個清秀的男子聲音在耳邊響起。

  「誰這麼可惡啊!?全村都被燒毀了!」一個充滿怒氣的女人聲音接著說。
 
  在黑暗中,他尋著那兩個人的聲音。試著舉起沉重疲憊的雙手,想要抓著什麼。眼淚從被劃傷的眼睛眼角躺下,他好無助。
 
  「別怕,孩子……沒事了、沒事了……」清秀的男子伸出雙手,將他緊緊的抱在懷裡。
 
  「那個人真可惡!」女生在一旁不滿的罵著。
 
  「是阿…妹,我們走吧……此地不宜久留。」
 
  「好。」
 
  他想看,卻看不到。他只能望著黑暗的世界,想起那可怕又魅惑人的天使面孔。他顫抖,好像他就在身邊似的,一直窺視著自己。
 
  他聽見一陣陣的琴聲,不是一般的琴聲。柔雅的琴聲在耳邊迴繞,那個人的影子消失了,換成鳥語花香的場景。
 
  好舒服、好漂亮……天忌這麼想著。

  「孩子,你醒了也出個聲……嚇死我了,害我以為你死不瞑目勒。」一個長的人見人愛的長髮女孩站著說。
 
  「咦?我、我怎麼。。。」天忌有些不敢相信。
 
  「相信你自己的眼睛,這不是夢。」女孩笑著說:「你可要感謝我哥哥雅瑟風流,他可是恢復你眼力的大恩人!」
 
  天忌做了起來,看向琴聲的出處。一位臉蛋清秀、跟女孩一樣長髮的男子坐在琴的後面,淡淡的對他一笑後,又繼續彈自己的琴。
 
  「謝謝你們……」天忌眼角泛著感動的淚,雖然景象是黑白的。
 
  「不客氣。」女孩說:「我叫冀小棠,雅瑟風流是我哥哥,你呢?叫什麼名字?」
 
  「我叫天忌……」天忌想起自己的家人和父母,臉又苦了起來。
 
  「臉別像個苦瓜一樣,君子報仇三年不晚。」冀小棠為他打氣,又道:「跟我ㄧ起練武,讓那個滅村壞人死的慘、慘、慘!」
 
  「妹,你別以為練武很無聊就可以拉人下水。」雅瑟風流邊彈邊說。
 
  「嘻!被發現了。」冀小棠吐吐舌。

  「……」天忌看著他們,嘴角微微揚起。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zoo820818
suigi
俠客
avatar

文章數 : 22
注冊日期 : 2009-07-01
年齡 : 24
來自 : 雙重幻想天地

發表主題: 回復: 舐血(燹x忌)   周四 7月 09, 2009 12:53 am

-3-
  又是那個男人,火紅的身影像是看了就會灼傷人的眼睛。他,有著天使美麗且妖艷的臉孔,有著深紅色的長髮,水藍色的眼眸卻流露著殺人的倡狂、可怕的肅殺之氣,他即是天使亦是惡魔。逃,在永無止盡的黑暗裡狂跑,在充滿他那可怕笑聲的黑暗裡漫無目的狂奔。
 
  可是不管他怎麼跑,怎麼狂奔,那男人像影子似的如影隨行,怎麼甩也甩不掉。這到底是夢?還是現實?天忌開始錯亂了。
 
  一個恍神,被自己的腳給絆倒了。他轉身,那個男人早站在自己眼前。頓時之間,他感覺他全身上下都不能動。任由他的手在臉上滑動,下一秒才急忙拍開他的手。
 
  想跑,卻被他抓回原位。男人在他上面,壓著他,讓他無法動彈。
 
  「不要、不要、不要。。。」細微的聲音從嘴裡傳出,他、好想哭。
 
  眼看著男人的嘴要吻上他,他自動閉嘴。他不敢說話,是因為那男人給予他的恐懼、畏懼、害怕、退縮。
 
  「不要──!!」他最後是大喊、是咆哮。
 
  他再次睜開眼,那個男人消失了,換成冀小棠一臉極為擔心的看著他。
 
  「忌,你怎麼了?作惡夢嗎?你嚇到我了。」冀小棠滿臉擔心,像是快哭了一樣。
 
  「對不起,小棠。」
 
  「忌,需要我奏一曲來助你入眠嗎?」雅瑟風流站在冀小棠身旁,也是擔心的問著。
 
  「謝謝你……」天忌擦掉額頭上的冷汗,躺回床上閉眼。
 
  「妹,你先去睡吧!這裡我來就好。」
 
  「嗯。」
 
  琴聲再度從耳邊響起,那是柔和的、舒服的琴聲,沒有那個男人的花花世界。好舒服的睡去,希望剛剛那一切真的只是夢而已。
 
  「忌,你真的要走嗎?不多留一會,我和哥是不會介意的。」
 
  「不了,我不能一直打攪你們。」天忌婉拒冀小棠,又道:「你們人真的很好,這份恩情用我一生也抱不完,只是……我一天不殺了他,我永夜難眠。」
 
  天忌背起行囊,往不知何方向走遠。
 
  「忌…」
 
  「妹,讓他走巴。」雅瑟風流說:「這樣的深仇,我們是幫不了他的。」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zoo820818
suigi
俠客
avatar

文章數 : 22
注冊日期 : 2009-07-01
年齡 : 24
來自 : 雙重幻想天地

發表主題: 回復: 舐血(燹x忌)   周四 7月 09, 2009 12:56 am

-4-
*這偏沒用word打,請見諒*
  "咯咯咯"身穿紅衣的他,手上沾滿了血。

  貼近嘴邊,諂媚的舌頭在手掌上蠕動。舔舐的手上的血,像是很美味的樣子。

  "師父,你這副模樣真難看"一位美麗的美人出現在他身後,踏著依個個剛死的死屍。

  "妖后,有事快說不然你也會像這些死屍一樣哈哈哈哈"

  "你之前要我幫你找的人,他沒死。"妖后無奈的嘆氣。

  "哦?那他現在再哪裡?"

  "他現在成了一位有師的徒弟,但沒有固定的居所。"

  "誰的?"

  "刑天師。"

  "哈哈哈哈......要等我喔,天忌。"踏碎地上的死屍,一步步離開這是非之地。

  +

  "哈啾--!"

  天忌柔了柔鼻子,日正當頭、風也挺涼的。疑惑著,是風寒嗎?可是身體也沒什麼不適,真奇怪。

  "你沒事吧?年輕人應該很粗勇啊!!"一位老當益壯的大伯大大的拍著他被上的大鐵盒。

  "唔!刑天師,別再打了"天忌有些痛苦的看著他。

  自從背了千斤藏這個難以負荷的大鐵盒,還不時受到這讓自己背這大鐵盒的刑天師欺負。

  "哈哈哈抱歉抱歉!!"又繼續打。

  "......"撐住、要撐住。(其實快撐不住了!?)

  "繼續趕路吧!千斤藏裡有好多鬼要存到萬惡鬼樓裡勒!"

  "......."他們樂天知命,自己卻得在這撐著。(天忌os:有沒有搞錯啊!?)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zoo820818
 
舐血(燹x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炎熇兵燹後援會 :: 水火金雷風,氣走任八方,流轉十二督,祅政破神荒。(布袋戲專區) :: 左手的謬思-
前往: